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9

Practice (修證)

正如電影《追魂交易》所言,虛榮實在是魔鬼最愛的罪,所以我決定離開原有的舞台,換了份工作。也因為以往的虛榮,我錯過了一本好書,今天才終於讀完,那就是南懷瑾老師的《如何修證佛法》。這與虛榮有什麼關係呢?撫心自問,以前讀書,或多或少有些炫耀的成份,所以會讀名著。好像佛經,總會選《金剛經》、《楞嚴經》等等有名的,又或者花了十年讀完《五燈會元》,沒有一個公案能真正掌握,但卻自我感覺良好。因此,書名像《如何修證佛法》那樣平凡,實在無法叫我拿起來讀。不過最近為了真正明白臨濟四料簡,結果拿起了這本書來讀,卻實在獲益良多。

南老師在書中強調的,是「見地」、「修證」與「行願」的結合,那才是通往智慧的道路。「見地」就是理論基礎,即正確的見解,亦是最易的部分,因為只要多讀書便成。「修證」就難了,因為要老老實實持戒、打坐、止觀等等,好能真正經驗理論裏的境界。「行願」則是知行合一,由每一個決定、行為到每一個念頭,都要檢查,要慈悲,要做福眾生。沒有正確「見地」的「修證」,容易走火入魔;沒有「修證」的「見地」,容易起疑偏頗。沒有正確的「行願」,「修證」無法進步(南老師說這是資糧不夠);沒有「修證」的「行願」,很難堅持不累。沒有正確「見地」的「行願」,容易傲慢,沒有「行願」的「見地」,只是紙上談兵。

「見地」、「修證」與「行願」其實亦與天主聖三相對應。聖父所代表的,就是智慧,就是真理,也就是「見地」。聖子降生成人,經歷我們的軟弱與痛苦,親自從死裏復活,並鞭策門徒改過為善,是一種「修證」。聖神守護教會成長,以恩寵協助教徒傳教行善,正是「行願」。

回想過去讀書做人,「見地」雜而不純,「修證」斷斷續續,「行願」半途而廢,就在慚愧不已。人生難得,只好加緊努力了。

2021-10-10

Dasabhumi (十地)

不同宗教的修行,都有一個過程。早在部派佛教開始,便開始把修行的次第分為十個,一直演變成《十地經》(Daśabhūmika Sūtra) 裏的華嚴十地,代表菩薩修煉的十個階段。同樣,在聖十字若望的《心靈的黑夜》(La Noche Oscura del Alma;2:19-20) 裏,也提到靈魂要攀登的十級「愛之梯」,直到最終達到「神婚」,能與神完全契合不分。以下是一個嚐試,把兩者結合作一個闡述。

華嚴十地 愛之梯 闡釋
1 歡喜地
Pramuditā-bhūmi
因愛成疾
(雅8:5)
簡單來說,歡喜地就是找到修道的路而歡天喜地。聖十字若望用墮入愛河來形容,又高興又掛念。
2 離垢地
Vimalā-bhūmi
尋覓心愛
(雅3:1-2)
離垢就是捨棄世俗的污垢,起來尋覓神。
3 發光地
Prabhākarī-bhūmi
渴望工作
(詠112:1)
心淨就能發光,得各種神通 (能力),可以為神做更多工作。
4 焰慧地
Arciṣmatī-bhūmi
猛如死亡
(雅8:6)
智慧如火焰般燃燒,洞明世事,從此看輕肉身,無欲無求,猶如死去。
5 難勝地
Sudurjayā-bhūmi
因愛憔悴
(詠84:3)
因為眾生平等,所以叫難勝,從此再無好惡執著。由前一級自身的死去,到這一級對塵世的戀棧亦消逝,一心只渴求神,以致饑渴難忍。
6 現前地
Abhimukhī-bhūmi
因愛飛馳
(依40:31)
看穿萬法為夢幻泡影,因而瞥見存在的真相,立即高飛疾馳而往。
7 遠行地
Dūraṃgamā-bhūmi
只管喜歡
(詠37:4)
靈魂得到前所未有的膽量,遠離熟悉的世界,接受神的幫助超拔,只管喜歡待在神那裏。
8 不動地
Acalā-bhūmi
拉住不放
(雅3:4)
動,是時間與生死的基礎。不動,就是脫離時間與生死,能斷續地與神短暫地結合,體會全福的意思。
9 善慧地
Sādhumatī-bhūmi
愛的活焰
菩薩在此得無量智慧,解脫思慕,進入秘密之門。神於此在修道人心裏燃起持續的溫柔的愛火,這是今生能得到的最高的安慰與滿足。
10 法雲地
Dharmameghā-bhūmi
看見天主
(瑪5:8)
到此又名灌頂地,會被提離開身體,面見神,與神契合,看見神所看見的,因而大慈大悲大智大慧。

