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6

Consulting (顧問簡史)

什麼都有四大:有四大銀行、四大建築師樓、四大廣告商、四大奇書、四大家族等等等等。在小弟的圈子裏,「四大」特指四大會計師樓 (Audit Firm),特別是他們的諮詢服務 (Advisory Services)。「諮詢服務」,亦即是傳統的顧問服務 (Consulting)。由於安然 (Enron) 事件,四大不再叫這種服務為顧問,而叫「諮詢」。「諮詢」者,問也;顧問,就是收錢答問題的人。因此,由補習老師到算命佬,都勉強能稱為「顧問」(Consultant)。

不過,「顧問」的亦稱「乾收銀」(音諧 Consultant),一直形象都不太好。行頭常說,若你隻錶壞了,請顧問看看,他們要花三個月的時間診斷,花你一大筆錢,然後告訴你:你隻錶壞了。究其原因,主要是他們收費不菲,其結論又不易瞭解與執行,故有此看法;當然,樹大有枯枝,行頭亦有害群之馬。曾經便有位退役顧問寫了本《Consulting Demons》來諷刺整個行業。

說回「四大」,他們大在人多,但不是最高檔的。等於豐田可能最多人買最大營業額,但林寶堅尼、保時捷才是最高檔的。「四大」源自英國與歐洲,因應股市的出現,而為投資者審查上市公司有否虛報業績,歷史悠久。他們不斷閱讀不同公司盤數,少不免會比較,並提出意見。這跟源自美國商學院的更高檔次的策略性顧問不同。策略性顧問包括客戶一般是請策略性顧問去決定應不應該生產某種產品或進佔某一市場,然後再請「四大」幫忙落實執行。因此,四大的服務主要包括了流程設計、組織架構、風險管理、以及信息科技 (IT) 等部分。時至今日,亦沒有再分高低檔,大家總之有錢就什麼都肯做。

「四大」,分別為羅兵咸永道 (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國內:普華永道;台:資誠;俗稱「水記」)、畢馬威 (KPMG;國:畢馬威華振;台:安侯建業;俗稱「K 記」)、安永 (Ernst & Young [EY]),以及德勤(Deloitte;台:勤業眾信)。策略性顧問則指麥肯錫 (McKinsey)、波士頓諮詢 (BCG)、科爾尼 (A.T. Kearney) 等。近年各 IT 公司亦相繼成立其顧問業務,包括 Oracle、HP 等。至於 IT 顧問的龍頭,一直是 Accenture 與 IBM。他們都與四大有很大的淵源。

在過去十多年,四大由當年的八大,慢慢整合成六大,再因為安然而變成四大,經歷了很大的轉變。不過,在這行裏打滾的,兜兜轉轉,還是那些人。最近我忽然想記下這段歷史,留待後人追思,因此畫下了兩幅圖。這是四大的緣起,圖中所見,四大是以合伙人形式成立的,故此他們的名字就是創辦人的姓氏:


早期的會計師事務所,之所以合併,主要是為了照顧日漸全球化的客戶;Coopers (英) 與 Lybrand (美) 便是最好例子。KPMG 就更厲害,四個字母分別代表著荷英美德的四位創辦人。不可不提的,是「G」所代表的 Reinhard Goerdeler,因為他父親就是有份參與暗殺希特勒的 Carl Goerdeler。Reinhard Goerdeler 本是任職於德意志銀行 (Deutsche Bank) 的一個投資部門,後來再與「K」和「M」成立 KMG,最後變成今天的 KPMG。

由八大變四大,是由安永的 Ernst & Whitney 與 Arthur Young 開始 (1989)。之後 Deloitte, Haskins & Sells 與 Touché Ross 合併成德勤 (1989),成為六大。最後 Price Waterhouse 與 Coopers & Lybrand 合併成羅兵咸永道 (1998)。KMG 亦演變成 KPMG (1987)、KPMG Peat Marwick (1991),再變回 KPMG (1995)。安達信 (Arthur Andersen [AA]) 則本是水記的合伙人,自己開了自己的事務所,以誠實正直見稱,可惜卻在不足一百年後因舞弊而名存實亡,至今已由水記吸納了大部分的員工和客戶。八大就是這樣變成了四大。關於安然事件,已有很多論述,這裏就不贅。

