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

Mirror (資治通鑑)

若干年前,我便有一種沒有書我特別想讀的感覺。每次讀完一本書,我便很糾結,不知下一本讀些什麼。直至大半年前,我想起一則逸事,就是黃霑到金庸家作客,在金庸廁所裏看見放在架子上的《資治通鑑》,也就是金庸的如廁讀本。我於是決定開始讀《資治通鑑》。一來因為以《資治通鑑》的份量,能讓在未來一年半載之內都不用再選書;二來讀《資治通鑑》等於讀了幾百本史書。

《資治通鑑》是司馬光所著,司馬光也就是年少時破缸救友的孩子。他花了十九年時間閉關筆耕,參考了十七部正史,三百多部雜史、野史、碑誌等等,不問世事,寫下 294 卷、共三百多萬字的巨著,把中國由三家分晉開始的戰國到五代十國共 1362 年的歷史逐年逐年地重構出來。如此大工程,連司馬光自己最後都寫到中了風。自司馬遷寫《史記》開始,中國的史書便用「五體結構」,即以編年形式記錄皇帝生平的「本紀」、記錄諸侯的「世家」、記錄其他公侯將相的「表」、記錄其他重要人物的「傳」以及記錄政制文化發展的「書」。這樣讀史是趣味橫生,但讀者便需要對比不同的篇章才能清楚事情發展的先後次序。《資治通鑑》把五體融合成編年記事,事情的演變便變得清清楚楚。

如果你認為司馬光寫《資治通鑑》已經很痛苦,那你要知道,司馬光寫的時候是受到北宋兩代皇帝供養的,而且有整個皇家圖書館讓他找參考書。到了胡三省為《資治通鑑》作注時,才真的痛苦。胡三省是宋末元初人,與文天祥、陸秀夫等同時考到進士。他用了三十年去注《資治通鑑》,寫了九十七卷注和論十篇,卻因為戰亂,全數遺失。當時他已四十六歲,竟然由頭重新寫起。我簡直不能想像那是怎樣的心情(特別在有雲端儲存檔案的今天看來),也許他已經不是以完成為目標,而是以注史作為修行的方式。這由胡三省七十三歲時能預知自己的離世可看出端倪。

如果你對胡三省深表同情,那我必需再介紹第三位仁兄,可謂最痛史。司馬光是皇族之後,世代為官,七歲便學《左氏春秋》;胡三省少時家境也不壞,亦是七歲能文。相反,我要介紹的仁兄幼時被後母虐待,又被校長開除,結果多次偽造證件去讀大學,畢業後亦不被教育局承認。之後辦報時因翻譯美國《大力水手》的漫畫,被指暗諷總統,而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結果因總統逝世才減刑,共坐了九年多的牢。在獄中他完成了《中國人史綱》,然後在出獄後,用十年晝夜不分地把《資治通鑑》譯成 72 冊白話文,譯完後形容這十年像在勞改營一樣,翌年便由心臟開始得了一連串的大病。他就是筆名「柏楊」的郭定生。

司馬光在《資治通鑑》裏有他為了捍衛儒家思想所加入的「臣光曰」,而柏楊譯的《資治通鑑》亦有為了鞭撻中國傳統的「柏楊曰」,雖相隔九百年,卻是針鋒相對,一步不讓。柏楊的《資治通鑑》包含了胡三省的注和很多後世出現的參考資料,雖然被批評有不少錯漏,如把本是財政部長的「大司農」譯成農林部長等,然而對今天的讀者來說,卻是一大喜訊。一來讀者不用研習司馬光艱澀的古文,二來也能透過柏楊的辛辣批評從我國封建專制的悲慘歷史裏喘一口氣。只要你有讀過中國歷史,你便明白,大多數時間我們都只能掩卷嘆息。

自己翻譯過兩冊書,都自覺筋疲力盡,仰望前人花了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翻讀那麼浩瀚的資料庫,又沒有電腦 AutoSave 又沒有 Google Search,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因此,儘管讀《資治通鑑》是一條漫長的路,卻仍是一條由前人用血汗舖出來的康莊大道。在沒有書想讀的時候,讀《資治通鑑》至少是向前人的一種致敬。

2020-11-08

eBook (電子書)

