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8

Memory (回憶)

每次在大學教世界宗教,我都會粗略統計一下同學的信仰分佈。一般來說,大部分同學都自稱無信仰。我一點都不奇怪。靈性上的追求,始於現世欲望的終結。十幾廿歲,心中所想的,一般是追女仔搵工上位儲錢買樓結婚生仔,有條件的買名牌去旅行找美食學跳舞換電話趕時髦等等。這個,是「達爾文階段」,也就是在社會求存的階段。

我身邊的朋友漸漸過了這個階段:事業上到了極限,上有高堂下有妻兒,唔憂柴唔憂米,每天營營役役,但係唔知為乜。大家坐埋,最大的問題不是歐債危機還是雙英爭特首,而是還有什麼東西值得做?說得老套一點:生活究竟有什麼意義?

之所以有這個問題,我覺得一來是社會富裕了,二來是我們長命了。在二十世紀初,人類平均壽命只有四十歲,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已是「晚年」。人什麼時候會問有關生命與意義的問題?當他想到死的時候。不少人問我信不信來年是世界未日,我都只會說,世界會不會未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遲早會死。當大家來到這個關口,終於發現自己經營了這麼多年的基業與關係,最終只不過是過眼雲煙時,大家便會問:有什麼東西值得做?

一般人會選擇追求虛榮、搞慈善、又或者搞藝術。

我則先會問:你相信人死後還有生命嗎?這個問題,是一切信仰的基礎,也是整個人文學科的基礎。因為如果你相信人死如燈滅,那麼接著要做的,便是享受人生。你絕對可以暴飲暴食、濫交、吸毒、豪賭等等,只要不干預別人享受人生,那想做的,便趕快去做,像「船頭尺」那樣,於死之前一天,用完最後一毫,便最完美。

不過,如果你相信人死後還有一點東西,姑勿論是個叫「靈魂」的東西等著去受審判並上天堂下地獄,還是以「中陰身」去投胎六道又或到涅槃,又可能三魂歸天七魄下地白日飛升奪舍還陽,也許我們就真的以後住在尼羅河或恆河西岸,甚至去了虎豹別墅內的閻王十殿,背後都有一個假設,便是你會保留你的「記憶」

試想想,如果這個姑且叫「靈魂」的東西,沒有「記憶」的話,那耶穌 (Jesus)、閻王 (Yama) 或者奧塞利斯 (Osiris) 審判些什麼?如果我每次投胎都真的被「洗腦」,沒有一份在「雲端」的記憶拷貝 (像 iCloud 那樣),那如何記錄我的修行次第?誰知道我修到「一還果」還是「不還果」?又怎會有人修得宿世通、成了記得前世的活佛、又或在催眠後懂得說非洲方言?

萬般帶不走,只有「記憶」隨身,「記憶」才是「生命」的本質。在現世累積的一切,都是橋上搭屋,早晚腐朽。追求名利、健康與功德,都只落入「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相」嘛,畢竟是幻覺。只有「記憶」,永遠跟著你,亦其實就是你。你想想在「奪面雙雄」裏,「我」不是靠身體、也不是身份、更不是所擁有的東西來定義的。「我」記得什麼,「我」便是什麼。不少失憶的故事便反映出這個道理。親人腦退化,便等於失去了親人;多重性格也是「記憶」被分割的病症。你可能會說,自己經常失憶,昨天做過的東西都記不起。不過,心理學一早便證明了,「記不起」不等於「記憶不存在」。我曾在《記憶、意識、靈魂》裏提到過「意識的永久記錄 (The Permanent Record of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的實驗,證明記憶是不滅的。

我們不需要揣測記憶是如何存在,坊間早有不少看法,好像游離的電磁波等等。我只想說,如果萬般帶不走,只有「記憶」隨身,那唯一值得做的事,便是儲蓄東西在記憶裏。我個人喜歡將各種各樣的知識儲進去,我也會對別人各種奇怪的要求 (以及對我來說,神的奇怪要求),抱著非常開放的態度 (Open to Experience),並不斷聆聽身邊天使們的訊息,然後實行。例如無啦啦有新加坡朋友叫我去柬埔寨幫手建屋,我二話不說攞假便去。我相信,你無啦啦想到找我,冥冥之中便安排了這份經歷給我的記憶,「忙」便絕對不會是藉口,因為其他事情會自動讓路。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因此而做了很多很多「無謂」的東西,那些對自己、事業、財富、名譽、甚至對任何人都無明顯好處的東西,也學了很多很多「無謂」的東西。總之,不要理性地考慮,只要遇上不尋常的事 (Out of Ordinary),便投身去學去做。

為了什麼?只不過是「為未來回憶」罷了。假如我將來在地獄永遠受苦,我也希望能記起你們,回味這精彩的一生。

17 則留言:

albertwui 說...

