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9

Debtor (拖債)

小弟在潮州文化薰陶下長大,大男人精神沒學足,倒是懂吃懂喝,特別是名為「芋泥」的甜品與功夫茶,更是至愛;臨睡前飲三四杯茶,一樣倒頭便睡。可惜無論投入多少人力物力,都沏不出外公的功夫茶。

話說回來,我想講的是一句很發人深省的潮州話。

坦白說,潮州話,我已忘得六六七七;一般是家中姨母們要說悄悄話,不想讓父輩與小朋友偷聽,才用潮州話來「加密」。所以我現在記得的,全是長輩罵子侄用的說話,例如「學嘴學舌」(等如粵語「駁嘴」)、「無規無矩」、「紮紮跳」等。

然而,潮語,若要寫出來,是很文縐縐的,我姨便常常說是中原流下來的古老語言。

我要說的,是其中一句母親用來罵兒子、亦很文縐縐的:「拖債」,音:「妥」與「姐」(陽平,即第四聲)

意思即是,生你下來,氣死自己,彷若前世欠了你的。

只要將「拖債」掛在口邊,你便能從容面對人間的不如意事;一些摸不著頭的際遇、一些無可奈何的結果、一些卻上心頭的遺憾,都盡付一聲「拖債」中。

提起「拖債」,是因為一首很喜愛的歌,《償還》:
從未真正放手
所以以為 擁抱會漫長

償還過 才如願
要是未曾償清這心願
星不會轉 謊不會穿……
即使你離得多遠
也不好抱怨


國語的《紅豆》倒看得更開:

有時候 有時候
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相聚離開 都有時候
沒有甚麼會永垂不朽


前一句「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跟著又跟一句「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獨的自由」。

林夕的詞,總能令人低徊不已。

3 則留言:

sunny 說...

哈哈,這些「潮語」還真是我們的兒時集體回憶呢~

Water Moon 說...

我想,該是「討債」。等我記得問問家父。

狂人 - Paul Sin 說...

水月,咦,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