雖然我不敢說兩者的匹配能完全對照,但我一直相信修行的人都是殊途同歸的。

2021-10-08

Celibacy (獨身)

保祿宗徒曾經寫下:「我認為男人不親近女人倒好……我本來願意眾人都如同我一樣……但若他們節制不住,就讓他們婚嫁,因為與其慾火中燒,倒不如結婚為妙。」(格前7:1,7,9)

其實當時的宗徒不少都有家室(谷1:30),以至教會其實也一直沒有要求神職人員獨身,只是到了十一世紀時越來越多神職人員斂財後把財產交給自己的後代繼承(保管),才開始禁止婚嫁(額我略改革之一)。那為什麼保祿宗徒會提倡獨身呢?著名的蘇菲派神秘主義詩人魯米(Rumi)便有一篇很有趣的短文,揭示了部分原因:

A Man and A Woman Arguing
一男一女在爭吵

One night in the desert
a poor Bedouin woman has this to say
to her husband,

在沙漠裏的一個晚上,
一個窮困的貝都因女人要向她的丈夫說這些

"Everyone is happy
and prosperous, except us! We have no bread.
We have no spices. We have no water jug.
We barely have any clothes. No blankets

「人人都快樂富裕,唯獨我們!
我們沒有麵包、香料、水壺。
我們幾乎沒有衣服。沒有毯子。

for the night. we fantasize that the full moon
is a cake. We reach for it! We're an embarrassment
even to the beggars. Everyone avoids us.

晚上,我們幻想滿月就是蛋糕,我們還伸手去拿!
連乞丐都會覺得我們丟臉,所有人都避開我們。

Arab men are supposed to be generous warriors,
but look at you, stumbling around! If some guest
were to come to us, we'd steal his rags
when he fell asleep. Whos is your guide
that leads you to this? We can't even get
a handful of lentils! Ten years' worth
of nothing, that's what we are!"

阿拉伯男人應該都是慷慨的戰士,
但看看你,失意潦倒!
若有客人來找我們,我們也會趁他睡著時偷掉他的破衣服!
誰是你的導師,把你弄到這個田地?
我們甚至連一把小扁豆都沒有!
十年了,一無所有,這就是我們!」

She went on and on.
"If God is abundant, we must be following
an imposter. Who's leading us? Some fake,
that always says, Tomorrow, illumination
will bring you treasure, tomorrow.

她絮絮不休:
「如果神是豐盛的,那我們一定是跟隨了一個冒充者(假的神)。
誰在帶領我們?某個假的神,
某個老是說:明天,覺悟會為你帶來寶藏的,就在明天。

As everyone knows, that never comes.
Though I guess, it happens very rarely, sometimes,
that a disciple following an imposter can somehow
surpass the pretender. But still I want to know
what this deprivation says about us."

眾所周知,這(覺悟)永不會發生。
雖然我猜,這種情況有時候在很微的機會下,
跟隨冒充者的門徒會不知怎的超越冒充者(而覺悟)。
但我還是想知道這種克己(苦修)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The husband replied, finally,
"How long will you complain
about mooney and our prospects for money? The torrent
of our life has mostly gone by. Don't worry about
transient things. Think how the animals live.

那丈夫(忍到現在才)終於回復了:
「你還要抱怨錢和我們(黯淡的)前景多久?
我們的人生已流走了大半,別再擔心那些短暫的事情。
想想動物是如何生活的。

The dove on the branch giving thanks.
The glorious singing of the nightingale.
The gnat. The elephant. Every living thing
trusts in God for its nourishment.

鴿子在枝頭上表示感恩。
夜鶯發出嘹亮的歌聲。
蝨子。大象。每一個生物
都信靠神的滋養。

These pains that you feel are messengers.
Listen to them. Turn them to sweetness. The night
is almost over. You were young once, and content.
Now you think about money all the time.

