2011-08-18

Shepherd 3 (牧羊少年尋道記之三)

找黑格爾的路程,比找康德近多了。牧羊少年很快能面對面問黑格爾什麼是「特殊瑜伽」。

黑格爾撥了撥他稀疏的頭髮,問牧羊少年:「那個懶散的病夫與那固執的老頭教了你些什麼?」

牧羊少年答:「其實也沒什麼,只是這個世界、我自己本身與時間空間,都可能只是我心裏的幻想,未必是真。至於真實的世界,可能存在,亦可能不存在,那是我們永遠無法知曉的。」

黑格爾大笑:「就這些?好些糟老頭。你早該來找我,省得現在又要將你頭腦的垃圾清出來。」

牧羊少年奇道:「那些是垃圾?」

黑格爾認真地說:「這世界是一個絕對整合的個體 (Absolute),並無真與假之分,也無心與物之分。舉例,要解釋什麼是『大』,便要有『小』作比較。有『思想』這個正題 (Thesis),便會產生『物質』這個反題 (Antithesis),結果便會出現有思想的物質這個合題 (Synthesis),也就是有生命大自然。當你觀察並欣賞大自然的一花一草的時候,你又如何能將純物質與思想、智慧或生命分開呢?有有資階級,自會產生無產階級,最後合而為共產社會。整個宇宙、歷史和經濟的進步,便是在正與反的結合中進化並完成。」

牧羊少年聽到這裏,覺得有點似是而非,但又說不出問題所在,只好問:「那與偉大的秘法有什麼關係?」

黑格爾失望地說:「愚蠢的年輕人啊!想不到由那些糟老頭轉介過來的,也不過如此!算我倒楣,我就告訴你什麼是『特殊瑜伽』。『特殊瑜伽』便是將真與假、空與有、虛與實、靜與動都重新整合成一體。當你進入這個境界,便能體會如何是『不生、不滅、不常、不斷、不一、不異、不來、不出』。」

牧羊少年總算有點明白,便又問:「如何能到達這個境界?」

黑格爾答:「來,跟我來。」

於是他們到了北海的邊緣。黑格爾指著海面的波浪問:「是水是浪?」

牧羊少年答:「是水也是浪。」

黑格爾又伸手接著落下來的雪花,問:「是水是冰?」

牧羊少年答:「是水也是冰。」

黑格爾忽然歇斯底里地抓著牧羊少年兩肩,大聲質問他:「是生是死?是迷是悟?是夢是醒?」然後,就在牧羊少年暈頭轉向時,把他一下推下海裏去。

到牧羊少年終於在冰冷刺骨的海水裏爬上岸邊時,黑格爾已經不見了。不過,他在地上的沙上隱約看見一句說話:「從哪裏來,回哪裏去。」

(待續)

2 則留言:

匿名 說...

yes indeed hegel no longer exists as of now...i'm sitting here drinking chinese herbal tea typing these...GOD is not man/woman, why do churchgoers like to address GOD as holy father and not mother/sister? something curious there....nice day.

狂人 - Paul Sin 說...

Thanks for dropp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