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8

Mantra (密咒)

但凡宗教,皆有顯密。好像友人 Zeke,便曾殫心竭慮,找出神的希伯來名字,全因神的名字,在猶太教裏,是一個秘密。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因為它力量太大,不能隨便讀出來。

但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使用密法,一定要誠心相信,不能有半點懷疑。南師曾記,兒時在鄉下,有人以《大學》章節當咒語治病,一樣靈驗,全因一個「信」字,所謂「誠則靈」。如果你不信,念咒前沒有齋戒沐浴、誠心正意,我就算告訴你神的名字,你也發揮不了它的威力;相反,如果你辛苦求得咒語,真心相信,就算你發音不正確,它的力量仍是無窮的。二千年前的羅馬人,亦有用咒語治病的。

所以,其中一個千古秘密,就是人的說話,擁有龐大的力量。
「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Jn 1:1-2)

神造世界,也是靠說話;說「有光」,便有光 (Gn 1:3)。在靈智派 (Gnostics) 裏,咒語「Abrahadabra」也有「如我所言去成就」(I will create as I speak) 的意思 (背後亦有占數上的意義)。耶穌驅魔,也只是一句話;但祂的門徒卻未能成功,被耶穌罵為「無信」,並說:「假如你們有像芥子那麼大的信德,你們向這座山說:從這邊移到那邊去! 它必會移過去的;為你們沒有不可能的事。但這類魔鬼非用祈禱和禁食,是不能趕出去的」(Mt 17:20-21)。

金剛藏菩薩在《圓覺經》裏問佛陀:「唯願不捨無遮大慈,為諸菩薩開秘密藏,及為末世一切眾生得聞如是修多羅教了義法門,永斷疑悔」。留意最後一句「永斷疑悔」。就算為你開示「秘密藏」,你也要「永斷疑悔」才成。

現代所謂「身心語言程式學」(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也是同一個道理。我亦多次在這裏解釋《心如工畫師》的道理。

眾生癡愚,太平凡簡單的東西,大家都不相信;反而神神秘秘、添油加醋的方法,大家特別相信。不少迷信的東西,好像堪輿、符咒、水晶、甚至佛像等,它們的確可能靈驗,但它們的力量全來自你自己,你內在的神性佛性。你相信它們的同時,亦把自己的力量投射了出去。

因此,佛經裏的咒語,全都是梵文音譯,法師都叮囑你不要問,只要全心持咒。好像《心經》裏,便有般若波羅蜜多咒:「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讀如:Gate Gate, Paragate, Parasamgate, Bodhi Svaha。可惜我冥頑不靈,忍不住去查證了它的意思。現在唯有想辦法把其意義忘掉!

寫了這許多,緣於我最近讀了一本深具啟發性的書,就是《藥師經》,全名應為《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它讓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密法,包括手印、咒語等。更重要的是,它開示了為何要修道、悟道。

讀不少了義經,好像《金剛經》、《圓覺經》等,都一味在「解空」。既然一切皆空,有時不禁要學普賢菩薩般問一句:「若彼眾生知如幻者,身心亦幻,云何以幻還修於幻,若諸幻性一切盡滅,則無有心,誰為修行,云何復說修行如幻」,即是在問,如果此世間所有東西都是虛幻的,那你怎能用這個虛幻的身體,去修虛幻的法門呢?解空第一的須菩提曾說「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亦既是說,連佛法都不是法。然而,撇開因明邏輯辯論,藥師卻為這個問題,提供一個答案:眾生正應利用人世間虛幻的苦,去修本性的慈悲。

藥師之所以稱藥師,全因他發願學佛時,完全是為了醫好「諸有情」、即大家身心上的疾病,而不為自己的福祉。琉璃光,乃是天空清淨無雲的天藍色。本願,乃是他成佛前立的十二大願,其中包括讓眾生一無所缺、遠離邪道、無諸疾苦、眾病悉除、轉女成男、脫出刑獄、飲食飽足、華鬘塗香、速證菩提等等。這些,才是一個人去修道應有的本願,而不是得到某些神通、到達某個境界、或脫出生死輪迴到達極樂,因為這些都是些自私的願望,而為著這些願望,是不會得道的。

在天主教裏,也有很多人唸玫瑰經。唸玫瑰經的,很多為了「大赦」。「大赦」的意思是能赦大罪,最終目的仍是讓自己死後上天堂。教徒不知道,唸玫瑰經等於持咒,聖母顯現時曾說,若能人人唸玫瑰經,力量可大至延遲、甚至阻止世界大戰發生。這才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推廣玫瑰經的原因。

話說回來,有別於西天的阿彌陀佛,東方的藥師佛是入世的、是濟世的,是燃燒自己以救眾生的。救的方法,就是在你有需要時,持《藥師經》裏的藥師咒:「那謨薄伽筏帝,裨殺社窶嚕,薛琉璃缽剌婆喝囉闍也,怛陀揭多耶,阿羅訶帝,三藐三勃陀耶。怛姪阤:唵,鞞殺逝,鞞殺逝,鞞殺社,三沒揭帝娑訶」。其羅馬拼音就是:Namo Bhagavate, Baisaijya Guru, Vaiturya Prabharajaya, Tathagataya Rhate Samyah Ksambuddhaya. Tadyatha: Om Bhaisaijye Bhaisaijye Bhaisaijya Samadgate Svaha