你感受到的這些痛苦是使者。
聆聽它們。把它們變成甜蜜。
黑夜快要結束了。你也曾年輕過,並很滿足。
現在你卻總是在想著錢。

You used to be that money. You were a healthy vine.
Now you're a rotten fruit. You ought to be growing
sweeter and sweeter, but you've gone bad.
As my wife, you should be equal to me.
Like a pair of boots, if one is too tight,
the pair is of no use.

你(本身)曾是那財富。你是棵健康的葡萄樹。
現在你成了一個腐爛的水果。你應該成長,
越來越甜,但你卻變壞了。
作為我的妻子,你應和我一樣。
就像一雙靴子,若其中一隻太緊,那這雙靴子便沒有用。

Like two folding doors, we can't be mismatched.
A lion does not mate with a wolf."

就像兩扇折門,我們不能錯配。
獅子不與狼交配。」

So this man who was happily poor
scolded his wife until daybreak,
when she responded,

所以這個安貧樂道的人
一直罵他的妻子到天亮。
直到她回應:

"Don't talk to me
about your high station! Look how you act!
Spiritual arrogance is the ugliest of all things.
It's like a day that's cold and snowy,
and your clothes are wet too!

「別擺著高姿態跟我說話,
看看你的表現!
靈性上的傲慢是所有事情中最醜陋的。
這就像一個寒冷和下雪的日子,
但你的衣服卻濕了一樣!

It's too much to bear!
And don't call me your mate, you fraud!
You scramble after scraps of bone
with the dogs.

實在忍受不了!
不要叫我你的伴侶,你這個騙子!
你(不過是)和狗一起在追趕(爭奪)骨頭碎。

You're not as satisfied as you pretend!
You're the snake and the snake charmer
at the same time, but you don't know it.
You're charming a snake for money,
and the snake is charming you.

你並不像你裝得那麼心滿意足!
你同時是蛇和弄蛇者,
但你卻不知道。
你是為了錢而玩弄一條蛇,
而那蛇也在玩弄你。

You talk about God a lot, and you make me feel guitly
by using that word. You better watch out!
That word will poison you, if you use it
to have power over me."

你經常談論神,並用這個字讓我感到內疚。
你最好當心!這個字會毒害你,如果你利用它來操控我。

So the rough volume of her talking
fell on the husband, and he fought back,
"Woman,
this poverty is my deepest joy.
This bare way of life is honest and beautiful.
We can hide nothing when we're like this.
You say I'm really arrogant and greedy,
and you say I'm a snake charmer and a snake,
but those nicknames are for you.

她說話時重重的語氣
打擊著她的丈夫,所以他還擊了:
「女人,
這貧窮是我最深的喜樂。
這赤貧的生活方式是誠實而美麗的。
當我們這樣時,我們什麼也不能隱藏。
你說我傲慢而貪婪,
又說我是個弄蛇者和蛇,
但這些暱稱都應按給你。

In your anger and your wantings
you see those qualities in me.
I want nothing from this world.

在你的憤怒和你的欲望中
你在我身上看到了這些品質。
(但)我對這個世界無欲無求。

You're like a child that has turned round and round,
and now you think the house is turning.

你就像一個剛剛在旋轉的孩子,
現在認為房子正在旋轉。

It's your eyes that see wrong. Be patient,
and you'll see the blessings and the lord's light
in how we live."

是你的眼睛看錯了。
若你有耐性,你便會在我們的生活方式中看到祝福和神的光照。

This argument continued
throughout the day, and even longer.

這個爭吵持續了整天,甚至更長。

* * *

這是個很有趣的爭吵。魯米沒說誰是對的,只在最後說這是兩人失去了愛的結果。你也許認為我會覺得女人妨礙了男人的修行。然而,我覺得那女人是一面很好的鏡,能讓那男人誠實地檢視自己,是否真的有貪欲和傲慢。男人會貪的,當然不是錢,而是神秘經驗。聖十字若望便特意寫了整本《心靈的黑夜》,告誡修道人別追求也別留戀神秘經驗,因為覺悟(或神婚)前的感官與心靈都應該像在黑夜一樣,毫無經驗,所謂「神枯」。至於讀了一大堆神學哲學的修道人,會自覺比別人更懂得多,因而變得傲慢。所有教派的老師都會警告大家注意。就像電影《追魂交易》(The Devil's Advocate)裏魔鬼所說的:「虛榮,肯定是我最愛的罪(Vanity, Definitely My Favorite Sin)。」

