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0

Fallen (雨落)

窗外烏雲,在一陣雷電交加之後,嘩啦啦地降下雨來。

看著雨滴,從這個高度落下,到碰到地面時,想必很痛吧?

所以嘛,大家請多打傘,讓雨滴有個軟軟的著陸處。

* * *

最近一位朋友過身了。他秘書致電給我,說老闆已離開了他們。我當時沒想到是離世,還以為是離開了公司,另謀高就。但公司是他創立的呀!廿年的心血,不會丟下不管吧?卻原來是無法不放下。

他是位我十分佩服的前輩。說是「朋友」,是我高攀。當他七十年代初在北美求學的時候,眼看每年假期時這麼多留學生捱貴機票回港探親,於是便致電航空公司包了一班機,再銷售給附近旳留學生,賺了一桶金之餘,還親自把其中一張機票送遞給自己心儀的女孩子,最終娶得美人歸。可見其異於常人的眼光、膽識、魄力和才智。

到八十年代,在保守的銀行業裏,他已參與打做全電子的交易平台。十年後,在銀行想賣掉這種平台時,他想辦法集資,從其他大財團的手裏把它搶回來,並放棄了高薪厚職,打造了本地有數的資訊科技公司。創立過公司的人都知道,找到第一位客戶最為重要。有第一個客戶之後就很快會有第二、三、四個。對於相信他並願意和他簽第一張單子的銀行家,十多年來他心懷感激,從未忘卻,經常提起知遇之恩,以至那位銀行家退休後,他仍毫不計較地服務他的接班人。

除了是位成功、重情義的商人,他亦是位了不起的父親,為兒子們操心了半輩子。更讓人敬佩的,是當兒子都出身了,自己亦將屆退休年齡時,他還跑去麻省理工進修,尋求技術的突破。每次他跟我談到他看見的新科技時,雀躍之情溢於言表,彷如小孩子看見新玩具一樣。

這樣的人,自然是一個很驕傲的人,就我所知,被他得罪過的人也不算少。但我相信大家心裏還是欣賞他的。論年資,我只是晚輩,正所謂他在做交易系統時我還在吃奶。但在合作過一個十分艱巨的項目後,我們惺惺相惜,成了好朋友。表面上,我們經常開對方玩笑,但其實大家私下都十分敬重對方--據說,當出現問題時,他經常問員工,如果他們是我,他們會怎麼辦?結果他的員工不勝其煩,還打電話給我訴苦,叫我乾脆加入他們公司好了!

過去這一年多,我再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也沒收到以往經常出現的紅酒飯局邀約。甚至當他父親過身時,我嚐試聯絡慰問,都沒有回覆。我以為大家都忙,也就沒有放在心上。沒料到他年半前便已自知有癌症,卻對什麼人也沒說。這樣低調處理,想必也來自他要強的性格吧。我所認識的他是不會喜歡當弱者的。

然而,老細,你也太要強了吧?還是怕自己會捨不得,所以走也不說一聲?你在人家酒窖裏老遠帶回來送我的紅酒,我到現在還未捨得開來喝呢。早知我應拿過來,在你的「風水陣」裏和你把它喝掉……

我曾經在這裏寫過:傷心,是因為沒有好好道別。這一篇,算是道別吧。再來旳話便別太要強了,那才容易找到軟軟的著陸處。老細,一路好走。

3 則留言:

christina Fong 說...

别太傷感!

albertwui 說...

親與義,值千金。

Pinti 說...

summer is passing
need your insa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