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7

Devil (靈魂買賣)


魔鬼,我想將我的靈魂賣給你。

「那你為什麼要賣靈魂給我呢?」

「因為我不想再跟神討價還價.」

小時候考試前,總是祈禱願意做個乖孩子,來換取合格;

少年時示愛前,總是祈禱願意做個乖孩子,來換取垂青;

成年了遇意外,總是祈禱願意做個乖孩子,來換取平安。

後來我什麼都有,卻仍然會犯錯,做不成乖孩子,唯有不斷祈求祂的寬恕。

「現在的我,已不想再為祂的恩典而內疚,所以想賣了靈魂給你。」

「嗯,那你想要什麼。是否物質享受?」

「不是的。」

住的地方太大,又寂寞又要打理;

買的衣物太多,又費神又會忘記;

吃的品味太高,又傷身又易早死。

「那你要的是?」

「我要任性地生活、任性地愛!」

「如果我們真的交易了,你會怎樣生活、怎樣去愛?」

「我會不顧世俗的不羈絆,不再為其他人的認同與自己的責任,去做自己想做的東西。」

「例如?」

「嗯……我暫時想不到……」

「那,世俗有什麼羈絆?」

「譬如說,我不能在這裏隨地撒泡尿。」

「何不撒來看看?」

「哎,要罰款的。」

「好,不過千五元是吧?我付.」

「哎,別人會怎樣想呢?」

「別人的腦袋是別人的,幹卿底事?聽著,就算我買了你的靈魂,如果你那麼介意別人的目光,你永遠不會有任性的自由。」

「那也是……那我只想任性地愛,可以吧?」

「任性的愛是怎樣的愛?」

「喜歡愛誰便愛誰,沒有責任的伴隨。」

「那你怎樣為愛定義呢?」

「唔,我想另一個人開心,便是愛吧?」

「沒有責任的愛,是指說走便走吧?那有多少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開心呢?」

「那我為另一個人做點什麼、作點付出,便是愛吧?」

「你給我聽著,愛,是你那個神的口頭禪,不是我魔鬼的用語。愛與任性,怎能混在一起:祂是責任,我是任性祂是愛,我是慾。你來找我,便是慾,不是愛。別跟我說什麼付出、什麼犧牲。我們在地獄不作興談這些的。這樣罷,你既給我靈魂,我讓你成萬人迷,要和誰風流快活都可以,爽不爽?」

「無愛地縱慾,只會令人更空虛吧?」

「你他媽的是否在浪費我的時間?榮華富貴你不要,自由自在你又慌,食色性也你又嫌,隨地撒泡尿你都不敢,你是否在他媽的消遣你老子我?你那個蒼白的靈魂還是你自己他媽的留著吧,給我滾!」

3 則留言:

道士 說...

正是"講故就唔好駁故"﹐這篇文章的問題﹐也是Plato 文章的問題﹐就是把人性當成非白即黑的教徒心理。好和壞﹐愛和性﹐責任和方浪﹐雖成對比﹐卻通常矇糊的存在在每個人當中。只有在小孩的心內﹐才黑白分明﹐成人的心中太多灰色地帶了。看來狂兄的這個故事只帶來氣泡的聲音。

FAN ZHENG 說...

好难啊...就想上面道士所言,长大了常常处于灰色地带,一定要么是爱,要么欲望吗?负责任了一定就是爱吗?

Paul Sin 說...

哈,眨眼間八年過去了,差點忘了寫過這些東西。人大了,看法也就不同了。花了這十年追求智慧,逐漸明白人法兩空,也就不執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