Paul,我永远都会记得我们一起吃过的咖喱饭:)

狂人 - Paul Sin 說...

多謝你!;)

KY 說...

唔...我工作冇上位、冇儲錢買樓、冇生仔,又冇買名牌冇去旅行冇找美食冇學跳舞冇換電話,但係又冇去諗有咩值得做,都唔知自己係無慾無求,定係已放棄生命到一個連自殺都懶得去做o既地步.

唯一做o既,係跑下步。跑步令我知道自己仲未死,仲係在生...

匿名 說...

就算不相信有神,想要為所欲為過一生,也需要有錢呀,大佬!

狂人 - Paul Sin 說...

富有富的享受,窮有窮的玩法。

匿名 說...

有諗過人一死,係咪就一切都煙消雲散,一生經歷,所作所為又有何意義?生命究竟是怎麼回事?

想到過世的父親,他只不過成為一堆灰塵?在極樂世界?抑或輪廻轉世了?

如果真的有靈魂,有輪廻轉世,好怕會無咗今生記憶,我希望能記住至親,唔想就咁無晒。今世是無力報親恩,令父母享清福的了,如有來世希望再報!

匿名 說...

enjoy the song MEMORY from musical CATS [also ts eliot poetry]

狂人 - Paul Sin 說...

如果無記憶,靈魂與輪迴都不值一提。如果所有靈魂本是一體,你對自己好也就是對去世的親人好。至少,我是這樣想。

匿名 說...

I'VE JUST REMINDED MY STILL LIVING MOTHER THAT SHE IS AN IDIOT SOMETIMES IN LIFE. HOPE HER MEMORY WON'T BE THAT IDIOTIC IN FUTURE.

匿名 說...

there're all kinds of memories....look at what happened to the taiwanese biz man on his way to airport yesterday.....also the twin sister who threw herself down a bridge last night....such tragic memories are better forgotten in eternity....so far there's no time machine [despite stephen hawking's wish] for traveling to the past/the future

狂人 - Paul Sin 說...

Tragic memories are material (資粮) for us to progress, either in this life or the coming ones. Along with other memories, they won't be forgotten.

匿名 說...

is there PROGRESS for humanity? i doubt that really!

匿名 說...

或许,你应当先定义一下什么是生命。一颗石子、一把椅子里面有没有生命、是不是一个生命?我们小时候会有这样的疑惑吧,不会那么理所当然地觉得只有看起来是活的东西才有生命吧?
你的问题还有另一种回答,就是“不知道”。这么想的人,我想未必都是没有信仰,大概只是没有宗教信仰。无论是人死如灯灭还是“记忆是生命的本质”,真有那么重要吗?“我是谁”真有那么重要吗?我们不是袭其他生命而后来又归到其他生命中去吗?我现在是这么想的。而且即使世界末日真的来临又怎样?只要这个世界末日不是人类带来的。因为人类可以把自己玩完,但是没有权力让别的生命陪葬,也没权力让地球陪葬。
不过我还记得几年前自己写下的目标:“储存记忆,储存金钱”,写完就撂在一边了,哈哈。——landywoo
(三个多月来第一次翻墙成功,全赖我哥帮忙,临行前来冒个泡,哈)

狂人 - Paul Sin 說...

你這個是很道家的思想,有意思 ;)

匿名 說...

惭愧,迄今连《道德经》也未读过。在今年的书单上。——landywoo

匿名 說...

人世仲有許多有關二次大戰的記憶---今日有澳洲網客問我一把德国軍刀可否合法售往該国---那把刀有冇用來殺人?

匿名 說...

大部份人的回憶都係ordinary, mediocre ---金錢, 親/友/愛情, 工作事業 --- 時间及死亡都会使這一切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