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8

Reincarnation (輪迴)

我自小便是羅馬天主教徒,但我對「輪迴」深信不疑。先說一個笑話,我向學生解釋東西文化差異時,常常說西方人講求效率,東方人卻慢條斯理,乃是源於他們的信仰。說到底,西方人只有一次短短幾十年的機會,一死便會跳到大審判;東方人卻每個都活了幾千年,還有幾千萬年要活,急什麼?

多年前讀過 Raymond A. Moody 醫生的《來生 (Life After Life)》(1975),記錄了無數的瀕死經驗 (Near-Death Experience),讓我打破了基督教簡單的善惡二元觀,對死後的不朽充滿了希望。

之後除了印度教與佛教,我發現在猶太教 (參考)、靈智基督教 (參考)、回教 (參考《古蘭經》2:28、3.37、71:17-18) 等各大宗教裏,都能找到對輪迴的描述。說到底,打遊戲機都有三次機會;如果玩第一次時失敗了,便要受永火之苦,那如何相信這個神是「緩於發怒、富於慈愛」(出 34:6) 的呢?

然而,到我讀到 Brian Weiss 醫生的書之後,我才真的深信不疑。


Dr. Weiss 是一位精神科醫生,亦即是受過正統醫學訓練,並再受臨床心理學訓練的科學家。他為病人進行的,原是傳統的洞見治療 (Insight Therapy)。所以,當他第一次在催眠病人,聽到病人提到前生時,他完全無法相信 (節錄)。不過,當他後來查出病人說的,是不可能會說的方言,甚至能在遙遠的非洲小村落中,找到和病人前世記憶吻合的記錄後,Dr. Weiss 便致力於這方面的研究。他足足等了八年,搜集了無數個案,才敢冒著失去其專業的風險,出書公佈他的發現。然而,看他的手稿,你還是能看到一個臨床心理學家的思維。他很小心不讓自己先入為主 (Confirmation Bias),總假設病人的故事可能是「投射 (Projection)」或甚至是幻覺。他常說,就算全是幻覺,至少病人相信並痊癒,那便足夠了。(那是心理治療裏的 Utilitarian 看法。)

無論如何,他催眠病人的記錄,包含著無可比擬的珍貴洞見。有很多難於解答的人生問題,好像:人生有何意義?靈魂是否不朽?誰是靈魂伴侶 (Soul Mate)?因果與業的法則如何運作?

舉例,一般人相信的因果,是我今生虐待我兒子,下世他會成為我父親把我虐待。那是低等的以牙還牙的因果關係。

在 Dr. Weiss 的記錄裏,我今生虐待我兒子,其實下世我兒子還是會被我虐待,因為他的「功課」是要學會寬恕,消除內心的怨恨;若他學不會,我們還是會再來,來演這兩個角色,直至他學會了。好像 Dave Pelzer 學會寬恕虐待他的母親一樣。

就如希臘神話裏,不斷要將大石推上山,之後又要眼睜睜看著大石滾回山腳的薛西佛斯 (Sisyphus),或如猶太秘典說的:
As long as a person is unsuccessful in his purpose in this world, the Holy One, blessed be He, uproots him and replants him over and over again. (Zohar I 186b)
若然一個人無法在這世界成功完成他的任務,那神便會帶走他,然後一而再、再而三地讓他重回這世界。
在永恆的長河裏,我們有很多「功課」要學習。而相愛的靈魂會一起生生世世地來角色扮演,直到大家都畢業。真正要重要的課,是「愛」。

在轉生的過程中,會遇上已經畢業的靈魂,Dr. Weiss 稱為「大師」,相似佛教的菩薩,告訴你「功課」的成績,以及下世應如何改進。

看到其中一個故事,我讀時,竟有種彷如電擊的震撼感覺:
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因長年受背痛的折磨,藥石罔效,痛得頭髮都全白了,最後參加了 Dr. Weiss 的集體催眠治療。她和其他學員一起接受催眠時,竟回到二千年前的前生。她發現自己是一個猶太農民,卻被當時的統治著以色列的羅馬士兵打斷了脊骨,並殺了妻兒,而背部的傷處正是今生的痛處。

之後她 (或他,指那農民) 聽說有位很有名的祭司到耶路撒冷宣道,於是她去了聽,當場感覺到一種無窮無底的慈悲,由那祭司發出來。她當時只知他叫名「雅許」。當她再遇上他的時候,他已是待罪之身,正背負十架上山,身體因流血過多而脫水。她很想拿水給他沾沾唇,但實在太多人圍著他了,她只好目送他上路,而他竟彷如感覺到似地,回望了她一眼。

就在那祭司被釘死時,這位農民的的脊椎如中電擊,竟忽然痊癒了……

而就在二千年後的今天,這位女士竟亦同時痊癒了!她當場在其他學員面前跳起舞來,連頭髮都變黑了!
當然,「雅許」的希臘文,就是耶穌。

書裏還有很多細節,是 Dr. Weiss 嚐試分辨究竟那是幻覺、投射、還是真有其事。然而,對在看書的我來說,那都不重要了。因為我,感覺到

我一向是多默 (Thomas),要親眼看到才相信 (Jn 20:24-29),所以一直瘋狂地閱讀不同的有關耶穌書,甚至有想過當年釘死的,會否如《古蘭經》所說,真的不是耶穌。但那一刻,我的心深受感動;我知道,這是真的。我彷彿感覺到那「無底的慈悲」。我就是知道。

這本書,是神要我看的。我很久很久沒有逛書局買書了 (舊書一般在圖書館借,不想浪費樹木,新的則在網上訂)。然而,就在我最需要的時刻,祂迫我放下一大堆合約文件、博士論文、試卷教材,迫我遇上這本書,並迫我好好地讀。

