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4

Road (路上)

每次我由買方 (Buy Side) 轉做賣方 (Sell Side),都會遇上經濟衰退:不是科網股爆破便是九一一,今次更是歷來最猛烈的金融風暴,整定自己辛苦命。現在有客的市場只剩下要「保八」的中國和新興的東南亞,其他的金融中心包括新加坡和香港等都可謂水盡鵝飛。結果我又開始了奔奔波波的生活。誠如尼采 (Friedrich Nietzsche) 所說:

那殺我們不死的,將使我們更強大。
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消失了一段時間,主要是因為我被鎖在所謂的「War Room (戰情室)」裏。War Room 是行內語,指一間會議室專門用來做一個項目,有關人等日以繼夜地在裏面作困獸鬥,牆上貼滿進度、數據、流程、藍圖等等。且讓你欣賞一下小弟新創作的敦煌畫壁:


我便是在這間房裏一星期七天、每天二十小時地搏鬥了十多天。

外地不比香港,一般商舖都很早關門;卻沒想到在吉隆坡也有那麼漂亮的不夜 Soho 區 (在 Mont Kiara),讓我收工時還有個好地方醫肚:


這裏還有比新加坡便宜多的「魚療」(Fish Therapy)。我在新加坡沒試過,這是我第一次試。初初的確很癢很噁心,但慢慢習慣後也挺舒服。可能經常走路和跑步,死皮多,我好像把整個魚池的魚都吸引了過來!無論如何,我再也想不到另一種要貼錢並犧牲自己去給別人餵寵物的活動:


偶爾都會被航空公司升級到商務客位,尤其你當是里數會員、無寄倉行李、又在最後一分鐘才到機場時。但今次卻是我第一次被升級到頭等客位!平生都未坐過頭等艙,現在才知那坐位大得可以。忍不住拍了兩照。本以為可以舒舒服服的看場電影,卻怎料空有個大屏幕,電影系統卻當掉了!只好等它重新啟動。從而更發現那個是 Linux 系統:


好運就只維持了一剎那,之後我又走進了另一個無底的深洞、另一間氣氛更熱熾的 War Room。離開辦公室,走在建國門內大街時,已是凌晨一點多了。在首都的寒風裏,回想昨天的自己還身處在暴雨與艷陽交替肆虐的南洋,又一次驟覺自己生活在夢中,卻遲遲未覺。

7 則留言:

Water Moon 說...

努力呀。
最近我腦中都常是尼采這句,不過,不知道是尼采的。
有機會,我都很想去馬來西亞。

狂人 - Paul Sin 說...

水月:

覆得咁快!謝謝。老實說,吉隆坡實在是沒什麼好看的,倒是有很多好東西吃!;)

Paul

過路貓小姐 說...

看到你哪些 "war room" 照片...
有d 懷念...哈哈

我見我以前的同事,都是面無血色咁從那房出來,常擔心要否call 定白車..haha..
看你還可自虐地將自己餵魚,咁即可證是--白擔心..呵呵

p.s. 「另一種要貼錢並犧牲自己的」...除了餵魚,我還想到「蜞毑」/水蛭吸血...><"

狂人 - Paul Sin 說...

真的有人去讓水蛭吸血? ^^!!

albertwui 說...

期待你的网址很久,没想到又到了吉隆坡。下次来单声啦,好让我尽下地主之谊。这里真的有很多好吃的,只要有钱有闲的话。

狂人 - Paul Sin 說...

Albert,

謝謝!抱歉實在太忙,忘了約你... 實在你亦未必想那麼晚才吃飯吧?;) 下次真的來旅遊時再聯絡你!

Paul.

MAY SO 說...

從相片也感受到在War Room的壓力,希望有机會親眼看看War Room的那幅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