首先,我要向各位還在讀的讀者說聲抱歉。我剛剛才發現這裏有很多留言我未審核,我還以為這裏早沒有人來訪呢。

自從三年前得到《溫暖人間》為我出版了實體書《龍樹中觀的世界》後,不斷收到海外讀者問如何能郵購拙作。為了讓大家方便點,小弟終於學懂了怎樣製作電子版本。大家現在可到亞馬遜購買電子版,若你之前已買了實體書,也希望能在那裏留言鼓勵鼓勵:

如前述,過去三年我一直在翻譯聖多瑪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的《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由於心力有限,只翻了第一部分的「一神論」,亦即首廿六題。實體書《神學大全的世界》已交付出版社,可望明年可以出版吧。

這兩部譯著前後共花了我五年時間,我亦自知不會有很多人真把它們讀完。完成後無聊時忽然想起,多年前我在這裏說過,以中國符號學的豐富,好應該能寫出像《達文西密碼》一樣的小說。於是我做了很多研究,選了 1925 年的香港歷史與地理作舞台,用中國特有的符號學作謎題,寫一個會有人讀得完的故事,書名叫《九龍》。結果當然是眼高手低,和《達文西密碼》的水平差很遠,但自己寫得好過癮。如果想瞭解一下百年前的九龍城是怎樣的,或想知道關羽的命盤,又或對《排龍訣》、《麻衣神相》、《黃帝內經》、《梅花易數》、《周易參同契》等奇書有興趣,歡迎下載交流。我設定了十二月五日為特賣日,只需 0.99 美元,歡迎讀後留言指教。

2020-09-21

Five Ways (五路論證)

聖多瑪斯在《神學大全》的第二題有一個非常著名的「五路論證」(拉:quinque viaeFive Ways),證明神的存在。大家讀完也不是很懂。以下是一個譬喻,希望能幫到大家。

假若這個世界存在的萬物,是一隻熱騰騰的五成熟燒雞,那我可以推論有以下五點:

一、有把雞燒熟。否則雞不會無端端變燒雞,但人自身並不需要燃燒。

二、有把雞燒熱。燒雞要熱騰騰,必需有熱。這熱是雞之所以熱的原理,而不是說先有熱,再把雞弄熱。

三、有讓雞保溫。否則雞就要涼掉。

四、有的等級。若沒有十成熟的標準,又如何能說這燒雞是五成熟?

五、有的人。否則誰又會無端端燒一隻雞?

因此,人、熱、火、熟、餓就是燒雞出現的條件,亦是神存在的「五路論證」。

2020-08-08

Will (意志)

很久沒有寫網誌了,那是因為我花了過去兩年多時間在翻譯《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不過,由於疫情關係,最近看了整套《》(Dark),甚為欣賞,忍不住記錄一下。

《闇》是有關一班能時間旅行的人,在知道未來之後,嚐試挑戰宿命的故事。其中有個核心問題:我們究竟有沒有自由意志?如果你知道一部分的未來,你可能會改變過去的一個決定,但如果你知道所有未來,你還是會改變今天的決定嗎?再者,如果你知道做另一決定的後果,你又會改變今天的決定嗎?

作為德國的劇集,故事編劇完美地體現了德國近代哲學的悲觀主義。劇中引用了叔本華 (Arthur Schopenhauer) 在《論文與格言》(Essays and Aphorisms) 中的名言,也可說是整套劇的哲學基礎:

Der Mensch kann tun was er will; er kann aber nicht wollen was er will.
Man can do what he wills but he cannot will what he wills.
人雖然能夠做他所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

意思是,我們的宿命來自我們的欲望。「意志」(Will) 就是渴求。劇中人有對生的渴求、有對性的渴求、有對保護子女的渴求等等。當他們發覺無法放下這些渴求時,他們便選擇維持同一個決定,結果便無法打破宿命。

某程度上,這班穿越時間的人正扮演著神的角色。在《神學大全》裏,聖多瑪斯清楚地闡釋了什麼是神的「永恆」:神並不是由過去活到未來,而是站在時間以外 (I:7)。由於時間來自變化,永恆的神也是不變的神 (I:9)。又由於變化是把潛能完全實現,變成完美,所以不變的神就是終極的完美 (I:6)。在這個前提下,神是否像《闇》裏的時間旅行社者一樣,維持著我們的宿命呢?

這在《神學大全》裏《神的意志》(I:19) 中有討論。簡單來說,神是「至善」,而凡是完美的善便自然會流溢,讓其他東西都變善,像孔子、耶穌等聖人自會感化身邊的弟子一樣。這叫「善的自擴散」:

bonum [est] diffusivum sui.
Good is diffusive of itself.

