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0

Sicko (病入膏肓)

據說有個國家,孩子發高燒了,焦急的母親立即電召了救護車送到醫院,醫院卻不管,要她轉送孩子到另外一家醫院,結果孩子死了。又據說,在這個國家,木匠不小心鋸斷了中指與無名指,醫院竟報了兩個價:接回中指,要約 47 萬港元,而無名指則要約 9 萬元,結果木匠只夠錢接回無名指。醫院還會定時將逾期未付費的病人用計程車送走,隨意丟在志願組織的門口。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膽敢退休,怕失掉醫療保險,做到一百歲都還是要做下去。有保險也不一定代有錢賠:若你不幸有了子宮癌,卻被發現你多年前有過最平常不過的陰道炎卻沒有申報,那你可能一個仙都收不都,就此病死。

這個國家,不在非洲,不在亞洲,卻是號稱最發達的西方國家:美國

這個制度,源自醫療保險計畫。簡單來說,政府不想用稅收來運作昂貴的全民醫療保健,於是叫人民買保險,即夾錢,等於以前標會。藥廠見橫豎不是病人付款,便收高昂的藥費,表面用來資助科研 (另一樣正常由政府資助的項目,所謂 Public Goods),實質謀取暴利。私立醫院亦加入這個搶錢的遊戲,以為不會傷害病人。

然而,保險公司有見及此,便高薪請來一大班醫生,去否決保金申請,理由是病情不在受保範圍,或受保前隱瞞各種病徵。最後受害的當然是病人。

人民若想改變這個情況,理應依靠民主制度投出來的議員。例如希拉莉.克林頓做第一夫人時,便曾提出過醫療改革。可惜在美國,政治捐獻是合法的;政客用這些錢大做宣傳,愚弄人民。藥廠、保險公司等當然不敢怠慢;結果在曾收醫療界捐款的政客裏,希拉莉排第二。而她提了那計畫一年後,七年的第一夫人生涯裏都沒有再提起過。

這個荒謬的情況終於由我十分敬愛的導演出手掀露出來。他就是與我同星座的 Michael Moore (曾拍《美國黐 Gun 檔案》與《華氏 911》)。他在最近上映的《美國清一 Sick 檔案》(Sicko) 裏,用最諷刺的方法 (香港人叫「串爆」),把美國醫療制度滅絕人性的一面表露無遺。

他除了道出上文的慘況外,更指出全世界的醫療都比美國好;在鄰國加拿大,入院到出院完全免費。Michael Moore 幾經辛苦才找到個收銀處 (Cashier),竟然是用來派錢的!那是病人領取交通費回家的地方!更別說生育嬰兒時,政府會派保姆到你家,照顧你起居飲食!還有六個月有薪假和另外六個月停薪留職。

Michael Moore 又發現,九一一裏的英雄,曾在廢墟中救人而患上長期呼吸疾病的消防員,因失業並失去醫療保險。在藥商的苛索下,他們要用一百二十美元去買一支支氣管擴充劑,好能暢通呼吸。

Michael Moore 最「串」的是,他帶這些英雄「偷渡」到共產陣營的古巴!在古巴,他們只是報上名字,便得到最好的醫療!能用 5 美仙買下那支氣管擴充劑!畫面上,那女病人竟哭了起來。這,無疑是賞給美國政府一記響亮的耳光。

據說,當局看完這套戲後,關心的只是:Michael Moore 是否違反了對古巴的貿易禁運?

此片實在讓人深思:究竟香港的政府天天在想辦法省下醫療支出,又私有化又融資又長者醫藥費,最後有什麼後果?

片中一位英國受訪者說得好:民主,就是要讓窮人跟富人一樣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所需;那當然包括了醫療。

註:片上畫時的放映時間實在難以遷就,現更己落畫,要看,只好等出碟了。

15 則留言:

Yun 說...

> 十分敬愛的導演

!! haha, interesting!!

Let's not treat his film as documentary, cuz it is not.

