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7

Enthusiast (快樂主義)

一直以來,我以為自己是個成就者 (Achiever, Performer)。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原來已經變成一個快樂主義者 (Enthusiast, Epicure),每天都向生命所能提供的經驗敞開心扉。每次聽到一些訊息,便跟隨訊息行動,結果發生了不少趣事。
先講,我對性格研究一向有點保留。年輕時深受星座、紫微、心理學等影響,很容易將不同的人典型化,產生偏見。不過,我最近去了一個工作坊,發現原來「九型人格」背後的理論來自蘇非派,亦即回教神秘主義,目的是找出生長時產生的潛在直覺,從而進行修煉,比我想像中有意義。有興趣的可以讀海倫‧柏爾默 (Helen Palmer) 的《九型人格》。

因緣際會,我加入了一個有百多位信徒與修道人的「宗教對談」(Interfaith Dialogue) 組織,並參與了其中一次聚會。聚會在現代跨宗教聖人賽峇峇 (Sathya Sai Baba) 在香港的中心舉行。除了傳統印度教與回教的詠唱外,我們也花了個多小時討論「一性」(Oneness)。很久沒有這種討論了,我忍不住以哲神學的角度,和一班神秘主義者辯論為什麼「一性」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其實,這種討論毫無意義:因為「一性」是要經驗的,不是討論的。不過,如果沒有人代表基督宗教的頑固分子,便沒有「魔鬼代言人」(Devil's Advocate) 了。

承蒙水月姊看得起,我一直有個報紙專欄。最近有位朋友,由於太忙,結果在《香港佛教月刊》的專欄差點脫稿。我於是讓他用了我一篇舊文,之後又代寫了一篇新的。怎料編輯讀完後竟然派了位記者朋友來訪問我。我又本著開放的心去接受訪問,還提議去墳場進行。結果因而認識了一位能與動物與樹木溝通的記者朋友。這位異人有多次瀕死經驗,在冥想時能與死去的動物通靈,並試過有宿命通的感應。可謂聖方濟亞西西 (St. Francis of Assisi) 再世。傾談了三個多小時,我反而覺得好像是我在訪問他多一點。後來回想,他之所有有這些「神通」,我想是因為他根本不想要,亦不覺得這是一種值得炫耀的能力。我甚至隱隱覺得他怕鬼,所以只會與過世的寵物通靈,也不與過世的人通靈。無論如何,如果你有興趣看小弟的文章與訪問稿,應該會在下一期的《香港佛教月刊》刊登。

這裏又有個趣事。我在港大佛學中心的同學,不知甚的在《香港佛教月刊》看到我那篇舊文,於是掃描了並發給同班同學。由於不知道我的中文名,他們不知道我就是作者,還擔心侵犯了我的版權!我又因為這位同學,認識了「佛教造像」(Zen Art),還因此有票看到嘆為觀止的「人間淨土 (Pure Land) 互動視覺及體現展覽」。若再有機會,大家千萬不要錯過。

由於在理大教宗教,我不敢怠惰,一直在持續進修。其中《牛津通識讀本》(Oxfor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實在幫了我不少助。當年我讀大陸哲學 (Continental Philosophy) 時,也是靠它入門的。不過最近在圖書館借了本《基督教神學》(Theology),由於沒有英文版,結果給那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中文翻譯弄到頭昏腦漲。反而有本《神秘古蘭經》則譯得很好,值得推介,也是在公共圖書館借的。

在理大教了近百位同學,我決定滿足大家想繼續進一步瞭解各大宗教的訴求,組織 了像「宗教對談」那樣的聚會。若你曾經是我學生,或者對世界宗教有興趣,可以以電郵聯絡我。我們下一次的主題便是如何用哲學討論神學:一切,將由笛卡兒開始。

2 則留言:

Jessie 說...

Hi Paul

This is Jessie again, sorry I cannot join the SAT lunch gathering, but I am very interested to attend your 「宗教對談」那樣的聚會 =) Please let me know about the details !!!

狂人 - Paul Sin 說...

Hi Jessie,

Would you send me an email to khsin@technologist.com? I will send you more details, thanks...

Cheers,
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