神把自身的善訂為萬物的目標,但卻沒有強迫萬物向善,而是留下空間給我們的自由意志。不過,既然站在時間以外,神畢竟早知道我們的結局 (I:23)。只有在時間裏的人才不知道事情的發展,在時間外的造物主早就知道萬物的結果,所以聖若望達瑪森《論正統信仰》(De Fide Orthodoxa, 2:30) 裏有:

Oportet cognoscere quod omnia quidem praecognoscit Deus, non autem omnia praedeterminat.
It must be borne in mind that God foreknows but does not predetermine everything.
要記著,神只是預先知悉一切,但沒有預定一切。

結論就是,控制著我們的宿命,並不是來自神,而是來自我們的欲望。想改變命運,就要改變我們想要的東西。

2019-02-13

Tarot (塔羅與靈修)

古老的符號系統一般都有兩種用途:占卜靈修。在功利的社會裏,占卜必然成為大部分人學習它們的主因。然而,若你能用靈修的系統去默觀它們,你可能會發現更偉大的真理。

舉例,在每天的星座運程底下,埋藏著一個人的成長過程:從天真的嬰孩白羊、勤勉的學生金牛、闖蕩的青年雙子、成家的母性巨蟹、領導的父性獅子、思考的智者處女、正義的長老天秤,到代表死亡的天蠍。至於之後的人馬、魔羯、水瓶和雙魚,則是代表著自我死亡後的自由、自制、創造與昇華。

這其實有點像印度教的四行期 (Āśrama):梵行期 (即學習期;Brahmacārin)、家住期 (即成家期;Qṛastha)、林棲期 (即厭離期;Vānaprastha) 和遁世期 (得道;Parivrājaka、Saṃnyāsim)

相比之下,塔羅 (Tarot) 在描述靈修的過程上則更詳細,特別是二十二張的「大阿爾克那(Arcanes Majeurs)阿爾克那本來便是「隱藏的真理」的意思。被隱藏的,並不是未來,是宇宙的真理,亦即神。以下是我個人的詮釋。

