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7

Fate (命)

自己接觸各種玄學,已近十八年,也算一條好漢。不敢說自己能趨吉避凶,亦不想導人迷信,但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從而對人生的感想。有信仰的,看過便算罷,因為:
在你中間,不可容許人使自己的兒子或女兒經過火,也不可容許人占卜、算卦、行妖術或魔術;或念咒、問鬼、算命和求問死者;因為凡做這些事的人,都是上主所憎惡的;其實就是為了這些可憎惡的事,上主你的天主纔把他們由你面前趕走。(申 18:10-12)

而且:
無論誰,使這些信我的小孩子中的一個跌倒, 倒不如拿一塊驢拉的磨石,繫在他的頸上,沉在海的深處更好。(瑪 18:6)

我倒未想沉個網誌落海。



一切由《易經》開始。要學習我國文化,總是由四書五經開始。作為五經之首,《易》卻偏偏是最不類儒家的書籍。它談官鬼、問生死,夾雜陰陽家的思想。孔夫子曾說:「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我倒未能像他那樣,心癢癢等五十年有書不看。所以一開始便學易卜。還記得我讀的第一本《易》是孫振聲先生的《白話易經》,提到要占者集中精神,嚐試產生「感通」才起卦,竟亦提議信徒們可先用「天主經」(即「主禱文」) 祈禱來集中精神!

我國的玄學分五種,所謂五術:山、醫、命、相、卜。「山」是指老莊隱居、神仙之術,亦有說是風水堪輿術;「醫」就不用多說。至於「卜」,則是占卜。《易》正是卜的一種,主要是問吉凶,是主動出擊型的術數;古代將帥都要懂易卜,起碼能在碰上分岔路時,先問問那條路有伏兵。所以《易》一開始便是我最愛,因為《易》裏沒有宿命。《易》裏還有個重要的思想,便是陰極陽衰、否極泰來 (「否」與「泰」都是卦名)。所以任何時候,千萬別灰心喪志,也別得意忘形。

以前學「相」時,總覺得個樣乃天生的,有點宿命;然而,人大了,發現真的「相由心生」。若你比較自己的雙手,明顯地有一隻是不會變的 (先天),但另一隻則會隨著你的決定而改變 (後天)。

有位基督徒朋友,最初批評自己的家人不應追看有線電視蘇民峰的相學節目,結果自己最後卻一邊追看,一邊良心不安,剎是有趣。其實聖經也有說神將我們的使命印在我們的掌心,只不過神不想我們花時間研究這些而錯過生命本身 (註)

「相由心生」其實帶出了一個訊息:別管外表,也別怨命,因為性格決定了命運。你脾氣差,自然睡得不好、暗瘡多;最後樣子不好看,別人不喜歡你,而你脾氣則更差。惡性循環底下,做成了「自我應驗預言」。所以相並不完全天生、完全宿命。還記得有一段時間我想過不讀大學,而去做生意;手掌代表財庫的太陽線立即中斷了。到我回心轉意時,它又重新接駁起來,前後不過半年的變化。

我倒一直不喜歡建基於出生時辰的「命理學」,包括四柱推命、皇極經世 (即「鐵板神算」)、紫微斗數等等。然而小弟「貪狼坐命」,實在忍受不了放著有趣的東西不學,於是最後還是學了點皮毛。

「知命」讓我明白了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人生沒有十全十美。天上的吉星凶星,落到我們的命盤上,總是不會多不會少,分別在於落到那裏。於是有錢 (財帛) 的人,可能健康差;婚姻 (夫妻) 差的,父母健在;朋友下屬 (僕役) 得力的,兄弟緣份薄;年少得志的,可能老來無依。所以命裏有時終須有,真是沒什麼好或不好的命。最緊要珍惜生命的每份禮物。

命盤中有所謂「殺破狼」,乃是指七殺、破軍、貪狼三星排成一個等邊三角形。聽個名就知唔係好野。它們的出現,代表生命裏很動盪的時間。我老板曾在大限中遇上,在它們的影響下生活了十年。那十年裏他由澳洲回留、失業,但在最徬徨的時候卻生了位千金;跟著在顧問公司裏做了一個蝕大錢的項目,卻跟著完成了一個極成功的;之後成了香港某銀行的署長,更在「殺破狼」大限裏的最後兩年升了做亞洲區的署長。據小舅說,外號「神童輝」的商人,十年裏大起大落,也是因為「殺破狼」。小弟曾在流年裏遇上,便已差點累得半死。然而,「殺破狼」充份表現出有危就有機的道理,正是:「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說到這裏,我又想起以前曾和大學宿舍的另一位基督徒朋友一起天天查經,卻又同時將宿舍裏三百多宿生按星座分類,觀察星座與性格的關係。結果發現真的有點關係。姑勿論是 Barnum Effect 還是懂得星座的宿友在 Self-Fulfilling,甚至是 Illusory Correlation,我倆總是能在兩、三次之內估出對方的星座。星座分地 (土)、水、火、風 (即「四大皆空」裏的四大原素),以及主導 (Cardinal)、固定 (Fixed)、和多變 (Mutable) 等兩組屬性;我們至少能猜對其中一組。朋友於是最常問的,便是和情人是否夾得來?我常想,我話唔夾,唔通你地會因而分開?追女仔前,又叫我起個卦,看看會否成功;我又想,唔通我話唔得,你會唔追?

我想說的,是「優點即是缺點」的道理。每個人的優點,就是缺點。做事謹慎的,缺膽色 (土性);溫柔的,情緒化 (水性);有創意的,無毅力 (風性) 等。到現在,我還是忍不住將所有認識的人用星座分類。很多人也說,「貪狼」主酒色財氣、是大桃花;但貪狼卻同時是「北府解厄之神」,皆因他們什麼都學、他們的桃花亦讓他們什麼朋友都交,所以有問題時他們一定幫到你。在《塔羅牌》中,沒有智慧的「愚人」才能開放心胸去冒險,被綁起的「吊人」反而可以順其自然地觀看世界:「缺點亦是優點」。

拉雜地說了這許多,只是想說,命,有好的地方,就自然有差的地方;運,有禍亦即有福;人,其優點也就是其缺點。性格,決定了相,也決定了命運;一時的順逆,便別放在心上,因為否極,便會泰來!



註:對不起,我讀過,但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出處,唯有後補;最接近的可能是:
God placed signs or seals in the hands of men, that all men might know their works (Job 37:7)

神將徵兆或印放在人的手裏,讓他們有機會知道自己的工作 (當然,這是我的「曲解」,和一般的中譯本不同。)

還有:
幸福之日,你應歡樂,不幸之日,你應思慮:幸與不幸,都是天主所為;其目的是叫人不能察覺自己將來的事。(訓 7:14)

3 則留言:

倉海君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珊 說...

足足等了一星期,還未見到你寫 Fate (命: 殺破狼), 我很想知。

狂人 - Paul Sin 說...

倉海兄、珊:

哈哈哈,可以說的,已說;不言說,不可說、不可說!

所以,別等 :)

狂人字

附:「不可說不可說」在佛經其實是單位,等於 10^(1.8*10^37),亦即很多;我這裏只是曲解。詳見:「華嚴數字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