至於顧問,則是從安達信 (AA) 開始。早於 1953 年,由於通用電器 (GE) 想利用當年 IBM 的 UNIVAC I 系統處理薪酬發放,因此聘請了安達信的 Joe Glickauf。Joe Glickauf 不單完成了任務,還在安達信裏成立了「管理服務」(Administrative Services) 部門。這,就是第一隊顧問團隊;而 Joe Glickauf 亦成了顧問之父。沒錯,最早的企業顧問就是 IT 顧問。之後,由於顧問服務出乎意料地賺錢,安達信的顧問便分裂出來,成為 Andersen Consulting (AC)。從此,AA 與 AC 便進行了漫長的訴訟,主要是 AA 要求 AC 為著用 Andersen 這個名字而要付多少錢。而負責談判的 AA 合伙人便是因為談不到其他合伙人心目中的價錢而被迫辭職。AC 之後不再走合伙人這條路,上市成為今天的 Accenture。

當然,AA 亦不會就此罷手。既然顧問服務是肥肉,怎樣都要分一杯羮,因此有 AABC (Arthur Andersen Business Consulting) 的出現。可惜最後因為安然,而與 KPMG 合併了 (PwC 只要 AA 的會計業務,但不要顧問部分)。KPMG 自己都保不住其顧問部門,因此讓它上市,成為畢博 (BearingPoint)。卻又由於虛報業積,畢博將於下個月正式宣告破產。各大行正將它拆細併購。

PwC 則於 2001 年的時候想過賣給 HP,卻又貪心,嫌 180 億太少,想自己上市,曾改名 Monday。最後市場的反應實在不樂觀,結果氣候變差,最後以 35 億低價賣了給 IBM。安永則賣了其顧問業務給法國的 Cap Gemini,曾叫 CGEY,現則改成 Capgemini。Capgemini 是一間跟 GE 很像的公司。他們不斷併購各種 IT 公司,打做了一間全方位的 IT 服務王國。德勤是則唯一一間沒有分拆其顧問服務的。


雖然四大的顧問分家的分家、出售的出售,但就在證監會的寬容底下,以走鋼線的姿態,重新開始了他們的顧問服務。不過今天他們叫諮詢服務。正是換湯不換藥,人還是那些人。只是提供的服務有些限制,以免有機會自己的會計師審核自己的顧問所改善了的業績,產生利益衝突。

除了傳統的四大,以及歐洲大財團菲利普旗下的 Atos Origin 和剛才提到的 Capgemini,市場上近年興起了一支強大的新勢力,就是印度以前的 IT 外包公司,好像 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TCS)、Infosys、Wipro 等等。今天,他們的財力已足夠買下外國的核心銀行系統,進而提供整間銀行的 IT 顧問服務。我國的 IT 顧問亦不可小覷。朋友在神州數碼 (Digital China) 任職,竟告訴我他們有八千位 IT 顧問!姑勿論他們的技術與經驗有多少,只要一人一拳便夠打死那些老師父。加上他們價格較低,遲早都會累積到一定的實戰經驗。到時便是四大的末日了。且看現在各 IT 顧問公司的人數:


做過多年顧問,從來沒法向家人交代我的工作,直至我解釋說:「我的工作就像夜總會裏的媽媽生,主要是要把自己組的小姐賣出去,坐不同客人的枱,再看鐘收錢。」立即明晒。自從金融風暴後,落夜總會玩的客少了,小姐們都開始發霉,甚至從良,顧問也快成夕陽工業了。

10 則留言:

jane wong 說...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年入得行都是手執牛耳的一群,能捱到公天可見耐力亦一流!希望捱過這個谷底..望見彩虹之日不遠。

Amy Li 說...

