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4

Domino (骨牌)

和一班同事午餐,席間被問及我相不相信有輪迴?

基於教學的本能,我隨口反問了個笛卡兒式的問題:「『你』是什麼?」

因為如果要談「輪迴」與「天堂」,首先要定義那個在輪迴或升天堂的「靈魂」或「中有」是什麼。

問題出了口,我便開始後悔。因為只有這麼短的時間,又有這麼多不同背景的同事在坐,不會夠我們討論一個這麼深而又重要的問題。

我們的思考是基於語言,無奈我們的語言是二元的:如果我說我相信死後有生命,那我就不相信人死如燈滅;如果我相信輪迴,我就不相信天堂。但,真相又是否如此二元呢?

套用印度教的「梵我」概念:如果獨立的生命是水滴,由天上落下開始,至匯入大海時結束,之後由大海揮發,升上天空變成雲,然後又再次落下。那是否有輪迴?之前的一滴水,又是否和之後的一滴水相同?又是否不同?水滴是短暫的,還是永恆的存在?如果水滴在流回大海時被污染了,最後海水也濁了,升起的雲亦烏了,再次落下的雨滴也就不純淨了。那是否意味著有業力由一生帶往下一世?

又套用佛教的「中觀」概念:如果一個浪,由此岸去到彼岸,那浪是否移動了?科學家告訴我們,其實浪下面的水並沒有移動過。情況就像骨牌一樣,骨牌並沒有動,只是一個推一個地倒下,驟眼看來很像有東西在移動,甚至讓人覺得有個無形的駕駛者在駕馭這些骨牌:

若離於去者 去法不可得
以無去法故 何得有去者

--《中論.觀去來品第二》

然而,這些都是錯覺。不要說前世與今生是否同一人,就算昨天的你與今天的你也並非同一人。你知道嘛,你身體裏的紅血球只能活一百二十天,即是說四個月之後,你流的血已經全部是新的。你身體的其他部分亦全部在生陳代謝中。你會說,你並不只是軀體,持續存在的是你的思想。然而,你每一剎那的念頭都在變,又有什麼「持續存在」可言?你的習慣,無論有多久,都可以改掉,就像老煙民亦能戒煙一樣;甚至性格也會隨著年紀改變:有人越老越豁達,有人則越老越頑固。正是:士別三日,即更刮目相待。

既然在一生之中,也出現了不同構造、不同性格、不同想法的你,那還談什麼延續到下一世?

你會說,這是狡辯。如果我們每天都是一個新的人,那我今天又何需為明天的我活得更好而努力?對,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不同,不等於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無關。昨天的我是因,今天的我是果。今天的我又是明天的我的因,就如骨牌一樣,一個推一個地倒下,卻沒有東西在移動,也沒有駕駛者。

所以你說有靈魂,不能說是錯,就等於真的有浪在動一樣。你說沒有靈魂,人死如燈滅,也不能說是錯,因為浪過了,水便也靜止了。

今天,隨著瀕死經驗 (Near Death Experience) 的報告增加,我們有不少輪迴的證據,我在這裏亦介紹過布萊恩.魏斯的《前世今生》(Many Lives, Many Masters)。我們也有不少到天堂一遊的報告。我最近讀過陶德.伯爾普的《真的有天堂》(Heaven is for Real),非常非常的感動,也著實享受原著的文筆。電影我沒有看,但很難想像電影能拍出父母擔憂的心情、信仰上的矛盾、以及童稚的可愛。我個人認為,如果一個三歲多的孩子說在天堂裏遇上耶穌,我不會懷疑他說謊。同樣,我也讀過有淨土信徒在瀕死時見到阿彌陀佛坐在蓮花座上接引她,我亦不懷疑。

我們認為,在這麼多的宗教經驗裏,如果有一個是真的,那其他的便是假的。這是因為我們被我們的語言與經驗限制了。就用《真的有天堂》作為例子:那孩子在天堂裏不過逗留了三分鐘,卻曾和耶穌聊天,遇上自己的太公,見過撒旦,甚至看見世界末日。那「時間」在天國又怎會和我們這個世界的一樣?如果「時間」並不是線性的由過去到未來,那「輪迴」、「永福」等等概念,便全部土崩瓦解。正如哲學家休謨、康德、甚至愛因斯坦所提出的一樣:時間,不過是我們的方便說法,是用來理解自身經驗的一個方法,並不一定是真實存在。

那些豐富的瀕死經驗,有點像瞎子摸象一樣,把自己未經驗過的東西,用有限的語言說出來,於是各自受自身的文化背景影響著。情況相當於吃過榴槤的亞洲人,嚐試用英文把它的味道解釋給美國人或用法文解釋給法國人聽一樣。不過我相信,神秘主義者或修道人都一定曾經嚐過一口榴槤、瞥見過永恆。

因此,我們不應該執著靈魂、天國、神、輪迴等等概念。我們應該做的,是盡力讓浪頭湧向「善」與「愛」的方向,並學習辨別真正的「善」與「愛」所需的智慧,因為這是離開痛苦而得到持久快樂的方法。無論我們昨天是個怎樣的人,都可以透過改變今天的想法與行為來改變明天的我,因為每天的我都是新的。明天都未搞好,就別要談來生了。

最後,我相信一個浪頭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個人選擇了接受「恩寵」的幫助。謙虛自己,恩寵自然出現,這是個並不需要哲學辯論的經驗。對此,我一直非常感恩。

7 則留言:

匿名 說...

最近在網上見到一本名為《人生字典》的書,內容涉及反宗教騙局,有些怪誕,但也想請教一下教授意見!
書中有不少粗俗用詞,其中提到信從佛教是離經叛道,世上無佛,釋迦牟尼因犯了地府陰間的規律而輪迴為細菌、類便。請問你對這類人的"見解"有何睇法?

Paul Sin 說...

哈哈,原則上,東西好壞,時間是最好的證明。我只研究有歷史的東西,不敢亂評論沒有研究的東西。

christina Fong 說...

好!今日的我繼續努力……

Water Moon 說...

最近去了個十天的內觀禪修,感到很好,想起你之前說的。有機會分享。

匿名 說...

look at daily news, it is all about 惡&恨; thanks for interesting post.

匿名 說...

即人只存在于永遠的此時此刻?! 
或是意識只存在于此時此刻,記憶卻是連續的?!像電腦的 CPU processing threads 和 harddisk memory 那樣,而一個完整的人又是由此兩種東西組成!?

Paul Sin 說...

浪是永存的?是連續的?是此時此刻的?能用粗糙的電腦比喻神秘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