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9

Nihilism (虛無)

經常獨自走在東南亞的大街小巷之中,看到污煙瘴氣的唐人區,總想起「投奔怒海」的畫面,覺得當時離鄉背井、走難來的華人真的辛苦。時至今時今日,馬來西亞的政府還是十分排華。所有政策都是利土著、損華人的。想到今天中國人終於又再有一個值得自己驕傲的祖國,有時很感慨;情況可能和猶太人一樣吧。



在 KLCC 二樓的 Food Court 裏,遇上了 Laksa Shack。它是一間「喇沙」專門店。我生平嚐辣,兩天之中嚐盡六種不同的 Laksa:Assam (酸辣)、Curry (咖哩)、Johor (地名)、Sawarak (地名)、Nyongya (即「娘惹」、中馬混血兒)、及最辣的 Tom Yam (冬陰) Laksa。好像 Assam 與 Sawarak 味道最好。至於之後花了多少時間在廁所就別問了。



看見別人的數據中心很先進,有最新的 IBM Z890 和 IBM P575,還有無數雪櫃般大的 Tape Library、SAN Storage、Mirror Server、Jukebox 等等,又新又靚,口水都流埋,結果偷偷地拍了一幅照,卻立即給人逮住!差點給遞解出境。

講開又講,每次來吉隆坡,都好像是回教新年 (Hari Raya) 暨齋戒月 (Ramadan),個個回教同事都不吃午飯。難道我與老穆有緣?



常常不期然想,如果我在這些地方,給那些瘋狂的電單車撞死了,恐怕要一個月後香港才有人發現我消失了。家人早已習慣我四處公幹,親兄弟半年都沒碰上;所謂老朋友幾個月都見不到一面,約一約排期兩、三個月;同事大都 Home Office;老板有兩個,總以為我在忙對方的東西。所有人找不到我,都會習以為常,自有解釋。也許這便是存在的虛無感。返港後,應該申請返個「救命鐘」了。

12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你學我啦,每天在facebook玩fight club,如果突然中斷,我咪知你香左囉。Fight club有一個好處,就係唔好玩,我最鍾意玩一d唔好玩嘅野--既可履行「遊戲時遊戲」的責任,又永遠不會沉迷。

狂人 - Paul Sin 說...

「啞晒」呢兩個字,就係呢個時候用 :)

匿名 說...

兩位前輩:

我被發現後,可否祝福我的意識和靈魂也一同灰飛煙滅?我不想再有「我」。

跟你們說過將來要變成什麼,比什麼好,其實都是謊言。是廢話連篇。

過路貓小姐 說...

其實我頗羨慕你這種生活,可以隱身在人群中。
我每天都過得很「熱鬧」,總渴望有獨存的時間,可是不知為何,朋友家人卻總有辨法找到我。(故此,我特地連手機也不用...^^)

又或者你可以考慮下轉行--> 特務應該頗適合你~^o^

祁佳仕 說...

如果你有很長時間都沒有更新文章的話,那麼我便知道了...^^

我在某一個時期也喜歡吃laksa(現在較喜歡吃得清淡些)......在KCLL頂樓其實也有一家專門吃laksa的....如沒記錯的話,好像叫Madam Kwan的呢.....也不知現在那家店還在不在了.

狂人 - Paul Sin 說...

祁佳仕:

Madam Kwan 仍在!果然是知音人 :)

倉海君:

你這個損友,累我花了好多時間,同人打了七十場架,拿了個金章!忽然覺得自己似 B. F. Skinner 的老鼠!

過路貓小姐:

你點知我唔係特務?:)

狂人字

倉海君 說...

傻佬,我一日只打一場,唔會好似你咁無紀律。

陶照 說...

你係度描述緊一個孤獨既處境,但係你用虛無黎形容,如果虛無既相對係存在,咁即係話你既存在只係為咗唔想孤獨啦。呢個就係你既生活寫照?但係你又過得唔係好享受咁喎,呢種生活唔係你自己揀既咩?

睇戲見過有d狗帶有GPS晶片,隨時可以上網睇吓你隻狗走咗去邊,你不如搵下邊度有得賣,係個blog度加個application,以後上親黎一望咪知你係邊囉。

狂人 - Paul Sin 說...

Hey!最近可好?哈哈,出 Trip 幾日既狂想而已,唔使諗得咁複雜!:)

匿名 說...

再買一個電飯煲, 同埋個識煲湯嘅鐘點

albertwui 說...

狂人:你好,我来自马来西亚,希望下次你来的时候有机会见面。

狂人 - Paul Sin 說...

Albert,有緣千里能相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