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7

Hot (酷熱)



辛卯七夕,天氣酷熱,艷陽高照,卻無法息滅完成四大徑之妄念,只好隨心出發。裝備全無,僅有水五百毫升與指南針一個,以及苦行僧的意志。由粉嶺鶴藪到大埔大尾篤,先攀上六百四十米高的黃嶺,再沿山脊上上落落八仙嶺的八個山峰。途上人跡全無,若然升仙,亦無人會目睹。及至正午,山石滾燙,忽在黃嶺峰前見一小樹,即在蔭中禪坐,竟覺五根銳利,能聽蝴蝶拍翼的風聲、能見蟋蜶躍過的影子,整個山頭生機勃勃。興之所至,亂寫打油詩一首,聊作紀念:

只因念未消.獨自上八仙
天氣極酷熱.行到人都癲
清水僅半升.手杖無一支
昨夜食川菜.越行越急屎
沿途無人煙.差點成九仙
神佛見可憐.竟能到山巔
白雲忽浮現.清風過耳邊
熱是觸上覺.累乃心中思
兩者若空有.何妨棄路邊
蟋蜶躍在前.蝴蝶舞翩翩
慾起業已成.功竟有誰知
半生常營役.也為一念痴

3 則留言:

albertwui 說...

有機會到香港,一定要同你行一次山,等我:)

狂人 - Paul Sin 說...

哈哈,係就快啦,是關我戰鬥力正在衰退了,以前上幾百米都不用停下,現在竟要休息兩次!

Water Moon 說...

今日行山?怪不得你說你會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