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3

Stamp (畫與篆刻)

弟到北京一遊,買回一本小書給我作手信,竟是《齊白石.潘天壽.傅抱石印鑑舉要》(王萍萍,2005),真有心,在此先謝過!

我並不真的學過篆刻,也不敢說有鑑賞的能力,然而,我會拿起刀來刻。

事源我自小喜愛繪畫,由幼時臨摹卡通漫畫、花瓶圖案、課本插畫、到後來認真的學素描,一直沒有停過畫畫。可是,我其實有紅綠色弱。所以我開始轉向黑白的中國書法。驕傲自大加上沒有恆心,我只是跟老師學了幾個月書法,便覺得能自學成功。為了盡快追上齊白石,我於是連一份柳公權《玄秘塔埤》都沒臨完,便忍不住買了水墨畫的顏料開始塗鴉。畢竟齊白石也是臨摹芥子園畫卷 (下刪苦練過程五百字) 而成為一代大師的。

好,字又寫過畫又畫過,卻總覺得畫面欠些什麼才能和齊白石看齊:


沒錯,就是「印」與「裱」!印鑑與裝裱!話說賣文房四寶給我的「文雅堂」老板,刻一個印收五、六十元正。驕傲自大的我便認為用十元買塊石自己刻更棒。正巧老父家傳了一把寶刀,雖然三十年沒用卻還沒生鏽 (隨帶一提,老父乃是「周身刀、無張利」的鼻祖,故不知甚的又給他翻了把刀出來)。於是我便用以下不出五十元的家當:


刻出我第一個印章:


由於實驗性質,所以試雕陰陽章。陰文為紅底白字,陽文則為白底紅字。現在這幅傳世名作是不是似模似樣了?


這一幅是贈給老父花甲榮休時畫的,現在有印章便立即身價百倍了 (由一仙升到一元):


自始,我發現刻石乃最乾淨、省錢、又不用辨別顏色的藝術之一;畫,反而少畫了。閒來雕個閒章,大有靜心冥想之效。於是開始看多了幾本書:篆刻盛行於明末清初之時,而當代最著名的篆刻家就是「南喬」、「北齊」(張愛國,2000)。「北齊」,當然就是「周身刀、張張利」的齊白石。如果你有九十五歲命,你也會樣樣都學吧,何況「雕」蟲小技?至於「南喬」則是喬大壯。他們的刻法很不相同,但功力一樣深厚。自己刻過就更明白要刻出如喬大壯那樣平均圓融與細緻的筆跡有多難,特別是弧線:

「寫我胸中逸氣耳」(張愛國,2000,p. 54))

至於齊白石,別以為他老人手震:你看到一邊直一邊「震」的筆跡,乃是他義無反顧,一刀刻成的結果!他主張「快刀斷蛟」,又說「世間事貴痛快,何況篆刻風雅事也」,所以所作皆雄奇霸道,甚至沖邊而出 (汪星燚,2000):

「我負人人當負我」(王萍萍,2005,p. 9)

這些不刻名字的叫「閒章」。我也為瘦削與愛考試的自己刻了一個「肥就奇」,是小弟第一個陽文兼有弧線的章:


為了回謝弟陶照的贈書,特別花了個多小時刻了一個章:


明眼人便知這個章對調了左右兩個字,所以惟有用沙紙磨了半小時將它磨掉,再花多個多小時重新再刻:


刻到腰酸背痛、頸梗目盲,不過始終未滿意。等我有時間再試多次!



經過無數次失敗的最終成品:



Reference:
王萍萍 (2005).齊白石.潘天壽.傅抱石印鑑舉要.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

汪星燚 (2000).齊白石篆刻精品賞析.杭州:西冷印社。

張愛國 (2000).喬大壯篆刻及其章法.杭州:西冷印社。

7 則留言:

Mr Lamb 說...

小弟也曾觀摩過狂人兄的手刻傑作.想不到廿一世紀,一個講求"百倍速"資訊,email多過說話的年代,狂人兄居然反撲歸真,大玩中國古藝,有心有力,實在萬分佩服.兄長求學之廣,求學之深,求學之快,小弟真是望塵莫及.忽然心想:不久將來,兄長會否手執蠟筆,在牆上*畫*起日誌來? :P

Mr Lamb 說...

小弟曾經有幸一睹狂人兄的手刻傑作.想不到在廿一世紀,一個講求"百倍速"資訊,email多過說話的年代,狂人兄反撲歸真,大玩祖國古藝,有心有力,實在萬分佩服.兄長求學之博,求學之深,求學之快,小弟望塵莫及.忽有奇想:以兄長求學之速,想必在不久將來,開始手執蠟筆,在牆上*畫*起日誌來?! :P

狂人.Paul Sin 說...

白賴仁兄:

當那一天來臨時,便是小弟終於被鎖進瘋人院的日子了。屆時記緊常來探望,並為牆上真跡留影,以傳後世!

狂人字

陶照 說...

哥哥,謝謝!~ =)
總覺得我們的行字,在篆書並不美。

狂人.Paul Sin 說...

弟:

哈,沒法,除非像齊老那樣完全不跟章法。那個「行」字,左邊是小步走,右邊是停下來,說文曰:「人之步趨也」;然而金文一般都寫到好像十字路口般,令人茫然若失!

不用謝,實在亦未雕好…你知啦,藝術家嘛…

哥字

余半百 說...

君行:

我今晚嘗試在腰酸背痛的情況下(日間工作的現象),搾了一點時間省覽你的博客大文。
看完之後,父顏大悅,心存驚嘆!真是青出於藍的好小子,老父服了你!

道士 說...

手痕了﹐今晚我也要 ‘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