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1

Wound (生死之交)

今天白賴仁兄與小弟參加了敝公司的野外槍戰,由於戰況太慘烈,所以小弟破例放上網誌,以資紀念。

是次已是我們第二次由虛擬槍戰轉為假槍假彈的真實戰鬥。上次只是用 MP5 Navy,今次竟然一人一支 AK-47;於是我們這些業餘僱傭兵便個個像省港旗兵去打劫一樣。至於敵方,則有幾位專業軍人,全部自備槍枝,僅是他們掛上身的裝備,想來也有廿幾三十磅。我們也不惶恐,小說我們也在網上打了十年槍戰,戰略上是不會輸蝕的 (體力上當然大不如前)。一場有血有淚的戰爭就此展開。

其中一場是雙方爭奪場中心的小水桶。我們互相牽制,陷於膠著狀態。小弟勇字當頭,便毅然放下手上的 AK-47,自動請纓,用「淩波微步」爬向前線取桶,並不忘招呼了大家一聲,叫他們掩護我。怎料我只是爬出了兩步便身中十多發流彈而亡。

由於我們人少,每人可以復活一次,於是我又再請纓:今次叫大家圍住我衝。我們風險部的同事果然對承受風險有特別的能耐,擔起走在我前面的重任。結果不用多說,這位風險部之虎身中廿多發子彈,發出了全場最悽厲的慘叫,而我則跟著在毫無掩護之下被八支 AK-47 處決了。省港旗兵的收場,總是不外發大達與被處決兩樣罷。而這位風險部之虎則因此成為了我名副其實的「生死之交」。

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所留下的傷疤,請見附圖。圖中乃小弟的玉腿與可見的三個彈洞。還有其他各部位的大少傷痕,不便放在這個以教育為主的網誌,小朋友亦別要在家中模仿。

總覺得,如果能讓白賴仁施放手榴彈、閃光彈、或煙霧彈,我的玉腿便不用變成這樣子了。

4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狂人兄:
我想提醒你(或警告你),在你履行完畢作為我代父的責任前,請不要這麼急於回歸天主的懷抱,因為我不大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個像你這樣的人。阿門。

狂人.Paul Sin 說...

倉海兄:神自有神的計劃,Alleluia!

小曲 說...

阿狂人兄,你都係保重D,因為做Tom sir代父責任係非常重大,touch wood,如果你有乜東瓜豆腐,一屍兩命就唔好la. 主祐.
PS Tom Sir 幾時去洗禮?

狂人.Paul Sin 說...

小曲,天主教會的成人洗禮一般都是復活節的星期六晚;小數教會也會在聖誕節有洗禮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