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0

Race (那兩小時七分鐘)

清早,想像會很冷,可能還有雨。袋裏準備了輕便雨衣,心裏有點慌。

原來,人多擠在一起慌時,感覺亦變得暖和。

還有半小時,緊張的心情叫我不禁內急起來,只好跑去麥當奴排隊解解手。

回來時,好的位置已沒有了。只好排在後面。心裏想,能不停下而完成便好,快慢那輪到我去關心。

一路上,人頭湧湧,感覺卻只有我一個。在你身邊的,並不認識你;認識你的,跟不上你,又或者早已越走越遠。剎那間,有一點明悟:這段路,只有我陪伴著我自己跑下去。

轉眼間,便看到貨櫃碼頭。心想,這裏不是應該很遠的嗎?剛消化了的早餐,竟又叫我內急起來!我跟自己說:你究竟要成績,還是要享受過程?答案實在太明顯,於是我再排隊解解手。

掉頭了,才忽然覺得,這有點像事業:初出茅廬的小子,總覺得前路康莊平坦,甚至漸漸覺得理所當然。

果然,很快便遇上傳聞中的低谷。走下坡的時候,有人選擇趁機淘汰對手,我則選擇趁機休息。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還是要繼續享受過程。

這個時候,我竟笑了起來。

走下坡並未是最可怕,最可怕是爬起來。很多人半途放棄,但我還是想,能不停下而完成便最好。

總算看到隧道盡頭的光,身心俱疲,但經驗告訴我,這時是人最脆弱的時候:當你以為最壞的已過去時,你便再承受不了最小的打擊。我知道,前路還是有小隧道、小斜坡。一天未到終點,還是不應放鬆下來。

最後,大大小小的天橋隧道都走過了,一路並未停下的我,竟一時鬆懈,覺得自己快到終點;怎料轉個急彎入馬師道時,前面竟又出現了條天橋。我忍不住用英文咒罵了一聲。我知道,那一刻,我代表了身邊大部分人的心聲。

迴光反照之下,我想起在快到澳門運動場之前,也有這樣一條天穚。是大會有意捉弄?

我真的很想告訴你,我跑了過去;但可惜我沒有。這個最後的上坡,我只能步行。當時我的膝蓋彷彿告訴我,如果我不顧一切要上,它們永遠都不會再讓我跑了。然而,我現在知道,我只是失去了鬥志。

走二十公里,其實不難,最難的,是最後的一公里。M. Chui 說過,你跑十公里也好、二十一也好、甚至四十二也好,失去鬥志的那一刻,總是最後一公里。這非關乎體力,純粹是意志問題。

我認識很多快要退休的高層、快要結婚的情人、快要死去的病人:他們面對的,就是這最難的最後一公里。

是,我沒法「跑」畢全程,放棄了最後那一段上坡。然而,我還是跑過了終點。回首來路,再也沒有人頭湧湧,因為大家步速有快有慢;但是無論跑了多少行了多少,甚至停下休息了多久,大家還是來到同一個終點。

那就好。

而我,又笑了。

原來,由始至終,這段路只能夠由你陪伴著你自己跑。

2 則留言:

過路貓小姐 說...

你跑全馬還是半馬 ?
2小時..不可能是10k 喇~

你真的一個人跑 ??? 沒可能的吧 ?

不過還真的喜歡你這個比喻~:p

狂人 - Paul Sin 說...

哈哈,兩小時,當然也不是全馬;你未必太看得起我了 :)

當然了,我有九千幾人陪砲;但感覺,總是一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