南師曾於西藏受灌頂,得傳密法。他在《藥師經的濟世觀》裏,再三叮囑,別要知其意思,此乃秘密。在西藏有高僧能持此咒,在空水樽裏練出神丹,治一切病苦。《藥師經》裏亦有燃燈續命之法,甚似諸葛亮當年用以續命的法壇。

南師更將不應外傳的手印傳出,讓大家修習。當然了,要練成神丹,或要用咒治病延壽,背後需要無窮的信心。有一念疑惑,便前功盡廢。很多朋友懂得結密宗手印,好像著名的「臨兵陣者皆位列在前」,但卻毫無效用,皆因大家鬧著玩。這與咒印無關。

南師最後竟將秘密中的秘密都說出來。原來經中十二藥叉的名字,俱為咒語,即:宮毘羅大將,伐折羅大將,迷企羅大將,安底羅大將,頞你羅大將,珊底羅大將,因達羅大將,波夷羅大將,摩虎羅大將,真達羅大將,招杜羅大將和毘羯魔大將。念時不用「大將」,但最後要加:菩薩摩訶薩。全句為:Kumbhira, Vajra, Mekhala, Antala, Anila, Sanila, Indala, Vapila, Mahura, Cindala, Caudhula, Vikara, Bodhisattva Mahasattva

十二大將的名字,皆有意思。有研究佛經的,自然一看便知。好像「伐折羅」(Vajra),即是「金剛」。不過同樣不應問、不要知。《圓覺經》裏問問題的十二菩薩,亦代表著十二個學道的法門與步驟。例如我們現在讀經,正是「文殊」之意,因此不應將菩薩當偶像來拜。十二藥叉一樣有手印,不過我不敢肯定,所以不敢附圖,誤導大家。

其實,我這種為了學問不要修為的,咒語的意思還是全翻出來了。不過我不想壞你修行,也許我會遲些放在「回應」裏。

好,既然修道為濟世,那行醫、做義工等便成,為何要學道悟道呢、「以幻修幻」呢?我個人認為,悟道,是為了容易持戒與布施的方便,最終是方便慈悲濟世。譬如說,要食齋,食欲實在難忍;但若你能觀照一隻牛如何被宰殺,想像牠被水煮火烹之痛,要戒便容易多了。年輕時,正是「戒之在色」之時,我曾在《紅樓夢》裏學懂一個方法,就是幻想美女變成白骨的樣子。在《紅樓夢》的十二回,賈瑞愛上了王熙鳳而不能自拔,跛足道人於是送他一面「風月寶鑑」,在鏡的正面是王熙鳳的裸體,反面則是她變成白骨的樣子。可惜賈瑞最後只看正面,結果精盡人亡。不要小看這段小故事,我後來才知道,這種觀想法就是佛門裏的「白骨觀」。

除了持戒,便是布施。布施不單是金錢,也包括時間、精力等。一般而然,要布施不難,難在沒有《藥師經》裏的「見乞者來,其心不喜」,甚至「心生痛惜」。若知一切金錢時間精力,盡皆虛幻,那又何惜之有?譬如晚上決定入定,卻有朋友致電訴苦,當知「入定」以及「佛法」皆為假,慈悲待友才是真,便不會「其心不喜」了。

談到這裏,最後想勸勉各位已有家室的朋友。誠如上述,修道與仁愛,當知修道為假、仁愛為真。佛陀看破紅塵,卻還是刻盡孝道,結婚產子,為父送喪,完成人生所有應做的義務。迦葉尊者甚至與妻同修,結緍十二年雖未同床,卻不離不棄,後來在外覓得正道便立即派人回家相邀。印度不少大師亦遵照這個人生的歷程:先成家,再成道。這個,正是《藥師經》的真諦:佛教的出世,只希望讓你更能入世、濟世。出世是手段,入世才是目的,不能本末倒置。得道的人,本如凡夫,並無二致。所以說,若耶穌曾結婚產子,可能更為符合聖者的身份。

要證得多少地菩薩才算得道?借佛的說法:「如是分別,非為正問」,即問錯問題。我覺得,只要你的正知正覺正見,讓你歡心布施,輕鬆持戒,刻盡己職而不以為苦,生而為人而逍遙自在,那就是「具足」,就是「夠」。

順帶一提,讀《藥師經》,見其身發琉璃光,我便想起我很喜愛的「琉璃工房」。原來「琉璃工房」的創辦人為楊惠姍與她丈夫名導演張毅。楊惠姍的第一件作品就名為「第二大願」,正是《藥師經》中的:
「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燄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好奇查看「琉璃工房」有沒有塑造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竟然真有,卻是金球限量二十件,早已沽清。現在拍賣價已不止二、三十萬港元。


漂亮是漂亮,但若執著於一尊佛像,要去爭去擁有,那還是有點未見道吧。據說「琉璃工房」於十二月一日在紐約有展覽,若你碰巧會去,可以為我拍些照片,飽飽眼福嘛?就此先行謝過!