禪宗《葛藤集》裏有個故事,說有個婆婆供養了個和尚廿年,有天找來一個少女去抱他一下,看看他的反應。怎料和尚無動於衷,冷冷地說:「枯木倚寒岩,三冬無暖氣」。婆婆聽了大怒,立即把他趕走並燒掉茅庵。相反,趙州和尚有天碰上個妙齡尼姑,尼姑對他生起了愛慕,趙州和尚發現後特意掐了她手臂一下,她驚道:「你也有這個在?」趙州和尚平和地說:「是你有這個在。」前者自顧自修道,顯得高高在上,對世人沒有慈悲心;後者則嚐試用智慧,去啟發身邊愛他的人。前者與魯米故事的男人相似,可見他這樣修道是不對的。他連身邊同甘共苦的女人都無法用同理心去關懷,又如何去關懷神所創造的有情眾生呢?

教會修道人要發三個聖願:貞潔、神貧、服從。不少人結婚多年後想修道,但想到已經不是獨身,所以便放棄了。其實結了婚一樣可以守三個聖願。神貧的意思就是放下對物質的貪戀,所以大可把財富都交給伴侶,訓練自己戒除對物質的執著。服從就更不用說了,不少男女之間總想對方聽從自己的指示,無時無刻進行權力鬥爭。若有心修道,只需要不問對錯,絕對服從便成。至於貞潔,就無論你是獨身還是已婚,都應該能理解為什麼是修道人的訓練。如果在俗已婚的挑戰都捱不過,又如何能捱得過在修會的修煉呢?

2021-05-24

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代幣)

不少朋友已經知道,我正職是金融科技從業員,主要實施人工智能與區塊鏈等項目。最近「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代幣)很火,藝術家 Beeple 的一幅畫作透過 NFT 的拍賣平台賣出了七千萬美元!那究竟 NFT 是什麼呢?

一般加密貨幣交易或匯款時,都是透過更新戶口的結餘:若你我都有十個比特幣,我發一個給你,那我的結餘便成了九個比特幣,而你的則更新成十一個比特幣。我們錢包的結餘,在全球成千上萬的挖礦機都有紀錄,同時更新,所以不能作假。

然而,若我們交易的是 NFT,那我們便不是更新結餘,而是更新代表某一物品的擁有者。我若有一幅畫作要發行成 NFT,在區塊鏈上會產生一個代幣辨識碼,代表我的畫作。當有人跟我買的時候,他必須付出以太幣,把全球挖礦機裏有關這代幣的擁有人由我的名字(錢包地址)改成你的。

這個擁有權可外帶一些功能:要求想看畫作的人先向你申請密碼、從後續的買賣裏收取佣金、讓你擁有的加密寵物繁殖下一代(再賣出去)等等。要留意的是,這個虛擬的版權暫時與現實中的法例毫無關係,所以我大可把別人的畫作製作成 NFT 發行。當然,一旦有人提告,便會有先例作參考,就像以前的互聯網域名。

為了試試這個新技術,我也買了些以太幣發行了三幅拙作在這裏:https://opensea.io/collection/sutra。若能賣個幾千萬,我便能整天讀書寫東西了!

2021-02-04

Earth Chronicles (地球編年史)

自問都讀不少書,但我最近卻發現了一套書,曾被釋成三十多種語言,並賣出了數百萬本,我卻從來沒有聽過,真是書海無涯。不過,這套書不多被人提起,是有原因的,因為很多人都稱它為偽科學。所以一直到最近,才被翻譯成中文。

那套書叫《地球編年史》(The Earth Chronicles),一共有七冊。先旨聲明,我一向都覺得相信 UFO 與外星人的宗教甚為無稽,當讀到有人因為相信「天堂之門」(Heaven's Gate) 這種邪教而自殺時,更覺得難而置信。然而,當我讀到《地球編年史》時,我實在不得不配服作者撒迦利亞·西琴 (Zecharia Sitchin) 的寫作技巧,特別是他用以假亂真、引人入勝的筆法,連我都不能排除古老的傳說裏真的充斥著外星人。

