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8

Desire (失去的欲望)

那天我到旺角逛街,逛那條水洩不通的街。

滿街的電子產品,曾經是我的最愛。現在,深感一部能上網的 NetBook 便已足夠。事實上,我已很久沒有寫程式自娛、沒有玩網上遊戲、沒有聽流行曲、甚至沒有登入聊天的工具。曾經不能一天不上網的日子,竟在不經不覺間過去了。

信步爬上二樓的書店,看看有什麼吸引的新書。推開門見到的,是一堆堆今期的暢銷小說。我隨手翻翻,自問不會再對可歌可泣的愛情或是神秘懸疑的追尋產生興趣,也沒法提起精神讀讀新的政治和經濟立論。想起在酒樓晚飯時,曾在電視上看到張敏儀小姐介紹村上春樹的新作,於是拿起《1Q84》翻翻,卻又感覺不到一個中產知識份子才有的虛無感,無法再生起讀他舊作時的共鳴。這有兩個可能:一是自己不再中產,或是自己沒有知識。既然托賴豐衣足食,我只好相信是後者。

碰上心理學的書架,想起讀了無數個年頭交了幾副身家學費卻還未畢業的博士學位,簡直徒添傷悲。快快轉向旁邊的哲學宗教類;這些也曾經是我的最愛。可是我想我的悟性越來越低,幾句佛偈便解讀了一個月,還要讓佛祖罵:「雖有多聞,若不修行,與不聞等。如人說食,終不能飽」,簡直羞愧無地,只好急步離開。到了語言書架,想起很多很多語言想自學,特別是古老的語言,但最終都只是背了字母表,從來沒有突破頭四十頁便放下,只好安慰自己日常太忙,總有一天閒下來,便能專心點……

瞥見前方有旅遊書架,心中燃起了一點火花。我想,我還是有很多地方想去未去的。古老的國度,好像埃及、馬雅的馬丘比丘、約旦佩特拉、鄂圖曼的土耳其、甚至聖城耶路撒冷都未去過,很想計畫計畫。心底卻忽然浮起一個想法:以前去過那麼多地方,究竟為我的生命添加了什麼?實在有很多經歷都早已忘掉了,如果不重讀遊記,日常亦不會想起。那為什麼那麼執著要去?莫非只是虛榮心?

這時,相約了一起晚飯的老朋友終於到步,於是破天荒地兩手空空離開書店。尋找美食、不斷嚐新,也算是我很大的快樂。然而,和老朋友一起想了想,大家都覺得,也沒有什麼東西特別想吃了,隨便找家有啤酒白飯的便成了。

為什麼呢?為什麼今天會變成這樣?這刻才驚覺,好像對以往最喜愛的東西都失去了興趣和熱情。難道是天氣灰暗所至?還是提高到了更年期?

席間我不期然對朋友說:「既然已沒有什麼未了心願,若果明天不能再睡醒,今生也算是無憾了……」

朋友淡淡地說:「你嘛,還未結婚生子耶。」

我恍然:「怪不得未死……」

14 則留言:

albertwui 說...

朋友,你還好嗎?
讀完整篇文章,不免為你感到擔心。

我也試過這種感覺,對自己曾經熱血非常的事物失去了興趣。
可能是興趣改變了,也可能是心境有極大的轉變。

希望你早日重拾那股生命的慾望。

PS:我戀愛了:)

Water Moon 說...

你患的是「無興趣病」。我曾患上多年,時好時壞,人到中年了。

狂人 - Paul Sin 說...

Albert:

別擔心,聽到你的好消息,讓我也高興了不少,恭喜恭喜!;)

水月:

咳……你一點都不像中年噃,何況小弟?;)

Paul

匿名 說...

人生在世,大家都是找些事情做吓,不是做這樣,就是做那樣,没有什麼大不了。你的馬拉松操成點? 到時或會見到你。

說...

我也有一段時間是這樣的, 那就是我常看佛經那陣子了. 那段時間, 人很無欲無求, 沒有渴望想買的東西, 正所謂多一件不多, 也沒有想吃的美食同時也不講究, 飽肚就可以了, 亦沒有一定要去旅行的地方, 什麼都變得無所謂.
不過, 當我離佛學越來越遠的時候(即現在), 有些欲念又回來了(至少有物慾), 也即是, 變回一個"人".

狂人 - Paul Sin 說...

匿名:

見到就打個招呼啦...

仕:

原來如此…估唔到咁大影響…

Paul

Karen 說...

有趣。

無欲無求時,偶然也會有一刻孤寂吧!

天涯淪落人,何必曾相識!

隨緣吧!

(一個偶然會關心一下你的陌生人)

倉海君 說...

都好耐無見,幾時得閒約埋Victor出嚟玩下?

狂人 - Paul Sin 說...

倉海君:

自從轉工後,已很少離港,你們定個時間,定必奉陪。

Paul

Kevin 說...

Paul少,

我和你的一個舊相識提議了一個活動,你可能會有興趣,下星期再Call你啦!

狂人 - Paul Sin 說...

Kevin,

莫非你約我去做個 Proposal?;)

Paul

匿名 說...

你的馬拉松跑得怎樣?

叔叔

狂人 - Paul Sin 說...

哈哈,總算快過架「回收巴士」,又唔使入院,全身而退…你呢?有無 PB?

匿名 說...

隨便坐在海旁的椅上、享受着秋天溫暖的陽光、呼吸着带有海水味的微風、隨筆寫下感受、想着身邊愛自己的人……其實人生如此簡單,不需什麼,也可以好開心,好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