0愚者 (Le Fou)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 (智) 也。」能夠明白自己的無知,認識生命有更高的追求與意義,便是智慧的開始。很多教徒小時候都會跟隨家人去教堂,遵守誡命,當個好孩子。直至有一天,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思想,開始覺得有很多不能明白的地方,那便是圖中的小狗,催逼自己放下一切,輕裝上路;甚至踏出懸崖,離開安全的教會,偷偷地學習禁忌的知識。
1魔術師 (Le Bateleur)
魔術師枱上有四大元素,即劍 (Spade;風)、杯 (Heart;水)、幣 (Diamond;地) 和杖 (Club;火),由此創造出萬物,標誌著知識的起點是理性的科學。他自己指著天與地,代表透過地上的萬物,我們能窺見天上神的面容。早期的科學家亦因此經常被逐出教會,對教會沒有好感,卻對神非常敬畏。不少修道人曾會在這時期學習不少術數類的知識,明白地上的因果正循著天上的藍圖進行。
2女祭司 (La Papesse)
對物質世界有一定認識後,可以開始學習人心,但不止於今天所謂的心理學。心理學卻未能擺脫科學的限制,流於對行為而不是精神的研究。在這個階段,精神上的鍛鍊變得重要,像正念便能把青春期的情緒馴服。
3皇后 (L'Impératrice)
皇后是母性的表現。這個時候,在能把自我情緒控制的基礎上,我們開始能在戀愛中照顧對方的情緒。同理心亦在這個時候建立,可以在義務工作上貢獻自己。
4皇帝 (L'Empereur)
在這階段,我們投身社會工作,建立自己的事業家庭,並開始學習承擔責任
5教宗 (男祭司; Le Pape)
不斷地埋首工作,總有一天會覺醒,記起當初尋找的並不是權力與享樂,而是智慧。信仰重新進入生命。擁有之前的科學訓練與人生經驗,神學哲學的意義便得清晰,亦是這時的研究焦點,體現在象徵三位一體的權杖上。
6戀人 (L'Amoureux)
從俗世回歸精神修鍊的第一個挑戰,就是各種欲望。世間一切的渴求都能讓道行退轉。圖中男女背後就是伊甸園與禁果。變人象徵對塵世的情緣種種的不捨。
7戰車 (Le Chariot)
能夠平衡陰陽的力量,把靈與肉結合 (Yoga;瑜伽),把欲望與理智控制著,便有機會衝出自我的樊籠,踏上開悟的大道。
8正義 (La Justice)
既能獨善其身,下一步便是兼善天下。修道路上若能有寸進,便不要忘掉愛德與社會服務。天道循環,世間因果,便是正義。如圖中的天秤一樣,把外在的服務與內在的靈修結合為一,沒有累積足夠的善業,修行是不能再進步的。
9隱士 (L'Ermite)
耶穌曾說:「瑪爾大,瑪爾大!你為了許多事操心忙碌,其實需要的惟有一件。瑪利亞選擇了更好的一分,是不能從她奪去的」(路 10:41-42)。像但丁在《神曲》裏的第一句說,走到人生的中途,就會離開紅塵,走進幽暗的森林。隱士就是厭離世間的一切,專注默觀與祈禱。厭離,是重要的第一步。
10命輪 (Le Roue de Fortune)
因著經書的知識,我們讓屬世旳名利沉下去,讓屬靈的渴望升上來。四角的人、鷹、牛與獅分別代表了四福音,亦即聖經。除了聖經,不少人都因為接觸到靈修的經典而在每天追名逐利的生活中甦醒過來,走上精神修煉的道上。
11力量 (La Force)
這張圖一般是一位女士打敗一隻獅子,讓人想起聖大德蘭修女 (St. Teresa of Ávila) 與她的七層城堡,亦即修道的七個次第。第一層便是克己,體現在晝夜不斷、不畏饑餓與疲累的祈禱
12倒吊人 (Le Pendu)
吊人帶著聖人的光環,自願被吊在象徵基督的十字架上,明顯是一種苦修。聖大德蘭修女認為修道到了第二層,便必須屏蔽所有感官,好能傾聽神在內心深處的說話。這個時候,修道者像吊人一樣快樂。他能用另一個屬靈而不是屬世的角度看世界,處處看見神,因此充滿精神上的幸福。
13死亡 (La Mort)
塔羅的中途站是死亡。像天蠍座一樣,死亡並不是在最後,而是修道人的轉捩點。在修道的第三層,等待修道人的不再是甜蜜的與神對話,亦失去了精神上的幸福,只剩下枯燥無味的默觀冥想。不少人在這時會認為神已放棄了自己,甚至懷疑神的存在,但其實神是在幫我們做補贖,洗滌自己前半生的罪孽。死亡,本身就有潔淨的意思。聖十字若望叫這個階段「心靈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
14節制 (Tempérance)
跨越死亡之後,我們的努力便已得到神的肯定。透過苦修的主動式潔淨已不再需要,由神開始為我們進行被動式潔淨,因此天使出現在圖中,把物質與精神世界重新平衡。另一個版本的塔羅牌在這裏的天使把水由一個瓶子倒到另一個瓶子,象徵當我們把自我洗掉後,神便能把神性與恩寵注入我們心中。在佛教修行中,這是由「自力」轉變成「他力」的階段。
15惡魔 (Le Diable)
眼看修道快要看見神,得到智慧,成為聖人,魔鬼必然會阻撓。聖大德蘭修女曾多次提到魔鬼的誘惑、騷擾、甚至附體。這時候最重要的是謙遜並信靠神。正如電影《追魂交易》(The Devil's Advocate) 內說,「虛榮」(Vanity) 是牠最愛的罪。得到神恩少不免會沾沾自喜,一天自我與驕傲不除,魔鬼便有機會讓修道者退轉。
16高塔 (La Maison Dieu)
高塔就是驕傲的自我,透過象徵神恩的閃電,瞬間土崩瓦解,禪師的頓悟也是同一個過程。我們的自我潔淨是由除去肉體上的享樂開始,到精神上的幸福為止,之後便是靠神恩去消滅自我。正如我們可以提起別人,卻提不起自己,要消滅自我,並不能靠自我去進行,所以會出現閃電。
17星星 (L'Étoile)
自我消失後,便會進入第四層靜默祈禱 (Prayer of Quiet)。圖中水壺中的水被完全倒掉。陰極自會陽生,無中才能生有。這時,我們並不需要默想什麼,神自會把禱詞灌注進我們的心中。我們將會經驗超越一切經驗的平安。
18月亮 (Le Lune)
靜默祈禱之後的第五層和諧祈禱 (Prayer of Union)。神把神性灌注進我們的心中,讓我們淺嚐神性,讓理性飽嚐真理,讓靈魂充滿大愛,獲得永恆福樂的一瞥。在月亮的引力底下,神性與人性、狼與犬、靈與肉等等二元終於融合。
19太陽 (Le Soleil)
到了太陽,一切明朗起來,神不再隱藏,修道人開始出現神視、狂喜、出竅等等神秘經驗。修道人這時切忌驕傲,以為自己是聖人,必須保持謙遜。這是第六層的心禱,標誌著神與人的訂婚,神就像白馬一樣把修道人純潔的靈魂帶走,準備進入第七層的最後階段。神亦會降下極大的考驗、痛苦與迫害,務必讓修道人對塵世一點都不再留戀,只剩下對神的愛。
20審判 (Le Jugement)
在人間,帶著我們的人的本質,我們是不可能真的與神融合的,最多去到第七層近似天國但並不完美的「第二天國」,是訂婚後的婚禮。要真正的看見神並與神融合,只能在身體死亡與審判後的永生裏發生。
21世界 (Le Monde)
經過死亡與復活後,人能無間斷地經驗神的臨在,並接入神的智慧,得到最高的智慧與最偉大的愛。由於神是萬物的因,能接入神的智慧等於電腦連上互聯網,能知天下事,亦即認識整個世界的奧秘。

