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8

Trail (從赤柱到太古)

這兩個星期都有人問我是否跑渣打馬拉松。雖然我每天仍在跑,但其實並沒有報名,只因沒想過十二月跑完全馬後能再走路!

殊不知跑完全馬後,反而狀態大勇,但報名限期已過,又見天氣好,只好重拾行山的興致。

我都知一個人行山危險,不過今時今日要找朋友晨早起身同你自虐半天實在不易:不是太忙便是返教會又或揍仔甚至怕老了跟不上,原因多多,總之就是不再少年時罷。

結果上週末我一口氣獨戰衛奕迅徑一、二段,還因為不懂去起點,結果由赤柱市集開始攀爬。沿途踏上據說有上千級的孖崗山、經紫羅蘭山、渣甸山,最後落到太古地鐵站。路上能俯瞰南丫島、舂坎角、赤柱半島、遠眺海洋公園,再到陽明山莊,又一次俯瞰維多利亞港,看著 IFC 與 ICC 遙遙相對,以及整個鯉魚門的兩岸,真是壯麗得可以。


一邊走,一邊想,如果一小時能跑完十公里,無理由兩小時行不完此兩段山徑。結果真的就如指示所說,行了四小時。路上遇上不少人等,其中在上斜時,有個小朋友不斷跟父親說:「其實……我都不是那麼想到山頂,不如回去吧!」

我走在山脊時想,難怪我們常將事業與人生比作行山:什麼高峰低谷等,實在是有點像。上山時,眼睛就望著一級級的階梯,沒時間心情去管沿途風景,只是想著山頂的風光。怎料在山頂的風光一瞬便過了。在你還未喘息完時便已在下坡了。然而,還是走下坡好,一則舒服,二則可以一路俯瞰美景。是覺著有點累,但很快便能完成了。

無論山頂的風景多壯麗,我其實還是喜歡山中的林蔭小路:每一段都讓我想起我以前在外地步行上班時的小徑與生活,還錯覺自己是走在「哲學之道」上的哲人。


儘管告示寫著「此段路艱險難行」,還是行了,且感覺很好。所以昨天又由薄扶林經淺水灣、香港仔行到灣仔峽。越來越覺得,其實自己有點自虐傾向。

5 則留言:

Water Moon 說...

坐在家中,都感覺到春來了,是去郊遊的時候。行山好。

倉海君 說...

下次行山可考慮找我。近來有行,也不怕早,而且我的工作時間很彈性的。

匿名 說...

早幾日我明明有回覆 不見咗~~
事實上我也以為你有跑渣打馬拉松
來看你的感想呢 呵呵

清水烈酒

狂人 - Paul Sin 說...

水月:要行就要趁早,天氣越來越熱了 :)

倉海君:估唔到閣下還有行,下次預埋你!

清水烈酒:哈,如果我又跑全馬,相信現在腦袋仍在缺氧中,只有一片空白!:)

Margaret 說...

hi good to go hiking or any kinds of sport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