8 則留言:

狂人 - Paul Sin 說...

十二藥叉大將的意思:

極畏藥叉大將 金剛藥叉大將
執嚴藥叉大將 執星藥叉大將
執風藥叉大將 居處藥叉大將
執力藥叉大將 執飲藥叉大將
執言藥叉大將 執想藥叉大將
執動藥叉大將 圓作藥叉大將

最後一句,為「菩薩大菩薩」,為什麼說他們是「菩薩」而不念「大將」,則留待大家去參了。

匿名 說...

我娘天天在家播《大悲咒》《南无地藏王菩萨》等,全年无休,我曾问她“到底听不听的懂啊”,原来真的不用知其义,信就好。

violet woo

狂人 - Paul Sin 說...

比較好的《大悲咒》 翻譯:http://weskerjax.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29.html。不過,仍是不知比知道好 :)

變魔術時,我們常常玩著說:Mani Mani Hom,其實也是咒,就是 Om, Mani Padme Hum,既「六字大明咒」或稱「觀音心咒」。咒嘛,是我們文化的部分 :)

albertwui 說...

一直對咒語的力量感到好奇,想搞清楚其力量的來源

原來還是信念的力量,信則有。聯想到李天命的《思考的藝術》中對基督教開的玩笑:不要問,只要信。

究竟是問了也沒答案?
還是真的信就有效果?
如果信念那么厲害,為什么懂其中理由就突然失效?
如果都不是,那是什么?

狂人 - Paul Sin 說...

Albert,

力量的來源?答案已在上文 ;)

問問題的人,心有疑慢,難以有效果。

咒語失效,因為有疑。知道了那治病咒其實是《大學》章節後,恐怕你很難會相信它能治病。你會明白那只是一句普通的句子,為著某些其他原因而寫的,甚至是毫無意義的。那又怎樣信下去?其次,咒語的作用,在清淨你的心,讓其一念不生。好像若叫你不要想蘋果,你心中定必出現蘋果的影像、香氣、味道等。持咒也是一樣。你越清楚其意義,便越會想其意義,又如何一念不生呢?結果每持一遍「大悲咒」,便多生八十四念!

南師亦曾提過有朋友因生「差別心」,即開始比較不同咒語的效用,至使失去了所有效用。亦可能因為發願錯誤而無效。舉例,如你發願中獎票,即對宇宙說你錢不夠用,結果整個宇宙會讓你繼續貧困。若你真心相信念咒後會至富,有無盡錢財,於是開始慷慨布施,我保證每當你要錢的時候,錢就會出現。你可參看《可能》。

最後,抱歉不太明白你最後問題的意思。

Paul

祁佳仕 說...

曾經讀到一篇東西(也忘了出處了), 說, 我們之所以看見人和物件, 都只不過是光學反應, 光落在組成人和物件的"原子"上產生了反應, 然後再由眼睛和腦袋(神識)去詮釋, 變成有意思的影像. 沒有這些光學反應, 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一顆又一顆(或一組又一組)在振動的原子和一些在飄盪的神識而已.
話說回來, 為什麼咒語信則有不信則沒有呢 ? 我個人認為, 信念取決於思想, 而思想則是一種能量, 當傾向於某方向的能量聚集至某一點(或一個度數), 便能影響着"原子"的活動(原子的活動也是靠着旁邊的力量推動), 不單止影響自身的"原子"活動, 還會影響組成其他人和物的"原子"活動.
故此, 我覺得咒語本身其實沒力量(說話也是), 咒語(和說話)的作用都只不過令人所發出的能量能夠集中至某個度數從而達到某個目的而已, 所以文中提及的那些咒語, 字眼上可能跟123456沒分別, 只不過人們已知道123456是什麼, 所以根本就不會相信123456能有什麼作為.
這又解釋了為什麼不要去探索咒語的本意是什麼, 因為一旦把咒語翻譯成我們明白的語言, 情況立時變成123456一樣. 因為被從小到大的教導影響下, 我們根本不會把那些翻譯過來的咒語的一字一句跟神奇力量聯想在一起, 結果了解到咒語的真意之後, 我們的思想能量便立即弱了下來, 不夠濃縮了, 咒語當然失效.

狂人 - Paul Sin 說...

祁佳仕:

對極。只是「原子」也只是能量波動而已,跟光、說話、意識都一樣。能量波遇上能量波,自然會產生變化。

也只此,就算 (不幸) 知道了咒語的真義,還是可以使用的。老實說,要完全記得整套大悲咒的翻譯,一點都不易。

因此回看「玫瑰經」,意義上真的毫不神秘,但我還是會念的。

Paul

常滿 說...

感謝您的分享

最近工作壓力大氣脈極容易堵塞, 持咒禪定都撐不住請了兩天病假. 適時見到您的分享獲益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