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6

Rose Labyrinth (玫瑰迷宫)

有時,看一本小說,不一定因為它寫得好,也可以因為它帶來知識。

博學多聞的人多得很,但像金庸、薛慶、甚至丹布朗等,能將知識變成有娛樂性的小說的則不多,因為一點都不容易。不過自從《達文西密碼》一書做成熱潮後,書局架上的書越來越多那些將懸疑與宗教秘術混在一起的小說。成功的方程式就是將荷里活電影式的緊張刺激,再混合中世紀流傳下來的陰謀論 (Conspiracy Theory)。

當年符號學大師艾可 (Umberto Eco) 便曾在《傅科擺》(Foucault's Pendulum) 中拿這些陰謀論,混著猶太神秘主義「卡巴拉」(Kabbalah) 裏的生命樹,盡情地開了個玩笑。

泰塔妮亞.哈迪 (Titania Hardie) 的《玫瑰迷宮》(The Rose Labyrinth) 則是近期一本同類型但較有趣的小說。雖然未如書商所言,真能媲美眾多以懸疑故事包裝的神秘主義小說,但身為一位博學的白女巫,她的內容卻引導我去研究很多其他的學問。書中主要是講一眾年輕人,尋找伊利莎伯女王的占星師、亦是傳說中「玫瑰十字會」的創始人約翰.迪 (John Dee) 所留下的「以諾秘術」(Enochian Magic)。


「以諾秘術」被認為是當今世上最困難的、能召喚天使的秘術系統。相信靈智派的朋友不會對以諾感陌生。他是挪亞的太公,生於上古的時代。那時,人是可以與天使講話的;而據《聖經》所載,天使甚至能勾引凡間少女。在基督教靈智派裏,便能找到載有以諾上遊天國,與天使為伍的「以諾書」。

由於「以諾祕術」艱深難懂,加上部分散佚,所以一般只有神秘教派裏的人才會研究,好像由共濟會成員 (Freemasons) 成立的「黃金黎明會」(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便傳下了「以諾祕術」的系統。有些朋友用的「塔羅牌」(Tarot),也隱藏了「以諾祕術」與「生命樹」的符號。

我對「以諾秘術」的興趣不是很大,原因我會在下一篇解釋。然而,《玫瑰迷宮》中有關「魔方陣」(Magic Squre;既橫豎斜加起來都一樣的數字方陣) 能用來代表不同星球與眾神,與「迷宫」(Labyrinth) 能作為靈修工具等引伸,卻是頗有趣。

先講「魔方陣」,我對希臘占數 (Numerology) 沒有什麼研究,只知你可以一直將數字加下去,最後得出一個數字,便代表一些東西。例如今年是 2009 年,你可以將 2 + 0 + 0 + 9,得出 11,再將 1 + 1,變成 2,便能占出今年運程。加上每個希伯來文字母都代表一個數字,因此每個字都有個數,都隱藏訊息。真估不到,原來每個不同的方陣,他們每行的總和剛好是二至九之中,不會重覆的一個數。例如三成三的方陣,橫豎斜加起來都是 15,1 + 5 便是 6,代表土星,亦代表因煉金而走火入魔 (土星代表鉛,又代表哲人之石);至於四成四的方陣,加起來是 7,代表木星,亦代表智慧,是煉金者的護身符。這些都是我因《玫瑰迷宮》而搜尋有關杜勒 (Durer) 的版畫《憂鬱》時發現的。


至於「迷宫」,它可以與身體的脈輪扯上關係,又可以變成音符;它是女神誕生之地,是喚起潛在靈性的地方,也是朝聖的地點。說穿了,它其實是一種靜心與修道工具 (詳見 Crytalinks)。雖然不能親身到夏特爾大教堂 (Chartres Cathedral) 走迷宫,但在「迷宫在線」裏模擬了一次,感覺還是很好的。

說回《玫瑰迷宮》,我的第一個建議就是不要看中文版。書中很多謎語是英文諧音或語帶相關。若看中文是很難估出來的。不過買中文版則能買到便宜的「玫瑰迷宮卡」,那是書中主角們破解謎題的關鍵,亦是這套書的一個很有創意的發明,讓讀者與主角一起猜謎。沒有買附「玫瑰迷宮卡」的限量版的朋友,可以在美國的官方網站下載英文版的迷宮卡。我也是在那裏看英文版才發現最終提示:那是每張卡最後的一句,有一個字的字體大小或粗細有別,將它們拼起來便是為什麼女主角能找到「天使」的原因。至於迷宫卡的全貌與解答,則可參考中文的宫方網址英國的正宗官方網站還有更多的謎語,若你知答案便告訴我吧!(不用買書,可到美國網站下載迷宮卡便有謎面。)

5 則留言:

albertwui 說...

等下一篇等好久了,是不是不见了?

狂人 - Paul Sin 說...

朋友,耐性是美德 ;) 好東西是要時間烘焙的,更可況小弟天性懶惰兼公務繁忙……等多等,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

匿名 說...

nice article

albert 說...

very interesting

MeiBB Fung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