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1

Marathon (又一馬)

眨眼間二月又過去了。也許因為假期、天氣、老化,總之好像沒做過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尤其提不起勁寫東西。不過,為了感覺自己的存在,即管簡單地記一記,先由昨天寫起吧。

所謂物以類聚,以前都不覺得有那麼多朋友跑步。自從自己開始跑馬拉松後,竟發現不少朋友有跑,在此希望昨天有跑的朋友都平安完成,成績理想。至於我,則違背了上年對自己的承諾,又發神經報了全馬 (麻煩來年找人阻止我)。結果在有史以來最濕熱的比賽天,在未起跑便已汗流浹背的清早,我便開始詛咒自己的決定。賽道經過了香港最貴的橋:昂船洲、青馬、汀九和長青,又經過無數條隧道,包括一滴風都無的南灣隧道、見到都反胃的西隧和充滿廢氣的畢打隧道等。吸收了上兩次的教訓,我不斷提醒自己:不要亂吃東西、不要飲電解液、不要停下步行、不要排隊小便、不要聽抒情歌曲、不要理會身邊加速或停下的朋友、不要胡思亂想神遊太虛等等。由於香港馬拉松有嚴格的時間限制,每十公里左右都有時限,超時便「出局」,被迫乘「回收巴士」返回終點;所以我出發前先將每個點的時限抄在手心,並訂下了一個卑微的願望,希望可以五小時內完成。

結果到五小時才完成了四十公里,還剩下兩公里要跑;但總算快過「回收巴士」,走畢全程。其中大部分都是走的,主要因為跑了三十公里後,行痛過跑,只好繼續跑,實在我都好想行 (或爬)。真的痛得不成時,便在路邊做瑜伽:什麼拜日式、蝴蝶式、貓式都做齊。我一邊在拜日,工作人員則在一邊提醒你,前面二十分鐘後關閘解封,請跑快兩步,壓力認真大!

一星期前我才在六度低溫下跑山頂,穿著風褸跑畢全程都沒流一滴汗,還要不斷擤鼻 (還讓大會拍下);真估不到,一星期後我竟要在廿幾度高溫下跑!不知道如果天氣好一點我能否如願五小時內完成。最記得在三號幹線回程時,太陽竟一度在烏雲背後現身;我當時心想:完了,立即又神遊太虛 (心理防衛機制)。幸好在我魂魄回來時已到了西隧入口,否則我現在也可能躺在醫院。不久又到了前年讓我爆粗的馬師道天橋。今年我早有心理準備,只是跟身旁的跑手苦笑了一下;但我們後面卻立即傳來一遍「普通粗」,因為緊跟著的是國內的隊伍,面對這條橋都忍不住爆出一連串普通話的咒罵聲。

沿途也有一些趣事:今年由於有練習 (明顯還是不夠),竟能跟著「鯊魚」跑,以「鯊魚」做領跑員 (Pacer)!當然,也因為今年太熱,穿著鯊魚套裝實在不能跑太快,我才跟得上。我又和「猴子」一起跑了一段時間,看見「猴子食香蕉」的奇景,還因此被引誘,破戒食了兩口香蕉!

不過也就只是兩口香蕉而已。結果回到家附近的茶餐廳,一口氣食了七十幾元下午茶:又叉雞飯又餐蛋麵,好像餓了幾天一樣。然後兩條腿才記得痛,一直痛到現在。

關於昨天,大概便是這些了。

10 則留言:

Ka Yun 說...

Congratulations!

說...

每年的馬拉松完畢後,我都會即時看看新聞, 睇下有沒有跑馬拉松的朋友出事, 今年留意多了一位. ;p

狂人 - Paul Sin 說...

Thank you, my friends! :)

Water Moon 說...

可以食到70幾文茶餐,你真的十分肚餓

匿名 說...

操得不好,成績一般,時間4:46。下年齊齊再努力!加油!

叔叔

Gennie 說...

Well Done!!! =]

匿名 說...

張相好搞笑.....
Clarice~

匿名 說...

幾時開始鑽研埋瑜伽? 大師,你好型呀!

Ka Yun 說...

今年冇跑全馬?

狂人 - Paul Sin 說...

噢,今年陪老爹跑他的第一次,所以只跑了 10 公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