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1

Run (疾走羅拉)

多得一個新渠道 (不可說、不可說),有很多錯過了的電影都能重新找出來看。例如常常有人笑別人是「電車男」(包括吾友倉海君),於是便真的找《電車男》來看看 (當然了,片中電車男如此拙於言辭,與倉海君之滔滔不絕實在不能相提並論)。其中一套最近看過的電影,很想在這裏介紹。

《疾走羅拉》(1998;國:羅拉快跑、德:Lola Rennt、英:Run Lola Run) 是一套極之特別的電影。它揉合了分鏡、動畫、照片蒙太奇等各式各樣的電影手法,節奏明快而風格奇異,曾獲七項德國電影大獎,實在值得一看 (以下含內容)

影片講的是羅拉為了男朋友,要在二十分鐘內籌得十萬馬克,否則男朋友便要打劫超市。於是羅拉四處奔走,但最後籌錢失敗,結果羅拉參與了搶劫,命喪警察槍下。

就在羅拉彌留之際,她想起另一個可能性。於是畫面一轉,重回二十分鐘前。羅拉再跑,劫了自己父親的銀行,男朋友卻最後遭車禍而死。

又在男朋友彌留之際,他們進入第三個可能性,結果皆大歡喜。

聽來好像《蝴蝶效應》的倒帶再倒帶。然而,片中的深意並不止於生命的無限個可能,更涉及有情世界的你我、互為因果的龐大關係網;亦有網民提到片中男女懽平等的問題。

這些分析都很有道理;但片子一開始便說:遊戲只有九十分鐘,其餘的都只是理論

我十分同意。就算你將生命分析一千次,都不及真正去活一次。

我反倒被其中一句對白迷住:在頭兩次疾走,羅拉不斷在心中請求她的男朋友等她,她不斷說:「你等我」。但在最後一次疾走時,她忽然閉目說:「我等你」。這個「你」,是命運、是存在、是。轉句話說:她終於放棄了強求,選擇順從;正是人算不如天算嘛。

願我們在努力疾走時,都記得在心裏說:「我等你」。

2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我是自閉症中較擅長交際的一種,不是電車。另外,回應你最後一段,古羅馬人有句妙語:「情願的人,命運會帶領他,不情願的,則拖動他。」(Ducunt volentem fata, nolentem trahunt.)這據說是古希臘哲人Cleanthes所言,但現在只見於羅馬哲人Seneca的書信集中。

狂人 - Paul Sin 說...

好句!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