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2

Credo (我信)

最後一 堂了,學生終於忍不住要問:「老師,現在我們從你那裏已學習了世界各大宗教的知識,與它們對現今社會的影響,但我們最感興趣的,是那個宗教最好?你本身又選擇了信什麼?

老師笑了笑,告訴他們:「別以為你可以選擇信仰,信仰自會來選擇你。」

學生追問:「那老師你信什麼呢?」

老師這次決定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你知道嘛,人的一生,有三大自由。你的第一個自由便是讓自己絕對率性地生活,好像竹林七賢一樣,幕天席地,醉生夢死。本著離苦得樂的天性,有些人覺得為善最樂,有些人則寧負天下人,兩者無所謂對與不對。

「然而,你的第二個自由,便是選擇要不要擺脫動物性,過有道德的生活。選擇了要道德,才能再討論什麼是道德。不過,一旦選擇了道德,便不能再過沒有道德的生活,否則便總會感到內疚。自此,你開始了為道德而道德的生活。」

學生問:「好好的享受人生,我為什麼要選擇過道德的生活?」

老師答:「那是因為人天生有理性、會思考、會判斷對錯,或者說會良心發現,有時更會內疚。」

學生嘀咕:「為道德而道德,總覺得有點笨。」

老師答:「那也是。我們天性想知道自己生存在世的原因與意義。因此,我們會面對並行使第三個自由,便是選擇要不要信仰。選擇了要有信仰,才需要去想要信什麼。因為,在我看來,縱使教會有千百個、路有億萬條,信仰其實只得一個,因為神也只得一個。」

學生好奇:「莫非老師你是泛神論者?」

老師笑笑:「當所有東西,連一花一草一沙一石都當成『神』時,『神』這個名字便毫無意義。一個名字要有意義,要能說出什麼屬於這個名字,又有什麼不屬於這個名字。因此,『泛神論』其實等於『無神論』。不過,信仰的難處,在於難以筆描言傳。」

學生苦笑:「不是吧,你介紹我們讀的經書,簡直是汗牛充棟!」

老師解釋道:「不錯,經書是多,但不是真相。宗教起源於一種特殊『經驗』,好像耶穌的門徒在五旬節時充滿聖神聖靈、佛教徒達到三摩地的狂喜境界、道教徒可以靈魂出竅御風而行,這些都是宗教經驗。這些經驗,無法用日常生活衍生出來的語言來表達,因此有了『符號』,好像比喻、咒語、儀式等等。」

學生有點明白:「就像母愛一樣,我們或者可以用和煦的春日來形容,但始終要被母親擁抱過才真的明白。」

老師點頭道:「正是。不過符號容易被誤解,所以出現了有教會與祭師的『宗教』。宗教讓這些『經驗』成功跨越了幾千年人類的歷史,卻也錯讀了不少符號、讓不少人走入迷途。因此出現了『神秘主義者』,他們想辦法直接解讀符號,重新經歷那種『經驗』。」

學生又問:「那老師你是神秘主義者?」

老師又笑笑,說:「我無資格。我從未有過各大宗教所描述的經驗。正如我剛才所說,你要等『衪』來找你,你是很難找衪的。不過,在某些情況下,衪比較容易來到你心裏,那就是祈禱、冥想和齋戒。」

學生開始失去耐性,開始瞪著老師看。

老師大笑,說:「若你硬是要把我歸類,那我是基督徒,嚴格來說是羅馬天主教徒,早在嬰兒時便已受洗,不過也許在教義的理解上,與教廷有點偏差。」

學生開始好奇:「其實天主教雖然很古老,但是我們瞭解也不算深。天主教與其他基督教支派不是都信耶穌嗎?」

老師答道:「要找出基督教支派之間的不同,網上資料多的是。不過天主教徒信什麼,可以用《信經》(Credo) 去概括。它列出了幾個大綱,包括:聖父、聖子耶穌、聖神或聖靈、教會、赦罪及復活。

「在這個前提下,我對聖父的理解,不是祂早已為世上所有東西宿命地安排好一切,而是作為一種推動世界進化的智慧力量。祂讓簡單的粒子變成不同的原素、讓簡單的原素變成有生命的細胞、讓簡單的動物變成人、讓簡單的人變成以智慧覺悟的人。如果沒有神,單單跟從科學定律,所有東西都應該自然趨向敗壞,由複雜分解成簡單。因此,聖父的創世,至今從未停止過。

「我相信耶穌是神,不過我相信通過學習祂,你也可以修練到灌滿甚至融入神性 (聖化;Theosis)。你若是信,你也可以在水上行走,治病驅魔。至於童貞女產子,在這個虛幻的世界,無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倒是我們不應忽略這個符號的象徵意義,就是耶穌是純淨的,沒有一點『我』執。衪的『我』,不以自己的身體為界線:祂是頭,所有其他的生命為祂的身體,如此才能真的愛人如己;這個『我』,也是佛陀所說『唯我獨尊』的『我』,包含有情眾生,不是狹隘的『自我』。