事實上,西琴的立論頗有趣。他假設太陽系還有一個我們未知的行星,軌跡是是橢圓形的,每三千六百年圍繞太陽一次。離開太陽遠的時候,在冥王星以外,但回到近日點時,會經過其餘的行星。西琴認為那星球在一次回歸時,把其一個行星撕裂了,其中一半成了地球,另一半則成了火星以外的小行星帶。那星球又用引力把其中一個行星扯了過來,成了地球的衛星,亦即月球。所以太陽系除了九大行星,加上太陽與月亮,還有第十二顆行星,而那行星上住著一些高度文明的外星人。這些外星人後來為了地球的礦物,特別是黃金,於是來到地球建立基地。鑑於挖礦太辛苦,他們於是把自己的基因植入人猿身上,創造出「人」,好幫他們挖壙。後來,這些外星人把文明傳授給人,甚至愛上了人類的女兒,誕下基因不純淨的下一代,結果外星人讓預知會發生的大洪水把人毀滅(能預知,是因為那與第十二行星接近而產生的引力有關)。幸好外星人之中有其中一位科學家,教授了一個基因純淨的人去建造「潛水艇」,才避過一劫。

這個聽起來很荒誕的假設,卻因為西琴對古代神話的旁徵博引,以及用他的方式詮釋的大量古文字,讓讀者越來越覺得真實。最重要的,是他能用這個假設,合情合理地解釋了《創世紀》中不少謎題,像禁果、蛇、巨人、巴別塔、大洪水等等,讓熟識聖經的信徒產生疑幻疑真的感覺。老實說,如果你本就壓根兒不是信徒,不相信聖經是真實的紀錄,你未必會相信西琴。相反,越是深信聖經的人,卻更會覺得西琴的假設有可能。

那我為什麼說整個假設以是而非呢?不少人評擊西琴對古文字的詮釋,這個我沒有能力質疑。然而,科學上,西琴設想的行星並不可能存在,更遑論有生命。那個所謂第十二個行星,根據推算,在跑第二或第三圈時,早便已因為不夠向心力或離心力,而飛出外太空或吸入太陽系,不可能維持了幾十萬年。其次,當它遠離太陽時,又冰冷又黑暗,就算如西琴所言有地熱,也不可能有高度文明的生命。對西琴的反駁,網上汗牛充棟,我就不贅。

不過我想說的,是就算這個立論是真的,我們的文明真的來自外星人,如《上帝的指紋》所嘗試證明的,也不應影響我們對神的認識與信仰。根據正統神學,神本就不是一個有形質的實體,而整個宇宙都是跟著祂的構想創造出來的,這當然包括了外星人。所以說遠古有外星人來地球,也許亦是神的計劃的一部分。只是地球人將那些外星人誤稱作「神」,與後來我們相信的神並不一樣,就像宗徒保祿/保羅所指的「未識之神」(宗/使 17:23),是純理性的神,但宗徒並沒有說其他「神」(外星人?)不存在。至於永生,並不像西琴所指的肉體永生,而是與神一般的理性靈魂的永生。就算你不是信徒,也聽過瀕死經驗吧?可見生命並不只是物質,而《地球編年史》的執著,在於所有古老的紀載,包括《聖經》,都是物質世界的真實紀錄。也許,《舊約》中有些神話的確來自外星人的故事,但那與我們今天信仰中的神並不能混為一談。

2020-11-22

Mirror (資治通鑑)

若干年前,我便有一種沒有書我特別想讀的感覺。每次讀完一本書,我便很糾結,不知下一本讀些什麼。直至大半年前,我想起一則逸事,就是黃霑到金庸家作客,在金庸廁所裏看見放在架子上的《資治通鑑》,也就是金庸的如廁讀本。我於是決定開始讀《資治通鑑》。一來因為以《資治通鑑》的份量,能讓在未來一年半載之內都不用再選書;二來讀《資治通鑑》等於讀了幾百本史書。

《資治通鑑》是司馬光所著,司馬光也就是年少時破缸救友的孩子。他花了十九年時間閉關筆耕,參考了十七部正史,三百多部雜史、野史、碑誌等等,不問世事,寫下 294 卷、共三百多萬字的巨著,把中國由三家分晉開始的戰國到五代十國共 1362 年的歷史逐年逐年地重構出來。如此大工程,連司馬光自己最後都寫到中了風。自司馬遷寫《史記》開始,中國的史書便用「五體結構」,即以編年形式記錄皇帝生平的「本紀」、記錄諸侯的「世家」、記錄其他公侯將相的「表」、記錄其他重要人物的「傳」以及記錄政制文化發展的「書」。這樣讀史是趣味橫生,但讀者便需要對比不同的篇章才能清楚事情發展的先後次序。《資治通鑑》把五體融合成編年記事,事情的演變便變得清清楚楚。

