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6

Teach (教)

讀書的年代,很流行替人家上門補習,賺點外快買書讀。這樣便學始了我的教學工作。當時我有不少家境富裕而又獨生的學生,因為想有人陪而補習。我於是跟他們說,只要你自己能證明給你父母看,你的成績有進步,那我每次上門便只和你閒聊與打機。結果我便以每小時幾百元的高價做別人的打機拍檔,可謂超級優差!

第一次正式上台教書時,我只有十九歲。話說當時考完試,見到報紙有電腦中心招收應屆會考與高考畢業生去讀電腦文憑課程,我於是跑上中心,跟職員說:「你既然招收了那麼多學生,自然需要老師;作為電腦奇材,不請我便是你們的損失!」職員卻認為我太年輕:「那些學生的年紀比你還大!」結果我要入房和那中心的負責人直接理論,談了足足三個小時才取得我的第一份教職,亦讓我發現了自己最熱愛的工作 (這個故事,五年前已寫過,只是這次詳細一點)

自此之後,我教過無數的學院與學科:由明愛六歲學 Logo 的小妹妹 (連 Sir 同 Miss 都未識分,不斷叫我做 Miss)、到六十歲再培訓局學倉頡輸入法的伯伯,也包括理工想學宗教的學生、東華三院學殯儀的從業員、贐明會學剪髮的義工、以及無數英國與澳洲的商學院在本地舉辦的工商管理碩士與博士課程等等,難以盡錄。總之有人讓我上堂講書,幾多錢我都講,講什麼都可以;一講,我就熱血沸騰。雖說「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但我實在太熱愛這份職業。可惜教書的收入始終與正職有段距離,未能讓我全職投入;但就算我在顧問公司任職時,都會抓緊每個為公司在亞洲各地培訓新丁的機會,務求可以「登台」。正如我經理人崔博士所言 (即以前提過的那位 M. Chui),一段時間無書教,感覺便如毒癮發作一樣難熬!

時至今日,多得同學們的厚愛,我的評分一直都不錯,亦因而結交了不少朋友 (由於不少學生的年紀仍是比我大,所以我都習慣叫「同學」,所謂「教然後知困……教學相長也」)。不過,說來有趣,十多年來從來沒有學生送感謝卡給我。最近竟然收到了我平生第一張,所以一時感動,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也想向 IAM 的同學們再說一聲:謝謝!




5 則留言:

albertwui 說...

哈哈,講起來小弟也算是Paul兄的半個學生。記得當年你即席教我的占卜,可惜從來沒用過,慚愧慚愧。那張圖我應該還夾在記事本裡,感恩。

Paul Sin 說...

哈哈,這個都算?那寫不完啦!善易者不卜,你已成為高人啦!

albertwui 說...

不懂卜者也不卜啊XD
糟糕,我們的香港之約一直未能成行...

Paul Sin 說...

隨緣隨緣 ;)

匿名 說...

能做你的學生是一種福氣,希望你教書同時能得到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