> 據說有個國家,孩子發高燒了,焦急的母親立即電召了救護車送到醫院,醫院卻不管,要她轉送孩子到另外一家醫院,結果孩子死了。

I'm not too sure about this, cuz by law in the US, the ER must admit any patients who go there, with or without insurance.

True story, my mom recently had to admit to the ER, the bill came out to be $10,000 (USD), but at the end, she didn't have to pay one cent. SHE HAS NO INSURANCE!

The medical system is broken here, but it's not as simple as let's fix it.

> 在鄰國加拿大,入院到出院完全免費。

do you know how much tax they collect?!!! 全民醫療保健, people will start to abuse system. No, if you ask me, I do not want to pay for other people's medical bill.

(Yes, I live in the states for years.)

狂人 - Paul Sin 說...

雲:

哈,我也知道他的電影很有爭議性,亦也許不是百分百真實;然而我敬愛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 (他的電影曾四處被禁) 以及讓人笑中有淚的諷刺手法。

若你所言為真,那片中哭得死去活來的病人莫非在編故事?是否不同的州有不同的例?

我當然知道加拿大稅重,但美國又何嘗不是?又聯邦稅又州稅,只是有很多成了軍費吧。

狂人字

SC 說...

如果進了ER後會被Charge$10,000,而最後不用付這筆錢,我會覺得好好彩,但另一方面,我會問一個基本的問題,10,000的收費是否合理?看完這一套戲後也令我反思,當基礎服務與利潤掛勾後,最終會出現一個怎樣的狀態?這時我想到香港的領匯與東西隧收費。

當我還無知地以為美國出兵伊拉克是正義之戰時,Michael拍了華氏911,而現在我知道他拍的許多東西都是真的。

當那班被射殺的學生的家長出來支持槍械管制時,也是Michael拍了美國黐 Gun 檔案支持他們。

是的,我也很喜歡這位導演。

狂人 - Paul Sin 說...

正是!其實任何制度都會腐敗,民主與獨裁、資本與共產亦然。只是在物質主義與人性醜惡底下,我們實在應該反思政府所扮演的角色。

常常說,民主制度,沒有傳媒是不行的:後者讓每一票變成 Informed Decision。所以 Michael Moore 實在值得支持 :)

Orangutan 說...

比起之前的電影,sicko裡的Moore,已經沒那麼嘩眾取寵了。不過,與其視之為documentary,倒不如把他的電影看成editorial,會看得痛快一些。

美國醫療的sickness,人所共知。我看主要是太商業化,令保險公司權力過大,操縱了整個系統。但話說回頭,正是因為回報可觀,美國才會不斷研究新的藥物和醫療技術(雖然當中不少是垃圾)。

加拿大的全民保健,也不是如Moore所說那麼完美。因為法律規定不能收錢,很多非迫切的手術,就算有錢也要乖乖排隊,變相增加了系統的負擔。有些有錢人會乾脆自掏腰包到美國私家醫院做手術。(沒記錯的話,派錢那間應該是英國醫院)

所以,世上沒有完美的制度,但現在美國的醫療體制千瘡百孔,是不爭的事實。要看下一位總統的做化了。

這裡想回應Yun的一點:你說得對,沒有人想為別人付賬。但醫療和國防,教育,環境一樣,是common good,不是「用者自付」可解決的問題。你媽媽那一萬元,不也是「別人」幫她付了嗎?任何制度也會有人abuse,但我相信只是少數,亦有堵塞的辦法。總不會有人蓄意斬掉兩根手指去 abuse the system 吧!別的國家的確有比較成功的醫療,我認為,美國不應該因噎廢食。

還有,若把隱藏了的healthcare premium計算在內,加拿大的入息稅和美國相差並不太遠。無可否認,加國稅是重些,但醫療,公共教育,社會服務各方面都比美國好一點,平均一點。

話多了,狂人兄請見諒。

狂人 - Paul Sin 說...

Orangutan 兄:

見什麼諒?我正就在等你的回應 :) 說到底,只有雲與你等住在美國的朋友才能評論吧。我嘛,What I See Is What I Get :)

Paul

Yun 說...

