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2

Fire (薪火相傳)

相信輪迴的人,曾經舉過一個譬喻:肉體如火柴,靈魂如火焰。儘管火柴會被燒盡,火還是會被下一支火柴傳下去的。

這個譬喻有個邏輯上的問題:沒有火柴,火能獨自存在嗎?不能罷。如果火能憑空存在,那便不需要有火柴,火便能永恆存在。

那火跟火柴,會像花香與花一樣,是火柴的一部份嗎?又不是。若是,則上一支火柴的火與下一支火柴的火便不是同一個火。

甚至乎,沒火的火柴,還能叫火柴嗎?不能。火柴是一個「假名」,只有在能燃燒的條件下才叫火柴,否則只是一支木條。

因此,火不是火柴,亦不可以沒有火柴。火柴不是火,亦不可以沒有火。一支火柴的火與下一支火柴的火又是有關,又是無關。這就是「中道」。

因可燃無燃 不因亦無燃
因燃無可燃 不因無可燃
--《中論.觀燃可燃品第十》

由火與火柴,引申到另一個問題:若一支火柴燃點起下一支火柴,那火是由什麼時候不再屬於前一支火柴,變成下一支的呢?回到真正的問題,如果「生」是因,「老死」是果,那「生」是在哪一刻生出「老死」的呢?明顯地,在「生」的一刻,「老死」便已開始了。生死本是一體,是同一回事,就像燃燒與火柴,是同一回事一樣。

有人以為,世上有只生不死的方法,窮盡一生去尋找長生不老藥;有人則以為,世上有不再「生」的方法,所謂「不還」,不生便不會再死,於是窮盡一生去尋找解脫。問題是,從生死輪迴中解脫出來的,是什麼呢?這等於火對火柴說,燃燒太痛苦,我要永遠離開一支又一支的火柴。那火還能存在嗎?

因此,「生」、「老」、「死」等現象,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實體或力量,而是一個不斷進行中的過程。說它們其中一個比另一個早出現,是因,另一個晚出現,是果,抑或說它們同時出現,其實都不恰當,都是將動詞名詞化,都不合邏輯。

若使初後共 是皆不然者
何故而戲論 謂有生老死
--《中論.觀本際品第十一》

2 則留言:

Apache Wang 說...

无死,生便也无从谈起。方死方生,方生方死。知其所以然,而依旧对死有敬畏,对生才能更好的珍惜与体味。实在是引人深思的好文!
对于名词化,近日一直为其所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koML0_FiV4
这里有一个造词来描述现象的一系列精良制作视频。
这不禁让我思考,当我们称一种过程,一种现象为一个名词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如何完成对名词定义的共同认知?还是说造词只是黄叶骗小儿,只是起到止啼的效果,让人可以对其方便讨论的一种作法呢?

Paul Sin 說...

Apache:

謝謝你的留言與分享。文字詞語,不過是對一組經驗的標籤。如果我們沒有共同經驗,那字詞便毫無意義,就像愛斯基摩人能叫出廿幾種雪花的名字,我們卻摸不著頭腦一樣。對文字執著,卻成了人類分歧的源頭,因此必須把這執著瓦解。

我們的愛情、生死、開悟都不一樣,所以在神秘的生命之前,文字便變得蒼白無力。

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