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3

Light (光)


物理學家離開了驅殼,飄浮在空中,看到了光。他問:

「你是神嗎?」

光答:「你說我是誰,便是誰。」

「那,你真的無處不在、超越時空?」

「怎樣才能超越時空?」

「嗯,如果用相對論解釋,只要達到光速,便能超越時空……」

「達到光速的,豈不就是光嘛。不如你告訴我,為什麼光能超越時空?」

「嗯,這樣說吧,如果在琴弦上使勁彈一下,整條弦線會同一時間感受到那能量,無分前後。現在光便是一種能量,或更正確點,是一個波浪,讓空間變成震盪的弦線,所以能瞬間穿越空間。」

「我的物理學家聽著,我就是那能量,而那弦線就是能量形成的宇宙。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是弦線上一個個的波浪:由小,變大,再歸於虛無。然而,能量不生不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便是所有這些能量的和。弦線的一端,是開始;另一端,是終結。但真相是,弦線的兩端是連在一起的……」

「噢,因為這個是無邊 (界) 的宇宙?」

「對。所以說,我是『阿耳法』(Alpha,希臘文第一個字母) 和『敖默加』(Omega,希臘文最後一個字母);那今在、昔在及將來永在的能量。」

「因為能量永遠守恆!」

「正是。我以能量,變換出天上地下所有的物質與生命;而你們這些愚蠢的物理學家,卻發明核子武器,將物質轉換成能量,殺害生命。」

「哈,如果說,我們物理學家是你拙劣的模仿者,那普天下在研究你的人,還要辯論你是男抑是女,豈不更無聊?」

「研究我,的確不如模仿我;但模仿我,卻又不如肖似我,矢志和我產生共振的。因為只有共振,能讓波浪變大、讓能量提升。」

「那就是神秘學所謂的『狂喜』了?」

「親愛的兒子,那是不重要的。你本在我內,我也在你內。你已經死了,今天你便會在我的殿裏,融合到我的能量之中。可是,只有一個大波浪的弦線,發不出美妙的音樂,只有波浪和波浪相互在弦線上交換能量,才能拼發出最美的音樂。有耳的,請聽吧!」

忽然,一串鬧鐘的悲鳴,加上一道強光射穿了物理學家的眼簾。物理學家只好不情願地起床,迎接新的一天。

2 則留言:

iTina 說...

打开你的Blog就没舍得关掉,一篇篇看到眼睛累~谢谢!

狂人 - Paul Sin 說...

Thanks for your visit, and glad that you like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