泛神主義者認為終極幸福在與「世界」合一,這是錯的。世界是多元的,不能成為一體。不少神秘主義者則認為終極幸福在與神合一,自身成為神,這也是錯的,因為我們的本質是智慧靈體,不是神。神能把不存在的東西變成存在,人則能用智慧理解萬物的因果。智慧才是修道人能夠追求的終極幸福。

2018-04-14

Travel (驛馬)

驛馬犯流年,十八個月三級跳升,在飛機上睡的時間比上床睡的時間還多。

今天工作需要的,已不再是知識與經驗,而是體力而已!

2018-03-18

Makkah (麥加朝覲)

從來沒有想過會到聖城麥加 (Makkah) 朝聖。任何人都可以去羅馬、耶路撒冷、瓦拉納西菩提伽耶等地朝聖,但麥加所在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國 (Kingdom of Saudi Arabia),截至今天,尚未有旅遊簽證。他們只會簽發商務與朝聖兩類簽證,前者要有邀請函,後者則要有回教長老的推荐信。就算你有簽證進入沙烏地阿拉伯,也只有回教徒才能進入麥加,因為最大的清真寺與至為神聖的「卡巴天房」(Kaaba) 就在這裏。想想全世界的回教徒每天五次都會向著這裏祈禱,甚至在飛機上的乘客與太空船裏的太空人都不例外,你就能推想這裏有多神聖不可侵犯。

我不是正式的回教徒,但我信的是同一個神,亦花了不少時間研習阿拉伯文、古蘭經與伊斯蘭文化。因此,當我知道要出差到沙烏地阿拉伯時,我是頗雀躍的。以至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改期,我仍是很有耐性地遷就,目的,就是到一次麥加。我們常說「天方夜談」,「天方」就是這裏,是鄭和下西洋時用的名稱。

一年只有伊斯蘭曆十二月八至十二日那五天去朝聖才正式叫「朝覲」(Hajj)。像我這樣平日去,則叫「副朝覲」(Umrah)。副朝覲的儀式比較簡單,主要是繞著天房逆時針走七個圈 (四個快圈、三個慢圈,稱為 Tawaf)、來回薩法 (al'Safa) 與瑪爾瓦 (al'Marwah) 聖山之間七次 (稱為 Sa'i)、喝一口滲滲泉 (Zam Zam) 的聖水、並剃頭。正式朝覲的話則另外要去阿拉法特山 (Arafat) 徹夜禱告 (稱為 Wuquf)、去穆茲達理法 (Muzdalifa) 收集石頭、再到亞喀巴 (al'Aqaba) 把石頭擲向代表魔鬼的三支石柱 (稱為 Ramy al-Jamarat)

題外話,我一向出差都是坐國泰的,今次為了去麥加,我改乘阿聯酋航空 (Emirates Airline),第一次坐上兩層的 A380 空中巴士,不止寬敞,更內設酒吧,果然是現時世上最大架的客運飛機,可謂大開眼界。