哎呀﹐小女子既愚見﹐令各位見笑了。

可能我不太喜歡Michael Moore﹐所以才那樣說。﹕) 不是說他影片中所說的是全錯。但感覺上令我覺得他的手法是一面倒﹔不是真實地去探討一件事。有點像小報﹐也有點像那些專門影藝人素顏醜樣的娛樂版。那些不是藝人的真樣子嗎﹖是呀。但﹐我不喜歡這樣吧。因為每件事都有好有壞。(哎呀﹐我就是有點任性﹐其實我都沒看過他的片。真是罪過呀。) Paul﹐如果你當了笑片看那倒沒甚麼。但有許多人看了﹐以為那是事實的全部﹐那就是誤導人了。就算看的人明白到那不是事實的全部﹐但總會有些錯誤的影響吧。特別是那些不了解美國情況的人。(這也是我不會看他的片的原因。)

> 那片中哭得死去活來的病人莫非在編故事?是否不同的州有不同的例?
我也不太清楚。我在加州﹐但我相信﹐加州應不是唯一的州是這樣。記不記得ER那電視劇﹖那是Chicago﹐入ER時也是沒人查insurance的。(當然之後會。)

我說媽媽的例子﹐那當然是另一個極端。我是想說﹐有些事情不能舉個極端的例子出來﹐就下一個判斷。(唉﹐我的表達能力不太好呀。) 有幾個人好似我媽媽這麼好彩﹖也不會好多吧。我們在背後也做了不少「哀求」﹐也有各種原因才被exempt了。我們也感到很意外﹐其實預左點都要俾一半吧。

這裡很難說得清。不﹐我不覺美國醫療好。我只想說﹐如果你沒有錢﹐其實是可以得到幫助的。我聽護士說﹐其實每年醫院都虧很多錢﹐有人沒錢俾﹐他們預左了。

覆SC﹕那麼貴﹐也是因為真的做了許多檢查。媽媽那次的情況有點反常。這裡的醫療是很貴啦﹐所以那次也不是特別的貴。但正常入ER並沒有這麼貴。

覆Orangutan: 全民醫療保健﹐其實我也未知道自己的立場是甚麼。我也想好像歐洲那樣﹐或許政府就會更關注人們的健康吧。但這是個複雜的問題。我收回我那句吧。﹕P 有待新的總統﹐看看會有怎樣的proposal吧。整體上﹐我都想有全民醫療保健﹐但個system真的好broken。要有多方的考慮吧。

我覺得自己在這裡撒野了。嗯﹐我既excuse係﹕頂! 最衰都係Michael Moore啦! :P

KYL 說...

DVD:
http://www.amazon.com/Sicko-Special-Michael-Moore/dp/B000UNYJXQ

i 記o既medical plan, 將我「原本」要俾o既藥錢由USD2,6xx 減至USD180. 可能d 錢都係由我供款而黎... 不過藥廠真係賺到笑.

狂人 - Paul Sin 說...

KY,$2,6xx?! 你患上了什麼病?感冒?:)

Yun 說...

下﹖你沒有收到我的留言﹖兩天前寫的﹐很長的…… 嗚嗚~~ 不是你不想貼出來吧﹖

狂人 - Paul Sin 說...

下,是不是這一篇?除非廣告,否則我一定貼的 :)

狂人 - Paul Sin 說...

雲:找到了!剛貼了,對不起 :)

candy 說...

大陆的医疗体制及全民保健,存在很多问题,并不是每一位公民都能够享受到医疗保险,比如边远地区和农村也并不是人人可以享受到‘合作医疗’,在城市也有许多农民工、打工一族得不到基本的医疗保障,即使能够享受到的,如果真正病得很严重,医生给你的处方药里面,有许多是自费药(医生是有回扣的),可以享受医疗保险报销的只是其中的部分,所以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是生不起病的.
I hope see new artical here every day,really like here!

狂人 - Paul Sin 說...

Thanks, Candy. Unfortunately my articles consume much time to write, really can't afford a daily posting... YET (I can probably do that after I finish my Ph.D. :D)

candy 說...

hope you finish ph.D.:D ASAP.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