Paul, 你好:
我男友因為在台灣認識我,決定辭掉國外工作回台求職,經過好幾個月數十家公司面試,不是很順利,但最終有兩家公司錄取他,其一就是KPMG的基礎建設、政府...(名稱有點長,我記不起來)的顧問工作,另一個是外商工程師工作。因為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工作選擇就須考量讓雙方都安心的選項,我覺得您對顧問工作非常熟悉且樂於分享資訊,希望您可以給我們一些訊息參考,我想問:KPMG基礎建設、政府顧問工作的工作環境中,是否女性居多?需要應酬?每天9點10點下班?以上問題的基準點是與科技業工程師相比。期望獲得你的回覆,會替我們選擇提供很好的參考!謝謝你!
祝你工作順心、身體健康喔!
Sandra

Amy Li 說...

Paul, 你好:
我男友因為在台灣認識我,決定辭掉國外工作回台求職,經過好幾個月數十家公司面試,不是很順利,但最終有兩家公司錄取他,其一就是KPMG的基礎建設、政府...(名稱有點長,我記不起來)的顧問工作,另一個是外商工程師工作。因為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工作選擇就須考量讓雙方都安心的選項,我覺得您對顧問工作非常熟悉且樂於分享資訊,希望您可以給我們一些訊息參考,我想問:KPMG基礎建設、政府顧問工作的工作環境中,是否女性居多?需要應酬?每天9點10點下班?以上問題的基準點是與科技業工程師相比。期望獲得你的回覆,會替我們選擇提供很好的參考!謝謝你!
祝你工作順心、身體健康喔!
Sandra

Paul Sin 說...

基礎建設顧問, 和工程師的工作內容實際上差不多。由於不知「外商工程師」是指什麼,很難判斷。單是 IT 行裏的工程師,已有軟件的、網絡的、系統的等等。若要見客做項目,工作時間也許也不短。

你所指的「安心」,很有趣。看前文後理,我覺得那「安心」和工作無關,應與你男友本質有關吧 :) 我不認識他,也不知他原藉那裏,但若他為了你放棄一切,見了數十家公司,那你也不用太擔心吧?

Amy Li 說...

非常謝謝你的回答,我男友應該也會感謝你的回答,因為讓我安心很多!哈哈!
所以其實基礎建設的顧問工作跟工程師差不多囉!有一點要補充,有聽面試他的人主管說會到大陸出差,所以他最後決定還是放棄K的顧問工作。(是不是很可惜啊?!已經去當外商工程師職!有點扼腕)
目前規劃是先在外商公司擔任工程師學產業經驗,日後有機會再去應徵顧問,感覺上顧問需要多一點的產業知識(要知識淵博嘛!)請問您本身也是顧問嗎?因為這篇文章簡直像介紹顧問工作的論文一樣呢!

Amy Li 說...

很抱歉我想補充一點:我男友個性活潑好動,在國外做過project manager2年,這個顧問經理是否會讓他比較開心?比起另ㄧ個工程師工作一直實驗和到客戶那去解決產品問題,這種重複性高的工作,還要有挑戰性和樂趣?(再次謝謝您耐心閱讀)

Paul Sin 說...

我有一半時間在顧問行業。顧問是否知識淵博就見仁見智,但應變能力要求較高。至於開不開心,全看心態,與工作無關。我看他有你便已很開心了 :)

Amy Li 說...

有你的意見分享,真幸運,謝謝你的耐心!
你很有經驗和智慧(還幫我講了好話XD),我跟她會繼續讀您其他的文章,希望有天有幸可以與你共事

匿名 說...

dear sir
you are very funny here :「我的工作就像夜總會裏的媽媽生,主要是要把自己組的小姐賣出去,坐不同客人的枱,再看鐘收錢。」BEING MAMASAN SOUNDS SO PAINLESS AND PERHAPS BORING JOB.
HAPPY CNY!

Paul Sin 說...

This is an old joke in consulting industry :)

Happy new year of Monkey for you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