「更難相信的,是耶穌是人,能和我們一樣含冤、受難、甚至死亡而被埋葬。面對痛苦死亡時他和我們一樣會恐懼,朋友逝世時會悲傷,路見不平時會忿怒,甚至年少時會頑皮。只有當他是人,他對我們的憐憫才是真誠而不虛偽的,他的同理心及其他品德對我們來說也不是遙不可及的。

「我信耶穌死而復活,就如同相信死後會輪迴。問題是,一般人對復活或輪迴有錯誤的理解,對『我』的持續存在有一種執著。我認為在得道或死亡時,我們會對『我』的定義有新的認識。復活與輪迴,都只是『符號』,是有神秘經驗的人用文字表達他們不認識的東西時所作出的嚐試。我相信,我們之所以要不斷復活,以至永遠,是為了完成我們要學的課程。畢業的時候,便是『涅槃』或寂靜的時候了。

「我相信聖神,是神在這個時空近似能量的存在,也就是印度的毗濕奴神,維護著這個世界,亦是道教裏的『炁』。這股能量在創世的時候已開始發揮作用,直至這個世界已經不再適合生命的成長為止。

「我相信最大的智慧是、是慈悲。慈悲,正是阿羅漢進一步到菩薩果位的關鍵,也是佛性的體現。回教五善功特別有『天課』(Zakat),即法定施捨,它的阿拉伯文有淨化與成長的意思,而成長正是神給予所有生命的目標。因此人不能單獨得道,而要有團體。好像有佛有法還要有僧團一樣,基督教也需要教會。還有,如果教會裏的人,個個像天使一樣不會犯錯,那就沒什麼好學的。因此,人的團體,包括教會,都會犯錯。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從錯誤中學習與成長。東正教便強調,一個人便可以犯罪,但所有人一起才可以救:正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講到犯罪,大部分人會想到『地獄』。現在已少了人相信但丁神曲或地藏經裏那個有永火的地獄:肉體都沒了,還燒什麼?不少人認為地獄由心生,永火就是內疚恐懼焦慮等折磨,因此有『心淨則佛土淨』的想法。我傾向相信猶太教對『罪』的看法,即是錯過了人生的目標、錯排了生命裏的優先順序:好像將物質的追求放得太重,便是『罪』,讓你總是受『求不得』與『愛別離』的永火煎熬。耶穌的十架 (一個符號),帶走了對死亡的恐懼,也帶走了對慾望的軟弱,因而救贖了我們。

「我相信天使,他們現在以我們身邊熟悉與不熟悉的人的面孔出現,守護我們,並為我們帶來天上的訊息。在古代,人湮稀薄,老半天不見一個陌生人,才需要有翼發光的天使;今天,他們就是街上你碰到的每一個人,也是你回到家裏聽到的每一句說話。

「最後,只要你不像基要或原教旨主義者那樣,照字面解讀聖經,而是利用這些符號去追求背後的經驗與理解,你便會發現古老的宗教都是一樣,最後都能帶來正確的思、言、行為。我生而為天主教徒,有幸接觸過世界各大宗教傳統後,並不覺得有轉會的必要,除非教會把我打成異端,逐出教會吧!」

學生聽了這冗長的一大堆,似明不明,但覺非常睏累,所以不敢再問,逃命一般地走掉了。

* * *

這是小弟《存在三部曲》的最後一篇。本來沒這麼長,但中途受休斯頓.史密士 (Huston Smith) 教授的啟發,所以寫長了點。我在這裏不止一次說過,史密士教授的《人的宗教》是小弟的宗教啟蒙書。他
最近在九十歲的高齡,寫下了自傳,紀錄自己投身世界不同宗教的修練經驗,名為《探索的故事:追求神聖之旅》;我因為讀了這書,又讀了還未有中文版的《基督教的靈魂》(筆者暫譯),決定加長這篇,將史密士教授的一些訊息與我自己的想法一併寫出來,希望沒有變得太沉悶。我和史密士教授的想法一樣:這種東西,是每個在尋找的人都應該在死前寫一寫的。

5 則留言:

匿名 說...

hello, what are the monks living in mt athos, greece doing really? any secrets of religion/politics?
is the vatican on the way to disappear from earth in 21st century. thanks.

狂人 - Paul Sin 說...

Monks pray there, we also pray, but monks "pray without ceasing" literally, i.e. every second.

What do you mean by secret? The world itself is a secret, so is life.

Vatican has outlived all secular powers, and it will continue to stay, despite all the human weakness.

匿名 說...

你對宗教的想法,我深有同感,像是你把我對宗教看法以有系統的方式寫下。由最有同感的是:

"你便會發現古老的宗教都是一樣,最後都能帶來正確的思、言、行為。"

沒有一個宗教是絶對-正確或錯誤,只要是導人向善(善是一種對博愛的想法),信那一個宗教也一檥。

匿名 說...

請問存在三部曲的另外兩篇在哪裡,博主可否提供一下鏈接?

狂人 - Paul Sin 說...

就是對上兩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