當你有了對永恆的明悟時,所有的放不下、恐懼,都煙消雲散。命裏註定了的各式各樣的機遇、關係、與愛,總會遇上,若果不是今生,也會在來世。在永恆的長河裏,今生何其短暫;凡事要有耐性,要想出學習的目的。

汽車大王亨利福特 (Henry Ford) 曾說:
Work is futile if we cannot utilise the experience we collect in one life in the next... When I discovered Reincarnation... Time was no longer limited... The discovery of Reincarnation put my mind at ease.
如果沒有來生,所有努力和經驗的累積都白費了……當我發現有輪迴後……時間不再是限制……令我重新得到平安。
除了平安,我還學懂了另外一樣東西:同情心 (Compassion),不等於同理心 (Empathy)。同情心是用心的,是感覺到別人痛苦 (Passio) 的能力;同理心則是用腦的,是能為對方選擇最好的的智慧。真正的愛,是要兩者兼備,而為別人付出,未必就是愛別人。

書裏還提到很多新時代的思想,例如五千年前的古埃及人曾用水晶治病並醫治轉生的愛滋病人、有亞特蘭特斯的科學家轉生談當時思想的力量能如何影響物質世界、亦有催眠至來生並描述人類不同的未來的故事。書中最主要的思想是,我們的來生,取決於我們今生的選擇,還是有很多可能性的。這說法跟量子物理學家的「多重世界」(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的假設暗合。

這幾本書,講的,是「愛的功課」,是你一生必讀;它們已經幫助了很多我身邊的人,希望也幫到你。

Reference:
Moody, Raymond A. (1975/2001). Life after Life: The Investigation of a Phenomenon - Survival of Bodily Death (來生). San Francisco: Harper.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barnesandnoble.com/booksearch/isbnInquiry.asp?EAN=9780062517395

Weiss, Brian L. (1988).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前世今生). Simon & Schuster.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barnesandnoble.com/booksearch/isbnInquiry.asp?EAN=9780671657864

Weiss, Brian L. (2005). Same Soul, Many Bodies: Discover the Healing Power of Future Lives through Progression Therapy (前世今生來生緣). Simon & Schuster.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barnesandnoble.com/booksearch/isbnInquiry.asp?EAN=9780743264341

Weiss, Brian L. & Moody, Raymond A. (1993). 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 (生命輪迴). Simon & Schuster. Retrieved from http://search.barnesandnoble.com/booksearch/isbnInquiry.asp?EAN=9780671867867

9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就在那祭司被釘死時,這位農民的的脊椎如中電擊,竟忽然痊癒了……

而就在二千年後的今天,這位女士竟亦同時痊癒了!」

我突然想起Jane Roberts通靈後所接觸的Seth,Seth也認為多重生命是互相關聯的,甚至說輪迴根本就不是按時間順序發生(Ouspensky早已這樣說),某一生的領悟--即使是五百年後的轉生--都會影響今天的自己。

輪迴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我也想寫一篇東西回應你,相信zeke也有一套精采的講法。把這篇貼到新春秋當《對話錄》(二)如何?

P.S.又是忽然省起,「新春秋」的意譯不就是New Age嗎?我居然從來沒有想到這一點。

狂人 - Paul Sin 說...

新春秋水準如此高,小弟還是無謂獻醜了;若你或 Zeke 作興寫兩篇,我定會拜讀並試試參一腳 :)

祁佳仕 說...

我也是一出世便成為天主教徙,可是我卻非常相信輪迴,前世今生,因果和造業這些佛教思想..正因如此,我寫的那本小說也是包含著這些思想..
話說回來,其實我想送你一本我的小說,當然啦,那不是什麼名著,所以若然你說不要,也不要緊..但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我看看怎樣送給你..你是否與舒兄很熟?或許我把書放在他的書店,然後你造訪書店時可以拿取(如果舒兄不介意我把書店當交收處的話) 又或許我把書寄給你也可以...
當然啦,一切也是以你想要我的小說為大前題..

祁佳仕 說...

噢,忘了說,以你水平那麼高,我著實也無謂獻醜的..但我又想多些人給我意見,所以才提出來..

狂人 - Paul Sin 說...

祁佳仕:

實在不勝榮幸!我己看過你在網上的試閱版,覺著十分有趣,本打算買一本你的大作的。現在唯有先行謝過!小弟的電郵是 khsin@technologist.com,大可約個時間到舒兄的書局交收 :)

狂人字

大大件 說...

Hi Paul,

頗喜歡看你個blog , 我對宗教及心理學好有興趣,可能是自己心理上一直有問題而自己學識有限沒法解釋,朋友亦無法溝通。有時看到你一些從心理學角度的文章才明白自己的問題,對自己加深認識....希望日後可多多向你討教!
想請問你是深信這世界有天主還是真心相信天主愛世人?

狂人 - Paul Sin 說...

大大件:

很高興你喜歡這裏!關於心理學,隨時歡迎你電郵給我。我相信神,亦相信我們是祂的「子女」(一部分),為著學習一些東西而來,所以有時會有「祂」不愛我們的錯覺。然而,我相信,痛過才能成長;這是我的想法。

狂人字

Jianwei 說...

看到這篇時,想到前面Consciousness (記憶、意識、靈魂)那篇中,你老闆認爲我們的靈魂在另一個空間,我們的大腦就像天線一樣與之通信。女病人會不會是催眠時天線的頻率出現了偏差,接收到了兩千年前猶太農民的信號?

Paul Sin 說...

Jianwei,

請當然有可能,但卻無法解釋她一直有背患。其實真相也許是無法用我們的經驗與語言去理解的,但我在書裏遇上這個故事,在這裏記下,而你又在十年後讀到,對你而言也許是上天有訊息要傳遞給你吧 ;)

Cheers,
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