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2

Root (故鄉)

搜尋網上地圖時,無意中看到這一格,忽然有很多感觸。

可點擊放大


仔細一看,圖裏有我出生的醫院,有我長大的公屋舊址,有我公公婆婆一家的舊屋,也有我兒時玩樂的公園。圖裏亦有我幼稚園的舊址,以及小學和中學,和我每天由家裏背著幾斤重書包,步行過公園上學的一段路。我們住的公屋單位,本是公公婆婆的家;後來他們和姨舅們搬到一個較大的單位,讓我們家住在那裏。我的小學,也是母親和兩個阿姨、一個舅父,和弟弟的小學;我母親還是那小學第一屆的畢業生呢。所以,一家子走過的路都是一樣的。

倉海君和小弟第一次練氣功辟穀的小山頂也在呀!那次結果不單晚飯吃不下,還作嘔作悶。公開試後倉海君焚書之處也是那裏,如無記錯,曲非兄也有參加那個焚書大會吧?還有還有,小弟第一次成功打出街霸昇龍拳的機舖也在這裏!哈哈,再寫恐怕欲罷不能了;莫非我已老到會「想當年」的地步?

記得倪匡衛斯理小說裏有一個叫《規律》(1995) 的故事,(含故事內容:) 述說有個殺手不斷令很多成功人士自殺,靠的就是畫出他們每天生活的路線,讓他們發現自己的生活其實和昆蟲一樣有規律而無意義。那故事為我留下了很深印象呢。

自搬進大學宿舍之後,我便踏上了生命線與驛馬線的交叉點,至今已是住過港九新界,甚至不同的城市,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忽然想起陳昇《風箏》裏的《二十歲的眼淚》:「驕傲的男人哪,開始了流浪的旅程……沒有哭,只有笑,笑你當年的荒謬……」

很久沒有到這個地區了。上次乘小巴經過,真的一點也認不出。滄海桑田就是這個意思吧?一直最愛林子祥的歌,其中有一首叫《昨日街頭》,潘源良的詞,收錄在《林子祥創作+流行歌集》裏,當中有這麼幾句:「原來在這社會,必須適應自然;就是材料最好,也需包裝夠新鮮。莫問昨天的好,今天怎麼不出現。誰人用過心機,瞭解地球在轉?」

Reference:
倪匡 (1995).規律.風雲時代.載於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00920

3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我小學時已和同伴在那山頭研製「炸彈」,因此被一位阿叔懷疑縱火而遭追打;也不知是否眼花,我更曾若隱若現地見過「狐狸」--但都是小學時代的事,那時還未認識你。

至於焚書,唔好提啦,焚完後個個都霉足十年。曲非沒有參與,地點是在沙田,不是那個小山。

曲非 說...

how lucky I am.

道士 說...

真的老了嗎? 大件事了﹐我可和你一樣老。像那土蜂的生活﹐可真叫人厭倦﹐但是也是每個平凡人生活的寫照吧。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樣事也受著規律的限制﹐要不跟從的﹐不是成仙成佛﹐也是要死方脫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