最近麥加的機場在吉達 (Jeddah)。當你在飛向吉達的途中,機長會宣布我們已抵達聖地。這時候,朝聖者要穿上由兩條大毛巾組成的「戒衣」(Ehram 或 Ihram)。戒衣最好預先網購,在聖地的人都早已穿上了戒衣,所以當地不會有人賣。穿戒衣象徵性身心進入潔淨的狀態,不能行房、說粗話、吵鬧、刮鬍、剪指甲等等。全身上下不能有打結的衣服。鞋子不能蓋著足踝,因此大部分人都穿拖鞋。身上不能有香味,因此酒店的洗髮水沐浴露都沒有香味的。怎樣把兩條毛巾在不打結的前提下牢固地繫在身上,有一定的技巧,建議在網上先看看

我因為沒有預早買戒衣,所以並沒有穿著進入聖域。結果只好在利雅機德機場時買了一件沙烏地阿拉伯的回教長衫與小白帽,這在乘車進入麥加前就必需要先穿上。沒有明文規定要穿什麼進入麥加,但中國並不多回教徒,加上我又沒有像很多回教徒一樣蓄著鬍子,若在邊境的警察覺得我不像回教徒,抓我出來叫我唸一遍古蘭經,那就肯定被遣返。加上沙烏地阿拉伯有很多敲錢的黑司機,你若是回教徒,在聖地真主臨在的地方,總會安全點。若你擔心,可下載 Careem,功能就像阿拉伯世界的 Uber,可以預早預約到機場接機,那就不怕黑司機了。不過若你選最便宜的車種,司機未必懂英語。

作為全球伊斯蘭全神聖的地方,麥加禁寺 (al-Masjid al-Ḥarām) 的宏偉,是理所當然的;但在它前面的酒店群,則出乎意料地更雄偉,甚至有不少美式快餐店。然而,當我穿過清真寺看見天房時,還是很感動的。這個十三米高的黑色盒子,其實是一間小屋 (所以古蘭經裏叫它做 al'Bayt,即屋),屋角有一粒來自外太空的殞石。傳說天房是阿當夏娃所建的第一個敬神的聖殿所在地,後來因為洪水而被沖毁,再由易卜拉欣 (即阿巴郎、亞巴拉罕) 與兒子重建。素萊曼王 (即撒落滿王、所羅門王) 所建的耶路撒冷至聖所,則被認為是第二個聖殿。即是說,天房是易卜拉欣未聽神的指示移民到福地前用的聖殿。有關易卜拉欣的故事與他向神獻祭的是哪一個兒子,就留下讓讀者自己去研究了。


由於沒有穿戒衣,不能在四十度高溫下赤足走進內圈親吻天房,但仍可在圍著天房涼浸浸的大理石長廊裏走七個圈。反正在正式朝覲時有過百萬人擠進來,就算大部分人穿著戒衣都只能在長廊裏走。長廊裏走一個圈卻並不簡單,人山人海之餘還有不少輪椅風馳電制;路程也不短,約十分鐘才能走完一圈。


走完七圈已花了個多小時。不過這是一個祈禱行禪的好機會,只是走著走著會有點累,足踝亦開始隱隱作痛。禁寺四處都是書架,放滿古蘭經。


就像馬拉松一樣,沿途我看見各地的教徒,穿著不同的服飾,一邊唸誦古蘭經,一邊表現出對身邊人的愛:有老夫老妻牽著走的,也有慈父抱著女兒的,更有不少孝子賢孫用輪椅推著老邁父母的。無論這個宗教教義裏有什麼缺憾,或激進教派做了什麼暴行,在這裏我們還是可以看見伊斯蘭教美麗的一面。


至於薩法與瑪爾瓦,那兩個所謂的聖山,則其實是兩個隆起的小石丘。我也跟著指示來回走了七次。這次中間多了一條輪椅通道,所以沒有之前那麼危險。但在上小丘的路上舖滿滑溜溜的雲石,仍是一個挑戰。加上這個儀式是要記念夏甲 (Hagar) 抱著易斯馬儀 (Ismail) 被易卜拉欣逐出沙漠後,焦急地走來走去尋找水源的過程,所以朝聖者中途也要跑一跑以作紀念。故事裏的夏甲,因為天使 (也有說兒子) 顯了奇蹟,地上湧出了滲滲泉,泉口正是天房的位置。因此,今天朝聖都必需要飲一口滲滲泉。不過為免為了飲啖水而人踏人,當局已把泉水四處分流,禁寺內外都佈滿了滲滲泉水池,讓善信取水飲用。


以副朝覲來說,在兩個山丘之間走完七次,又飲過滲滲泉水,就差不多完成。最後一個步驟是剃頭。由於我隔天還要到首都利雅德 (Riyadh) 見客戶,剃頭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