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16

Red Indian #2 (紅番之孤獨)

「紅番,孤獨真難受,有你真好。」

「為什麼孤獨難受呢,豬油?」

「每天的努力,很想是為了所愛的人而努力;說到底,自己吃的穿的,所需甚少。」

「那你豈非有要求?」

「怎會呢?如果我真的愛他們,一定是無條件的。」

「如果他們不領情拒絕了呢?如果他們不心存感謝呢?如果他們不體諒你一天的辛勞呢?」

「沒問題,我的愛比我的自我大。」

「如果他們還是活得不高興呢?」

「嗯……」

「所以嘍,你還是有要求的:你要他們快樂,甚至最好因你而快樂!真正的愛連這個也不需要的,只求成全。」

「會否難了一點?如果每天努力,身邊的人卻不快樂,那生命好像沒什麼意義吧?」

「生命的意義,不在乎目的;生命本身便是意義吧。你們的禪師們也說,吃飯拉屎,便是禪耶。看你自己,悶悶不樂,難道你不愛自己耶?也不是吧。快樂不一定是生命的追求,更不是測量愛的方法。」

「唉,每天都有不同的際遇,有喜有悲,還是很想有人分享。」

「站遠一點,悲喜都是剎那的,跟不跟別人說,還是會忘掉。靜靜坐著,看著自己的情緒起伏,好像看戲一樣,那它們便不見了。」

「哈,說得真容易!什麼什麼『觀照』,我也懂得說!難就難在如何坐著坐著而不睡著嘛。」

「不是坐著難,是單獨難。單獨 (Alone) 而不孤獨 (Lonely) 更難。兩個靈魂一起生活亦不易,大家獨立而互相支持 (Interdependence) 當然理想,做不到時候,獨立 (Independence) 還是比共依存 (Codependence) 難一點,所以大部份人都是揀後者:兩杯半滿的水倒來倒去,卻總是只得一杯滿,不能兩杯都滿呢。」

「紅番,你究竟想說什麼呢?又單獨又獨立的,頭都痛起來。」

「很簡單:聲稱你愛其他人之前,必先能愛自己。自己的杯滿了、溢了,才有資格愛人。否則,你是付出了 (Give),心裏卻總想要回來 (Take),那可不是愛啊!」

「唉,這不已是老生常談嘛!」

「就是因為人總做不到,才談完又談罷!既嫌我煩,我還是去睡了。」

「唏,別那麼早嘛!陪我捉多盤棋啦!」

5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很簡單:聲稱你愛其他人之前,必先能愛自己。自己的杯滿了、溢了,才有資格愛人。否則,你是付出了 (Give),心裏卻總想要回來 (Take),那可不是愛啊!」

「唉,這不已是老生常談嘛!」

狂人兄,這是老生常談嗎?我倒是第一次聽。簡言之,即自愛到極點,就變成愛人嗎?似乎有點怪異...我想你大概是說,只有自己感到富足,才能真心施予,而真正的富足,就是無求於人、無欲於物吧?這樣說來,「自愛」的確不易。

另外,我最感興趣的,還是你自己的親身體驗,唔好篇篇都係伊索寓言好喎老友,可否講講你如何在生活中獲得啟示呢?

道士 說...

人嘛﹐想孤獨﹐就是孤獨。不想孤獨﹐放下圍牆﹐什麼人也可令你不孤獨。一個人﹐要孤獨不覺孤獨﹐便要一心分二﹐有如周伯通之左右互搏。一個人左手和右手對弈﹐無勝無負﹐別有一番風味﹔或任何馳逸心性的嗜好也可蝕去寂孤單。

兩杯也是半桶水﹐倒來倒去當然不會增加﹔但愛情就像皂液的滋潤﹐就算是兩杯不滿的水﹐倒來倒去還是可幻化很多自欺欺人的泡沫﹐把杯子填起至滿瀉﹐如果無風無浪﹐愛情還是會慢慢隨時間化掉...一把鹽灑下去﹐經不起就打回原型﹐有心的如把水再倒兩倒﹐還可做多點泡沫以補失掉的空間。狂兄﹐現實的世界沒多少人有時間去充實自己﹐對愛也是拿多付少﹐以慣性作導﹐以夢想作根。很多人庸庸一生﹐也是在希望下翻滾著﹐在習性之下消磨著。萬般既是帶不走﹐何愁往生隨身業﹐還看今朝腰纏貫﹐可足明夜盤中粟。正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又或曰﹐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愛﹐太喜歡自己的叫自私﹐太喜歡對方的叫倚賴﹐到頭是不斷的去付出﹐去滿足雙方不斷的夢想。性相近﹐習相近的﹐便大點機會長久。大膽說句﹐我是做泡的技術還行﹐可能是小時玩肥皂水多了﹐哈哈哈。

狂人.Paul Sin 說...

倉海兄:

如果伊索寫的不是寓言而是伊索自傳,恐怕不會那麼暢銷吧?:) 然而,你說得對極,「自愛」是真的不易。

道士兄:

大廚就是大廚,倒水都可以倒出泡來,佩服佩服!

狂人字

道士 說...

嘻﹐已經不是廚子。倒是為你那網頁兩杯半桶水打打氣﹐唔知係啤酒定氣水。

曲非 說...

倉兄,自戀而致戀人不是那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老吾老,幼吾幼,推己及人"的常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