如果你認為司馬光寫《資治通鑑》已經很痛苦,那你要知道,司馬光寫的時候是受到北宋兩代皇帝供養的,而且有整個皇家圖書館讓他找參考書。到了胡三省為《資治通鑑》作注時,才真的痛苦。胡三省是宋末元初人,與文天祥、陸秀夫等同時考到進士。他用了三十年去注《資治通鑑》,寫了九十七卷注和論十篇,卻因為戰亂,全數遺失。當時他已四十六歲,竟然由頭重新寫起。我簡直不能想像那是怎樣的心情(特別在有雲端儲存檔案的今天看來),也許他已經不是以完成為目標,而是以注史作為修行的方式。這由胡三省七十三歲時能預知自己的離世可看出端倪。

如果你對胡三省深表同情,那我必需再介紹第三位仁兄,可謂最痛苦。說到底,司馬光也是皇族之後,世代為官,七歲便學《左氏春秋》;胡三省少時家境也不壞,亦是七歲能文。相反,我要介紹的仁兄幼時被後母虐待,又被校長開除,結果多次偽造證件去讀大學,畢業後亦不被教育局承認。之後辦報時因翻譯美國《大力水手》的漫畫,被指暗諷總統,而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結果因總統逝世才減刑,共坐了九年多的冤獄。在獄中他完成了《中國人史綱》,然後在出獄後,用十年晝夜不分地把《資治通鑑》譯成 72 冊白話文,譯完後形容這十年像在勞改營一樣,翌年便由心臟開始得了一連串的大病。他就是筆名「柏楊」的郭定生。

司馬光在《資治通鑑》裏有他為了捍衛儒家思想所加入的「臣光曰」,而柏楊譯的《資治通鑑》亦有為了鞭撻中國傳統的「柏楊曰」,雖相隔九百年,卻是針鋒相對,一步不讓。柏楊的《資治通鑑》包含了胡三省的注和很多後世出現的參考資料,雖然被批評有不少錯漏,例如把本是財政部長的「大司農」譯成農林部長等,然而對今天的讀者來說,卻是一大喜訊。一來讀者不用研習司馬光艱澀的古文,二來也能透過柏楊的辛辣批評從我國封建專制的悲慘歷史裏喘一口氣。只要你有讀過中國歷史,你便明白,大多數時間我們都只能掩卷嘆息。

自己翻譯過兩冊書,都自覺筋疲力盡,仰望前人花了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翻讀那麼浩瀚的資料庫,又沒有電腦 AutoSave 又沒有 Google Search,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因此,儘管讀《資治通鑑》是一條漫長的路,卻仍是一條由前人用血汗舖出來的康莊大道。在沒有書想讀的時候,讀《資治通鑑》至少是向前人的一種致敬。

2020-11-08

eBook (電子書)

首先,我要向各位還在讀的讀者說聲抱歉。我剛剛才發現這裏有很多留言我未審核,我還以為這裏早沒有人來訪呢。

自從三年前得到《溫暖人間》為我出版了實體書《龍樹中觀的世界》後,不斷收到海外讀者問如何能郵購拙作。為了讓大家方便點,小弟終於學懂了怎樣製作電子版本。大家現在可到亞馬遜購買電子版,若你之前已買了實體書,也希望能在那裏留言鼓勵鼓勵:

如前述,過去三年我一直在翻譯聖多瑪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的《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由於心力有限,只翻了第一部分的「一神論」,亦即首廿六題。實體書《神學大全的世界》已交付出版社,可望明年可以出版吧。

這兩部譯著前後共花了我五年時間,我亦自知不會有很多人真把它們讀完。完成後無聊時忽然想起,多年前我在這裏說過,以中國符號學的豐富,好應該能寫出像《達文西密碼》一樣的小說。於是我做了很多研究,選了 1925 年的香港歷史與地理作舞台,用中國特有的符號學作謎題,寫一個會有人讀得完的故事,書名叫《九龍》。結果當然是眼高手低,和《達文西密碼》的水平差很遠,但自己寫得好過癮。如果想瞭解一下百年前的九龍城是怎樣的,或想知道關羽的命盤,又或對《排龍訣》、《麻衣神相》、《黃帝內經》、《梅花易數》、《周易參同契》等奇書有興趣,歡迎下載交流。我設定了十二月五日為特賣日,只需 0.99 美元,歡迎讀後留言指教。