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5

Trip (公幹今昔)

曾幾何時,出國公幹是一件大事。機場總是擠滿送機接機的鄉親父老和依依不捨的良朋戀人。現在在機場等候的,只有酒店派來的司機。

曾幾何時,出國公幹是一種榮耀。現在只有剛剛畢業的學生才會熱衷於公幹,求職者的要求變成「不得離家多於 20% 」。

曾幾何時,出國公幹有很多福利。食的住的都是最好的,飛遠一點都有商務客位,每三天可以在酒店洗熨一次衣服,還要每天有現金津貼 (Per Diem、Hardship、Allowance 等)。現在衣食住行都要省:每兩人分住一間月租平房、環遊世界都是經濟艙、長途電話報平安止於五分鐘、津貼免問……

大公司大都已外判訂購機票酒店的工作,而那些代理的工作是幫你找出最便宜的機票,以至每次公幹乘的航班都不一樣。航空公司的安全性從不在他們考慮之列,所以你若要飛得安全或累積飛行里數,便要在你想選乘的班機前後,滿滿地安排不同的會議,然後跟他們說你沒有其他時間可選擇;否則你便可能要和異國的異味一起乘飛機了。

飛機上亦因縮減成本,變得樣樣都要收費,甚至包括只值幾塊錢的汽水與三文治。機場就更節約:好像堂堂上海國際機場,竟會整個翼十多個閘口一起停電,難怪常常誤點。

這樣下去,又有誰會想公幹呢?



多年奔波於各大機場,亦有不少趣事。其中最深刻的,是在印度機場。當大部分城市都有電子機票的時候,印度仍然堅持要有印在紙上的即日機票,才讓你進入機場。小弟會議長短不定,天天有突發事件,所以改機票是例行公事;怎料那次用電話改早了機票,卻忘了去取修改時間的貼紙。於是機場門口荷槍實彈的軍官便認定我是巴勒斯坦恐怖份子,無論如何都不讓我進去,亦不肯幫我叫櫃位的職員確認。在機場外邊的航空公司辦公室,卻只開朝十晚三,中間午飯兩小時。當時才早上七時半時,飛機卻在八時半起飛,情況異常凶險:流落在印度與流落在亞洲其他地方,簡直不能同日而語!

最後我靈機一觸,以落後治落後,用筆硬將自己機票上的時間改掉,再試試闖關。那軍官對我儘管一臉疑惑,但明顯地對自己國家落後的情況並不懷疑,於是我便順利闖過了。如斯保安,認真兒戲!



無論如何,隨著世界變得更平,海外公幹便變得很難避免;我老板便索性搬到東涌,方便出差。路上的戰士們 (Road Warriors) 亦發展出一套學問,包括行李盡量輕便和不要寄倉、鞋子要盡量容易脫掉、皮帶扣要用膠的、要帶水甚至帶面膜上機、什麼 Qantas 比 Cathay 容易累積飛行里數、要有 Lounge 最好申請大來信用卡、早了到機場可以改早一班機離開、在最後一刻才到又能增加升級為商務客位的機會等等,再加上最近一連串新的保安措施,以及如何應付亞洲四處潛伏的颱風、地震、政變等等,簡直應列為大學必修科之一

也不知電訊發達的成果在哪裡?電話、電郵、視像會議等裝備又有什麼用?

4 則留言:

Ka Yun 說...

雖然小弟不是剛剛畢業,可是仍愛公幹(省掉「出國」二字... 現在大多只是「穿州」公幹). 未回覆的私人電郵、未整理的相片、未看完的dvd, 一一可在候機時處理. 平日大多藉口把這些東西推搪不做. :>

津貼嘛, 總算還有meals - 有上限的actual meal expenses.

為免寄倉, 牙膏和頭臘周四/五放在客戶處, 待周一才取回...

狂人.Paul Sin 說...

哈,我最近在想,可否將旅行裝的牙膏、洗頭水等袋進褲袋?又不是金屬,理應能順利走私!我試過再告訴你。

道士 說...

漏到一褲係﹐尷尬之餘﹐要化驗下係唔係毒你就死。

Pei Pei 說...

当空中飞人很辛苦吧?好好照顾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