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5

Mahjong (雀友)

近日真的忙得不可開交。有朋友問我,為什麼一直想到大學教書,卻又回到顧問行業?他沒想到,其實顧問的工作就是教書。只不過教的是企業,而且經常今天才知道明天要教什麼,結果晚晚準備「教材」到半夜,翌日又要講足大半天,還要擔心別人發現你其實不夠資格。

由於這份工作實在太傷神,以往我是任何空檔都閱讀的,現在只夠精神在上班乘車時讀,下班時便只好閉目冥想。不過一天見幾個客,句句說話都要搞盡腦汁,又怎能話靜心就靜心?結果我開始了漫長的「雀友」生涯。我發現在打麻雀時,未輪到自己的話,我的腦袋是真正空空如也,簡直是進入了禪定一樣,到自己摸牌時才回魂,有時連在造什麼牌形都不記得。

「雀友麻雀」是日本麻雀,有幾十種計番數的牌形。我由不懂到沉迷,結果竟然贏得整套金麻雀!每隻金麻雀都需要勝出三次八局的淘汰賽、十六局四圈的準決賽、十六局四圈的決賽等等,大概要打 56 局才有一隻麻雀,還有機會重覆拿同一隻,要再重打。幸運的話,你可以在勝出 2,856 局,即 714 圈之後,集齊整套金麻雀。由於經常拿到相同的麻雀,結果我打了 4,032 局,即 1,008 圈後,才拿到整套麻雀。我估計,以平均兩分鐘一局,我至少花了 134 小時或 5.6 人日才完成!


打了過千圈麻雀,可謂什麼番數都胡過:


也胡過大部分牌形:


打了這麼久,我也有一點一點領悟:牌一上手,而暗示了它要胡什麼。一手命中註定要成為「全帶么」的牌,是不能勉強成為「清一色」的。就像雕像早已在石頭裏,雕刻家的工作只不過是把它釋放出來。不過,你也不能忽略對手。儘管你手上有七成是筒子,但上家對家都做筒子,那只好趕快轉形。有時有七、八隻筒子,卻不斷摸萬子,那也是命運叫你轉形。總之要活在當下,不要執著你天賦的優勢。是否與人生好接近呢?

你也下載試試吧。也許在過千圈戰鬥之後,你也會變成哲學家,甚至可以得道!

2 則留言:

匿名 說...

mahjong game is good precaution vs dementia/senility

MAY SO 說...

其實身邊好多事物也可以令人悟出人生哲理,重點是你會否感受、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